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成為全台灣民眾「目眩神迷」的熱季,最近如此光芒萬丈,甚至暫時掃去了全島新冠疫情的陰霾,並且已經確定將打破中華民國歷來奧運參賽的最多獎牌紀錄!

國際體育競賽的終極舞台上,這次幾乎全由台灣年輕小將一路高奏凱歌,讓我們的「國旗歌」能夠不只一次在全球實況的畫面中動人地流洩而出,連同比賽過程高潮迭起令人熱血沸騰,民眾很難壓抑內心激動。

而從郭婞淳毫無懸念的舉重奪金開始,李洋、王齊麟羽球男雙竟然也在奧運首戰創紀錄的奪金,連同一路最受矚目的羽球天后戴資穎,再加上表現無比吸睛的桌球小將林昀儒,算算包括鄭怡靜、羅嘉翎、湯智鈞、鄧宇成、楊勇緯等所有奪牌選手,都是20多歲上下的族群世代。

而從所有的比賽過程及賽後訪談下來,這批台灣年輕選手們展現出「異於前輩」過往的參賽態度:他們「更放鬆、更冷靜、更專注、更享受比賽過程、更忠於自己的追尋」!彷彿一整個體育世代奇妙的共時性,讓人一新耳目。

比賽過程中雖然不免緊張,卻幾乎看不到有誰患得患失,即使4強與銅牌擦身,甚至決賽錯失了金牌,依然都是燦爛笑靨地接受結果,侃侃面對記者的訪問。這些表現不得不讓人好奇,這是何等的一波台灣「體育新生代」?這些非比尋常的放鬆與堅定,是誰所賦予的?

要說台灣體育選手的培育與培訓,除了選手們自己努力去「野蠻成長」,幾乎完全只能靠家人、少數企業機構,以及有限的商業贊助去維持長期的「基本滋養」。政府在體育署的年度預算並不少,但與各個單項協會「主導/宰制」體育的資源分配,長期以來仍是滋養著「體育行政」的自身中間段落,最後能夠真正落實在「選手、教練、基礎支持團隊」的末端底層,幾乎都只剩杯水車薪。

某方面來說,歷來也只有少數已經取得傲人成績的明星級選手,才稍微有面對體制與權力者的「話語權/叫板權」!但即使如此,體育圈裡經常傳出握有權力資源的協會高層,始終都要耍點「下馬威/扯後腿」的小動作,故意折騰選手或教練。而體育經費主要大筆花在關聯廠商採購、會議、交際、國際考察的各種核銷,更是長久公認的陋習。

今後這批「奧運英雄少年」勢必成為讓台灣全民「重拾體育狂熱」的龍頭火車,尤其是年輕族群世代仰望與追逐的對象;而這整個不會輕易澆熄的奧運之火,終究也將回頭「反撲」,挾著巨大民意能量去逼迫政府,終於要好好檢討台灣今後體育界的陋習成規,真正去改善選手們訓練的體系、資源與環境。

對照著前國手紀政,眼下又醞釀要發動另一波巴黎奧運的台灣正名運動,老前輩如此薰染、沉迷在政治意識形態中,以她自己的一廂情願,企圖傷害台灣新世代選手們的國際參賽機會,確實只能以「晚節不保」來形容這位曾經的「飛越的羚羊」。

所幸今年東京奧運的「英雄少年」們,以他們率真的性格言行,重新提醒著體育的精神與真諦在於一種「追尋夢想、自我實現」!關於那些國家與人民的期待都不重要,國格與國力的展現也都是虛妄!因為奧運的原始精神,始終就是「泛人類」的競爭與提升,每一位參賽選手都是以漫長的血汗之路,鑄造出非凡的勝負啟示。

讓我們在緊張刺激、汗水淚水與歡呼感動之中,一起深深抹去那些政治圖謀的無知、私心與卑劣!打臉那些專蹭人氣的政治無賴,撲滅蓄意傷害英雄少年們的側翼蟑螂。

#體育 #奧運 #台灣 #選手 #參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