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的司馬遷說「知識分子的最高境界是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與《世界文明史》(The Story of Civilization)作者Will Durant的名言「將現在視為過去的縮影以求行動,將過去視為現在的鋪成以求了解」不謀而合(The present is the past rolled up for action, and the past is the present unrolled for understanding.)。

Durant強調「吾人試著在歷史長河中了解當下局勢,從歷史中學會耐心來瞭解事實,並尊重彼此的歧見」(We try to see this moment in the light of the past. We can learn enough from history to bear reality patiently, and to respect one another's delusions.)。茲以「孟良箇戰役」為例說明。

張靈甫1903年出生於陝西的農民家庭,少年奇才,熟讀詩書,精於書法,考取北大歷史系一年後因繳不起學費休學投筆從戎,被黨國元老、大書法家于右任推薦進入黃埔四期(這期有胡璉、李彌、高魁元、劉玉章、林彪諸多名將),畢業後投效胡宗南門下。因在西安槍殺妻子吳海蘭,亡妻娘家輾轉上告到蔣宋美齡,胡宗南貴為「天子第一門生」也保不住他,於是被判刑十年。張靈甫服刑一年後適逢抗戰爆發,國軍極需驍勇善戰軍官而獲釋,他立刻投入1937年淞滬戰役死守陣地,掩護大部隊撤退,將功贖罪。

張靈甫殺妻案至今是謎,中共說其妻外遇遭槍殺,國民黨說其妻是共諜,被張靈甫察覺而遇害。由於兩岸說法迥異,真相成了羅生門。所以說「真相只有一個,解釋、傳說和杜撰卻層出不窮」。至於國共內戰的歷史更是眾說紛紜,兩岸史學家披露的事實甚至兩極化或醜化,筆者只能極盡查證取其最大公約數來回顧論述。

1937年12月張靈甫在南京保衛戰力阻頑敵,因友軍防線被突破,奉命脫離戰鬥;1938年武漢保衛戰,張靈甫奉薛岳司令之命緊急前往馳援,作戰時右腿被砲彈擊中重傷卻不顧醫生勸告提前歸隊,以團長身分身先士卒帶傷參加長沙會戰。張靈甫因為重傷跛腿仍堅持奮戰到底,被日軍稱為「中國最恐怖將軍」、「瘸腳將軍」。

蔣介石頒給陸軍最高榮譽飛虎旗,部隊稱為抗日鐵軍。抗戰勝利後擔任被稱為「天下第一師」的74師師長(由74軍縮編),是國軍五大主力之首,卻在1947年5月的山東中部沂蒙山區的「孟良箇戰役」中全軍覆沒殉國。

中共曾製作35集「紅日」連續劇敘述張靈甫與孟良箇戰役,對其英勇奮戰表達敬佩,但卻說張靈甫是跟隨蔣介石與人民為敵才死亡。1954年中共建設孟良崮烈士陵園和紀念園區,但紀念的是打贏這場戰爭的解放軍將領陳毅和粟裕。蔣介石則下令在南京玄武湖畔為張修建紀念碑,山東蒙陰縣改名為靈甫縣,英國所贈驅逐艦命名為靈甫號;台灣陸軍官校有「靈甫樓」,高雄縣鳳山步兵學校旁則有「張靈甫路」。

張靈甫係冤死於蔣介石身旁三位共諜與國軍將領的內鬥,包括直接受周恩來領導的韓練成(後來擔任中共蘭州軍區中將副司令),因為救過蔣被安排在侍從室擔任中將參謀;制定作戰計畫的參謀次長劉斐(後來擔任中共政協委員),以及國防部作戰廳中將次長郭汝瑰(黃埔五期,後來任南京解軍事學院教官,車禍死亡),他們將孟良箇作戰計畫洩露給中共。但中共的檔案極少提到此三人,而是說五個縱隊中的兩個縱隊還要對付外圍國府的10萬增援部隊,是艱苦的兩面作戰。

天下第一師當時有3萬多人形同一個軍的兵力,在海拔500公尺的孟良箇山頭遭到解放軍五個縱隊11萬大軍圍攻。這裡是一個制高點,地勢險要,但都是岩石山地,無法構築工事,水源又被解放軍控制;張靈甫部隊是美式裝備的重裝師,不適合在石頭山區作戰,只能作為釣餌誘敵,目的是讓四個精銳國軍部隊從外展開反包圍,74師再從中央高地猶如猛虎下山, 裡應外合一舉殲滅華東野戰軍主力。

