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殘酷的事實擺在眼前:快沒疫苗了。還在等著打疫苗的人,如果選莫德納,可能會等到花兒也謝了;如果你選的是AZ,花兒要再謝一回;如果你應該在8、9月間打第2劑,不必等花謝,因為連花兒的影子都看不到。

防疫陷入疫苗斷糧

目前莫德納只剩56.7萬劑,供給前3類人和孕婦打第2劑後,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說還有長者及第九類共45.1萬人可接種第1劑,這對415萬只選莫德納的民眾來說是杯水車薪。AZ在第4輪接種過後只剩16萬劑,但要打AZ第2劑的75歲以上長者多達102萬人,數量差得極遠,更別提後面還有上千萬還沒打到疫苗的民眾。台灣實質上已陷入疫苗斷糧期,除非出現奇蹟,這個月民眾會落到不選高端就沒疫苗可打的困境,歸根究柢蔡政府犯了3大錯誤。

第一個錯誤是輕敵。一開始防疫表現佳,讓蔡政府過度低估疫情可能的惡化,警覺心與備戰都不足,疫苗政策過度樂觀,國際採購數量不夠,對國產疫苗又期待過高。去年政府對外只採購2千萬劑疫苗,外加1千萬劑國產疫苗。問題是,達到群體免疫至少要3200萬劑,我們的國際採購量太過保守,想留出空間讓還不知做不做得出來的國產疫苗當主秀,與美、日等國搶購人口數倍的劑量相比,根本是過度樂觀下的盲目冒險。

陳時中日前坦言,當時以為今年上半年是賣方市場,下半年會變成買方市場,沒想到下半年還是賣方市場。當時他以為台灣很安全,而且下半年疫苗會生產過剩,到時台灣不愁買不到便宜的好貨,不料5月疫情爆發,才驚覺疫苗買得太少到貨又慢。好不容易得到日、美等國的援助,部分採購疫苗到貨,才讓疫苗覆蓋率達到33%,但變異病毒再度全球肆虐,很多國家開始施打第3劑,疫苗供應更緊缺。政府對疫情、疫苗到貨情形及疫苗市場的預估都樂觀過頭,造成了誤判。

第二個錯誤是自滿。蔡政府自以為防疫做得天下無敵,心態愈來愈膨脹,聽不進不同的聲音,不肯慎重模擬各種危機狀況,並做好因應準備,對國產疫苗更是樂觀到了幼稚的程度,以為可以複製口罩國家隊的風光經驗。結果國內3家疫苗廠都只能拿美國國衛院提供的第1代武漢病毒生物材料做研發,進度還非常慢。歐美大廠做三期試驗時,國產疫苗才開始做一期;病毒都變異幾輪了,我們還在做原始款。當國產疫苗進度不如預期時,蔡政府沒有B計畫,反而罔顧醫學倫理硬把沒做三期試驗的國產疫苗納入接種選項。防疫的終極武器是疫苗,政府的疫苗政策除了A計畫、B計畫,還應該備好C、D、E等後手,結果我們的政府明知A計畫半生不熟也要硬推,更是暴露出疫苗政策的漏洞百出。

政治算計高於人命

蔡政府的第三個錯誤是視政治高於人命。去年明明可以買1、2千萬劑的BNT疫苗,只因上海復星代理大中華區經銷,蔡政府想繞路跟原廠買,結果事情不了了之。台灣每年從大陸進口多少貨物,蔡政府卻對救人命的疫苗架起意識形態高牆。鴻海、台積電、慈濟善心捐BNT,蔡政府酸言酸語加行政阻撓,直至民怨沸騰才放行,簽約後還來蹭功勞,自誇政府如何努力,真是笑掉大牙。至於政府開創全球首例,獨家不做三期試驗就給國產疫苗緊急使用授權(EUA),同樣是為了政治算計拿人民性命來冒險。這個政府的冷血與毫無道德底線已到令人瞠目心驚的地步,很難想像一個民主國家,會敢把保護力未經驗證的疫苗打到人民身上。

台灣至今取得約950萬劑疫苗中,只有364萬劑是自購,其他全要感謝日本、美國和立陶宛的善心,否則民眾哪裡打得到第5輪。眼前我們手頭上的疫苗已快用完,接下來只能看天吃飯。莫德納因為量太少,所以指揮中心說前3類人隔28天打,其餘人的第2劑要隔10到12周,不同職業居然間隔期不同,還不是因為沒貨。鴻海等單位捐的BNT要9月底才會陸續到貨,也就是說,現在雖然警戒降到2級,但因疫苗覆蓋率不足,群體保護力仍然不夠,民眾在8、9月間還是不能太過鬆懈,必須做好各項防疫措施,撐到有國際認證的疫苗到貨。在此之前,人民只能自求多福。

#疫苗 #蔡政府 #國產疫苗 #到貨 #莫德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