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幾個日常生活中大家關心,且無需太多專業知識便能判定是非的問題。

─國家考試,甄試機關可以因特定考生程度低劣,自行降低錄取標準嗎?

─地下工廠生產的食品,檢驗不合格,食安人員可以准予貼上合格標籤嗎?

─消防稽查人員與業主交好,明知大樓消防安全堪慮,可以放水嗎?

─建管處官員明知高層建築未按圖施工,鋼筋強度不足,管線配置錯亂,可發給使用執照嗎?

─電信產品不符合國際鑑驗認證標準,NCC可以逕行准予產品內外銷嗎?

─航空公司航空器的發動機、電子儀器、機件、系統未依規定進行定期檢查,民航官員可以准予繼續飛航嗎?

上述問題的答案,顯然都是否定的,相關人員有瀆職嫌疑,須負刑事及賠償責任。那麼,可否用同樣標準來評斷高端疫苗審查、檢驗和預約接種的問題呢?

試問:為什麼高端疫苗的緊急使用授權(EUA)可以臨時改變、降低審查標準?為什麼審查過程全程黑箱?高端疫苗審查過程內容,拖延2周後才公布,公布的文件是原件嗎?為什麼高端尚未滿足多數審查委員「有條件通過」的條件,食藥署卻已宣布審查通過?為什麼進口的新冠疫苗均須取得國際認證,高端疫苗卻毋須取得國際認證?為什麼高端疫苗三期臨床尚未開始進行,指揮中心卻已下單?為什麼AZ、莫德納、BNT等疫苗都清楚記載保護力,高端疫苗卻毋須標示「安全性及保護力效果」?高端疫苗對Delta變種株保護力有疑慮,為什麼疫苗預約平台卻已出現高端疫苗選項?

全世界的疫苗研發,都是科學而非政治,蠻橫專擅如川普,都不敢插手干預疫苗研發和EUA審查標準和程序,獨獨我國上自總統,下自行政院長、衛福部長、食藥署長膽敢以政治凌駕專業,干預疫苗的研發與審查。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前台北市長郝龍斌2日召開記者會,共同宣示,將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遞狀,聲請法院停止衛福部對高端疫苗的緊急使用授權,讓高端從預約平台下架。楊志良和郝龍斌的行動,能喚醒蔡政府的良心嗎?蔡英文表姊夫吳明鴻高踞最高行政法院院長寶座,轄下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真能逆鱗大院長,獨立而公正的裁判嗎?

高端疫苗爭議的關鍵問題還在於,大規模接種未經三期臨床試驗與國際認證的疫苗,究竟會對接種者的健康和體質,產生甚麼樣的後遺症?1960年代倉促獲准上市的沙利竇邁,曾經在歐洲、日本和其他地區爆發藥害事件,上萬孕婦生下畸形嬰兒,其中半數嬰兒夭折,倖存嬰兒身體都呈畸形。沙利竇邁悲劇促成了各國建立疫苗及藥品臨床試驗、審查的標準作業規範。如今,高端EUA完全違背國際疫苗研發與審查的標準,且未經國際認證,指揮中心計誘國民接種高端疫苗,會不會產生類似沙利竇邁的悲劇?果若如此,誰將負責?誰又能負責?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若對楊、郝的聲請無動於衷,民間團體有無可能採取自救行動,對指揮中心及衛福部食藥署等公權力機關提出假處分?

或者,我們只能卑微地要求蔡英文率蘇貞昌及陳時中,立下軍令狀:如因接種高端疫苗產生致死個案,願意接受最嚴厲之法律制裁。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高端疫苗 #審查 #問題 #EUA #指揮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