未料此計畫早已洩漏,最接近孟良箇山頭,由東南方前往支援的83師長李天霞(黃埔三期)因未當上74師長,與張靈甫結怨僅以一個營兵力虛以應付,根本沒進入孟良箇山區。從西北方推進的25師師長黃伯韜等反包圍部隊被兩層解放軍重兵阻斷,25師西面精銳的65師桂系部隊也被阻絕,最北的11師精裝師亦受阻無法推進。經過四天孤軍血戰,寡不敵眾,下山退路全被封鎖。

5月16日,74師主力被殲滅,44歲的張靈甫謹記黃埔訓示「不成功就成仁」,而解放軍又一再宣示不殺降軍,為避免被俘成為中共作為宣傳,率副師長蔡仁傑等高階軍官飲彈自殺成仁。

張靈甫在殉國前與第四任妻子王玉玲訣別書寫著「十餘萬之匪向我猛撲,今日戰況更趨惡化,如今彈盡援絕, 水糧俱無,我將決戰至最後一彈,飲訣成仁,上報國家與領袖,下答人民與部屬。老父來京未見,痛極!望善待之。幼子望養育之。玉玲吾妻,今永訣矣!靈甫絕筆,五月十六日孟良崮」,戰役結束後,解放軍總指揮粟裕厚葬張靈甫致敬。

張靈甫與王玉玲夫妻結婚照。(作者提供)
張靈甫與王玉玲夫妻結婚照。(作者提供)

由於孟良箇失守,淮河以北盡為解放軍佔領,國軍只好轉戰淮河以南,導致後來淮海戰役(徐蚌會戰)失敗,解放軍佔領長江以北地區。蔣介石在張靈甫陣亡後氣得下令槍斃支援時虛以應付的李天霞,但其人關係良好竟然獲得保釋還安然退居台灣。可見當時國軍內部派系林立,弊病叢生,老蔣軍令都能被推翻。

張靈甫被追贈中將,蔣介石稱他是國軍忠烈第一人,並親寫「浩氣長存」致祭,頒發第三號旌忠狀,因此成為圓山忠烈祠先烈的第一人。張靈甫被稱為民國最帥將軍,19歲的遺孀王玉玲被評最美將軍夫人,她為愛終生守寡。

王玉玲父親王樹南是保定軍校第六期(當期人才濟濟,顧祝同、余漢謀、葉挺、錢大鈞、王伯齡、上官雲相等皆是同窗),娘家榮華富貴。1945年,抗戰勝利後,經湖南省主席程潛主婚,年僅17歲的王玉齡於上海和張靈甫結為夫妻,1947年初王玉玲在張靈甫殉國前產子張道宇。1949年4月王玉玲攜老母和幼兒來台,24歲時經孫立人(王玉玲稱孫為姨父)協助隻身赴美紐約大學半工半讀。

王玉玲畢業後在航空公司工作20餘年,退休後周恩來邀請她葉落歸根,她想起先夫生前與中共為敵,回歸之後吉凶難卜而推遲。後來她又接到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黃華邀請函返國,她乃攜子回到中國大陸定居上海。其遺腹子張道宇後來和死守衡陽的方先覺將軍女兒方曉梅結為夫妻,張道宇和解放軍總指揮陳毅、粟裕的兒子還成為朋友。戰爭時軍人拚死血戰各為其主本是天經地義,可是仇恨不能代代相傳。

82歲的王玉玲在上海曾致函當時國民黨主席吳伯雄,表示先夫戰死之前,所有遺留物都銷毀以免受牽累,因此想申請補發張靈甫所獲頒的勳章作為紀念(美國認為他是唯一殲滅整個日本軍團的將領還頒給金盾自由獎章)。但國防部竟然函覆表示需要購買,讓她倍感侮辱極為心寒,認為先夫死得不值得。國防部後來緊急召開記者會向王玉玲致歉,表示會以專案方式儘速無償補發。

2003年王玉玲在上海浦東玫瑰墓園為張靈甫立了一座衣冠塚,碑銘是她題的一首詩:「當年有幸識夫君,沒世難忘恩愛情;四七硝煙傷永訣,淒淒往事怯重溫」。(作者曾任海基會處長、《卓越》雜誌總編輯和中華民國憲兵協會秘書長)

#張靈甫 #王玉玲 #解放軍 #孟良 #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