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6月正式發佈鴻蒙手機操作系統HarmonyOS2,全面覆蓋手機、車機、可穿戴設備、電視等硬件設備,並為不同設備的智能化、互聯與協同提供了統一語言,最終實現萬物互聯。華為鴻蒙系統將實現完全開源開放,這對全球手機系統將會產生哪些影響?鴻蒙能否突破美國壟斷?

在手機系統裡,和安卓、iOS相比,整體而言鴻蒙相當於後代,但在物聯網領域,它是一代。因此,鴻蒙系統擁有多個優勢。首先,鴻蒙面向全場景的分佈式操作系統適用於一系列設備。其次,鴻蒙具有「分佈式軟總線」概念,可以在軟件層面把不同的硬件設備整合起來,可以理解為形成了一個虛擬化、物聯網的群體世界。第三,鴻蒙未來在人工智能方面將會有強勁表現。iOS、安卓誕生時人工智能不像現在如此發達。這幾年出現了智能家居產品等智能設備, AI會成為鴻蒙從誕生起就內嵌的靈魂配置,可與萬物相連。第四,鴻蒙在智能交互方面會有更好表現。因為中國需求的迫切性和中國人的勤奮精神,鴻蒙系統的迭代速度將會快於iOS、安卓和Fuchsia OS。

蘋果打造的是軟硬件的封閉一體化系統,可以抽像概括為「我即宇宙」;谷歌打造的是廣泛使用的開放環境,「宇宙即我」;而華為由於自身製造能力的強勁,鴻蒙系統呈現出「我和宇宙」的理念。鴻蒙的策略是介於蘋果和谷歌之間的一種狀態,華為自身有很強的智能設備出貨能力和整合能力,在華為自身「小宇宙」外,還有眾多中國智能製造廠商這個「大宇宙」。不過,這種中間狀態最終還是要做兩種選擇:要麼「我即宇宙」,要麼「宇宙即我」,做完全開放的系統,才能真正地登上世界之巔。

鴻蒙將帶來「鯰魚效應」,促進全球手機系統革新、迭代。這對谷歌、蘋果來說並非壞事,競爭對手能夠促使其爆發更大潛力,加速引入新技術、新思想的應用。消費者希望看到產品加速迭代,提供更多、更好、更安全、更能保護隱私的操作系統。不過,競爭應該在平等的規則下進行。在「鯰魚效應」下,谷歌會加速全球物聯網操作系統聯盟的構建。中國也應該加速物聯網操作系統聯盟的構建,特別是由行業協會、學術聯盟牽頭,培育扶持一大批廠商,構建良性生態,形成國內合力。

鴻蒙系統的出現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從天時來看,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自主操作系統的需求變成了剛需。特別是美國對中國科技企業「卡脖子」後,中國意識到應該有自己的操作系統。其次,中國中低端製造業能力世界第一,中高端製造業也在迅猛發展。世界前十大互聯網公司,美國6家、中國4家。在除中國和美國以外的地區,中國的家電產品、智能產品、手機類設備銷量很高,需求量大,尤其是很多不需要嵌入GMS的智能設備,可以使用鴻蒙系統進行,可謂地利。最後,中國人目前對於國貨、國牌和國潮的支持已經是一種社會風尚,可謂人和。

當然,鴻蒙系統剛剛誕生,在現階段,要先想怎樣讓它生存下來,並且較好地度過「青春期」。其次能拿到應有的市場份額,再打持久戰。

中美在產業上的競爭,關鍵是看誰能夠真正把全球智慧調動起來。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需要團結其他各國包括美國人民。如果中國能夠整合相當部分的世界性力量,博弈才會轉向對中國更加有利的方向。

要真正實現科技領域的共生共榮、互聯互通,必須要有話語權和定義規則的權利,前提是得有足夠的科技創新。近代以來,西方一直利用其發明的技術、理論定義規則。要真正解決「卡脖子」問題,需要軟硬件配合,最終能夠獨立生存,否則還會面臨很大挑戰。這需要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只能從最基礎開始做,沒有捷徑。需要發揮社會的整體協調能力,引導人才、資金、政策向該領域傾斜。還要加快構建內外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創新需要堅持「請進來、走出去」並舉,繼續吸納外部智力資源。

科技發展是動態的過程,各國都在你追我趕。技術增長的特點是:有一段時間是線性增長,一旦研發出創新技術,就會變成跳躍式增長、指數級增長,過程中存在很多變量。在中國和西方的博弈中,中國的創新到底能否持續保持現在的狀態,難度頗大,這需要付出很多努力。中國的創新能力與美國相比差距仍然較大,尤其是突破性創新方面難度很大。「從1到100」可以通過勤奮努力得來,但從「0到1」則需要良好的創新氛圍。要想改變這一局面,中國需要在多方面形成合力。最重要的是社會生態的改良,打破對創新思想的種種束縛,引導社會形成開放的環境,促進自主創新。

科技企業不能故步自封,要在開放中推動創新,培養越來越多的行業領軍者。越緊張的情況下越要具有開放性,開放性是中國在這場博弈中真正能跟對手有一戰之力的根本「武器」,故步自封只會使路越走越窄。

中美之間有博弈並非壞事,可以促進良性發展。中國在過去40多年發展迅速,要保持改革進取狀態。不過,基於世界共同利益,中美要力爭實現和平競爭。(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中國 #鴻蒙 #系統 #操作系統 #鴻蒙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