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艘電雷學校的英國製魚雷快艇並泊於母船旁。(取自網路)
兩艘電雷學校的英國製魚雷快艇並泊於母船旁。(取自網路)

父親在八年抗戰初期魚雷快艇長江作戰中的詳情,已無由知悉,只聽他生前述說曾在快艇上遭日機所投炸彈彈片傷及腿部,所幸傷勢不重,未有大礙。此外他在自傳中僅提到:

初派任魚雷快艇史可法三四號艇員,與日寇海軍開始作殊死戰。復派岳飛三七一號艇副,轉戰江陰,鎮江,南京,馬當,湖口,廣州,鄂城,田家鎮,武漢,岳陽,沙市,宜昌等地。

另據他後來填寫的「兵籍表」中的經歷欄稱:1938年(民國27年)3月15日至6月20日任電雷學校少尉見習官,1938年6月21日至6月30日任電雷學校快艇大隊371號艇少尉艇副,1938年7月1日至9月30日任海軍總部快艇大隊371號艇少尉艇副,1938年10月1日至1939年8月30日任軍政部快艇大隊岳飛中隊371號艇中尉艇長。所參加的早期抗日戰役之作戰地區為「狼山、江陰間」(1937年8月20日至11月28日),「馬當、湖口間」(1938年7月1日至9月30日),「田家鎮、黃州、鄂城間」(1938年10月1日至1939年2月28日)。即他尚未畢業時已在江岸上參與戰事,畢業後在岳371號快艇任職前後凡一年兩個月。

以上所述魚雷快艇大隊長江作戰的經過,僅只是中國海軍長江抗戰中的一個小環節。中國海軍長江抗戰雖為海戰,但實際上是中國海軍艦艇與日本艦載飛機之間的戰鬥,是中國的水雷與日本軍艦之間的戰鬥,兩國海軍艦隊沒有面對面地進行大規模戰鬥,中國艦艇很少擊沉日本艦艇,日本艦艇亦很少擊沉中國艦艇。

中國海軍所擊沉、擊傷的日本艦艇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以各種水雷和要塞砲進行的,而日本則主要是靠其飛機轟炸所致成的。故長江海戰稱不上是現代海戰,它明顯表現出近岸性、分散性,這乃是中、日雙方海軍實力巨大的差異所決定的。中國海軍在長江的要塞戰、阻塞戰、水雷戰、游擊戰,是就能力所及而採取的積極、靈活的作戰形式,是迫不得已的,也是得當的。它對粉碎日軍速戰速決的戰略和對中國堅持的持久戰都起有積極的作用。

然中國海軍的長江抗戰亦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之所以遭受到慘重的損失,除了中、日實力懸殊,中國海軍英勇抗敵,不畏犧牲外,還有其他原因。首先,長江艦隊的海軍飛機在抗戰爆發後全部撥給空軍,而空軍又未給艦隊有力的空中保護,艦隊暴露在長江江面,任由日機肆意轟炸。

海軍只能以艦砲和要塞大砲迎擊,但有的艦艇沒有高射砲,防空只能用普通機槍,甚至使用步槍,而要塞大砲的彈藥也嚴重不足,從而削弱了艦艇的空中保護能力。其次,海軍之間、海軍與陸軍之間協調不力。此外,海軍在抗戰前準備不充份,戰時強調單純防禦,在佈雷、置砲過程中存有推諉現象等等,也對抗戰起有消極作用。(待續)

#長江 #海軍 #史話 #中國海軍 #快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