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將以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對話。」美國官方的這句話,在今年3月18日阿拉斯加會談時被中方代表楊潔篪硬生生地懟了回去:「你們美國沒有資格說以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對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未料在美國副國務卿雪蔓赴華訪問前,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又說了同樣的話。看來,除了美國的姿態倨傲外,美國人還真的以為他們的實力高人一等,遠遠超過對手。真讓人不能不為美國悲哀。

美國最大的悲哀有三:一、不知自己的綜合實力早已弱化,高估了自己;二、不知對手中國的潛力多麼深厚,低估了對方;三、錯估了全球國際社會對她的印象與評價,國力相當或接近者未必尊美國為老大,國力不如美國者雖多畏但卻鄙之。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謝鋒在天津會談時當面對雪蔓批評美國:「壞事做絕,還想好處占盡,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只有直言逆耳,相信美國根本聽不進去。

無人否認,美國曾是(上個世紀下半葉)全球首席霸權。美國1776年建國,從一開始13州的80多萬平方公里,才兩百多年,就擴張到了937萬平方公里總共50州的強國,憑的究竟是什麼?歸納出五種實力:一、惡實力。殺戮印地安人掠奪土地,近乎滅族;進口黑奴剝削勞力。土地與勞力作為農業社會最主要的生產要素,接近無價無償取得,是美國發跡的第一桶金。二、軟實力。美國建國初期的一批政治人物,通過獨立宣言與制憲為美國的三權分立政經體制奠定了良好基礎,歷兩百餘年運行無礙,還成了二戰後吸引全球人才匯聚的法寶。三、硬實力。美國前總統卡特說,「美國是世界上最好戰的國家,建國200多年只有16年沒打仗。」美國軍力世界第一不說,其軍費往往超過全球所有其他國家之總和,靠拳頭占盡天下便宜。四、陰實力。主要是指通過情報、竊聽及各種黑暗手段在各國搞破壞、顛覆、和平演變或政變,一切當然為美國利益服務。最後,是五、虛實力。美國擁有全球獨占性的印鈔權,靠印鈔票套取全球資源。五大實力有其一或其二即是以稱霸全球,何況五者俱全。

上世紀70年代後,除第一種惡實力時過境遷外,餘四種實力具備,且均臻於高峰,美成全球唯一超級強權實乃事有必至。唯時移勢易,進入新世紀後,一方面中國持續快速崛起,國力國勢都在朝中國3000年歷史的盛世回歸,單就GDP而言,無需10年即可超過美國重返世界第一,其餘工業、科技、軍事、太空等領域亦均力追美國,其中少數甚至於出現反超;另一方面,美國的軟實力,政經社體制的運作已破綻頻出;硬實力欺負小國尚可,若想與中、俄硬拚恐已無絕對勝算;陰實力則逐漸大白與天下,連盟國領導人都被竊聽,如何再取信於天下,美國偽善的道德面貌早被無情地揭露;最後最厲害的虛實力,美元霸權,也正開始面對全球去美元化的挑戰,其中又以中國主導的數位人民幣最具威脅。

「我們將以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對話」,真不知美國講這個話的底氣從何而來。僅就「知己知彼」的兵法而言,中美博弈之終局,勝負已見。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美國 #實力 #中國對 #中國 #實力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