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微信裡看到這樣一篇推文:台灣男生怎麼樣?講的是一個大陸妹子和台灣男生的故事,讀了那篇唯美但又讓我覺得有點壓抑的故事之後,突然有一種強烈的想要把自己的故事也寫出來的衝動。

九月的台灣對於我們這些生活在北方的孩子來說異常炎熱,但這並不能讓我做出讓步,反而時時刻刻保持著極度興奮的狀態,大致是被人生第一次離開爸爸媽媽去這麼遠的地方沖昏了頭腦,也可能是為了急迫地逃離在學校所面對的對於某個人卑微到塵埃裡的過去。

今夜天氣陰,大風伴著雨,有點冷。白金色掛脖式耳機,橘色衛衣,一雙有點掉了色的AF1,寬寬長長邋邋遢遢的闊腿牛仔褲,對了,兜裡還揣著一包菸和一個幾塊錢的打火機。大風吹著雨砸在臉上,可能是有點疼吧,但手好像癱瘓了依舊一動不動的揣在兜裡,慢慢悠悠地走著。黑夜裡零零散散的幾個人小跑著回宿舍,我與她們顯得格格不入,卻與今天的夜晚十分合得來。在這樣的夜晚去寫跟台灣男生的戀愛故事有點自己給自己找事兒的感覺,但我一向跟自己過不去。

第一次遇見他是在九月的一個晚上,舞台的燈光打在他的臉上,從他上台到表演結束,從小到大一直犯花癡的我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那時候,真的好迷他,覺得他真的是帥炸了吧,長得帥而且還會彈吉他,舞台上的他像一顆閃亮的星星,又像尼古丁,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他在台上彈吉他彈著彈著就開始笑的樣子,舞台上的他像個陽光大男孩。

活動結束後,我向在台灣認識的游同學說起他,當時雖然真的很想跟他認識一下,但又害怕他有女朋友,所以只是說了說,並沒有上前去跟他打招呼。後來兩周裡,在游同學的「努力」下,我成功地加到了他的LINE。

第一次見面是在我跟他聊天差不多一周之後。我們相約在屏商校區的活動室見面,因為他是吉他社副社長,我到的時候,他還在活動室裡忙社團的事。我比約定時間早到半個小時多,一路開心的從民生蹦躂到屏商,到了之後,給他發了LINE,他說他還在忙,讓我稍微再等一下。在活動室樓梯下等了很久,又在柱子背邊來回踱步,蹲下起來、蹲下起來……最後小女生的脾氣上來了,就乾脆跑到那棟樓的後面,一個人在台階上坐著,想著讓他著急一會,不讓他找到我,就算看到消息也不回他。

又是十幾分鐘過去了,也終於等到了消息,他問我在哪裡,他忙完了。我看完消息就關掉手機,想著:就不讓你找到我。結果,剛關掉手機,一抬頭,就看到他站在側邊樓梯下面看著我,我也看著他,然後向他走了過去。他看到我就一直在笑,我也看著他笑,嘴裡卻抱怨著他讓我等這麼久。他一邊笑一邊跟我道歉,把我帶到了吉他社,他讓我坐在椅子上,然後自己就在離我差不多兩米的地方開始彈唱,我扮演起了小迷妹的角色,拿起手機錄他唱的每一首歌。那天晚上我們就像兩個幼稚園的孩子,看見對方就只是傻笑,事實上,他一直都像個孩子。

圖片

後來的某一天晚上,我們就真的在一起了,跟他在一起的日子給我在台灣的生活添加了像是浪漫偶像劇一樣的小調調。每天晚上要麼在小東樓下等他,要麼就自己一個人在屏東公園裡一邊蕩鞦韆一邊等他,他會騎機車載我去吃夜宵,會帶我去其他地方兜風,凌晨一兩點坐在高雄的高處看夜景,聊天,談心,之後再一起返回學校;我們一起去吃小蒙牛,我是北方人,偏愛吃辣,而他雖然不能吃辣,卻在我的威逼利誘之下,也開始嘗試,而我看著他被辣到連喝幾杯水的情況下,卻還在他的對面一邊錄一邊哈哈大笑;我不會系安全帽他給我系,坐機車害怕他把我的手放到他腰上抱著,後來,這些漸漸都成為了習慣……

我們有一天說起如果我回大陸之後要怎麼辦,要多久見面一次,來回飛會不會很貴,因為我們當時都覺得我們未來可以走很久……

美好的生活一天天的過去了,陰霾也離我們更近了,我感受得到它的一步步逼近,因為,那是我有預謀地創造的。(趙蕊鑫/陸生)

(本文來源:兩岸青年公眾號)

【徵文啟事】

中時新聞網「兩岸徵文」欄目,延續《旺報》兩岸徵文活動,徵文主題:台灣人看大陸、大陸人看台灣、兩岸看世界、兩岸一家人、兩岸新時代,歡迎全球華人投稿。

期盼作者透過親身經歷的故事,刻畫兩岸社會肌理,描繪世界見聞,打破刻板印象,促進兩岸民眾相互瞭解、建立全球視野,向讀者展現時代的脈動與發展趨勢。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臉書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520ROC,歡迎線上互動。

#一邊 #活動 #有點 #過去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