自從台灣疫情爆發以來,最爭議的話題莫過於高端疫苗,民進黨政府一路護航,現在正以過關斬將之姿,開始接受民眾的預約。然而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則小新聞卻值得高度的關注,因為它關乎我們國家現在究竟是民主,還是獨裁?

不久前,有一位資深媒體人取得了高端內部的資料,據以說明該疫苗尚有爭議,不料因為這份資料太真實了,高端立刻揚言控告該名媒體人,接著一堆綠營的網軍側翼和名嘴開始攻擊這位記者,甚至指控他是「中共在台認知作戰的協作者」。換言之,就是直接抹紅這位爆料的媒體人是中共同路人,這已經是極其惡劣的作風了,然而,最讓人感到驚訝的是,絕大多數的媒體對於這份極為真實的資料完全漠視,不予報導。這個情況簡直可以用「毛骨悚然」來形容現在多數媒體的立場與心態。

從這個事件可以看到兩個問題,其一,為何明明是在討論高端疫苗的問題,怎麼會扯到中共同路人?其二,為何媒體對於關乎民眾生命安全的議題,竟然沒有跟進深入調查再予以報導?先談談第一個問題,自從民進黨執政之後,就在我們的社會中散布仇中的氣氛,只要反對民進黨的人就直接先扣上「中共同路人」的帽子,似乎這樣就立於不敗之地,管他外界如何批評。

回顧1950年代的美國,就是處於這樣的社會氛圍中,因著冷戰的關係,參議員麥卡錫高舉反共的大旗,任意指控別人是共產黨,讓許多無辜的科學家、藝術家、甚至媒體人都遭到不白之冤,嚴重者還入獄多年,結果讓許多學者教授、專業人士都閉嘴,不再發表意見。

如果再看看現今的台灣社會,只要和執政黨唱反調就被抹紅,抹黑,試問,高端疫苗的爭議究竟和共產黨有什麼關係?政府買不到BNT疫苗究竟和共產黨又有什麼關係?連反對國產疫苗審查專家會議的學者都會遭影射在中國大陸有利益關係,這種種作為不就像極了當年美國「麥卡錫主義」盛行的年代嗎?

然而,美國畢竟是多年的民主國家,所幸有許多獨立的媒體人和有良心的媒體工作者一個接一個站出來和當權的麥卡錫主義對抗,最終取得勝利,多年前的一部電影《晚安!祝你好運》(Good night and good luck)就是描寫了當年CBS記者以小蝦米對抗國家機器這個大鯨魚的過程,試問台灣的媒體小蝦米在哪?

當高端要控告媒體工作者的時候,沒有看見任何個人或組織出來聲援,一些標榜自由媒體、自由作家的組織呢?更可怕的是,這樣一個重大的新聞內容竟然遭到多數媒體的自我過濾,乾脆裝沒看見,這新聞自然就消失了,台灣現在的媒體環境已經倒退到連1950年代都還不如了。政府用利益控制媒體的老闆,媒體的老闆再去控制記者,老闆為了個人的私利,記者為了個人的飯碗,結果讓擁有龐大資源的執政者為所欲為,這種人命關天的大事,也就這樣消失在大家的眼前。

其實,現在的在野黨根本無須浪費力氣去監督政府,因為擺爛的官員只要一句「沒有會議紀錄」,你就完全沒轍。因此,如果我是在野黨,我會立刻發動系統性的「媒體監督」機制,先導正媒體的功能,才能重新發揮制衡的力量,這樣才能從根本改革起,進而達到撥亂反正,守護台灣民主的目的。例如,定期公布哪些媒體得到政府的標案,金額有多少,以防止政媒之間的利益輸送,這些都是公開資訊,但缺乏系統性且完整的呈現;又如,定期公布媒體老闆個人事業的現況,尤其是炒作土地、房地產的老闆們,他們是如何為了取得土地開發的便利而配合執政黨,出賣媒體的靈魂,成了謀取私利的工具。

這些都是遊走在灰色地帶的媒體亂象,其結果卻是讓媒體監督機能喪失殆盡,長久下去,能不讓「麥卡錫主義」在台灣復活嗎?

#媒體 #台灣 #媒體人 #記者 #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