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聯合國貿易暨發展會議(UNCTAD)通過:「南韓從發展中國家變更為已開發國家。」對南韓而言,此無疑是一項值得驕傲的成就,南韓總統文在寅因此向其國人說:「希望大家為此感到自豪。」

1970年代亞洲新興經濟體崛起,台灣和南韓、新加坡、香港被稱為亞洲四小龍。但每個經濟體發展的方向和速度不同,2003年我國每人國民生產毛額被南韓超越,成為四小龍之末後,與其他三小龍的差距逐漸拉大。多年前,南韓就宣稱台灣不是其競爭對手。而今南韓獲得此項認可,更證明其發展與台灣已在不同層次。

很多人想問:南韓能,台灣為何不能?這牽涉到兩個經濟體多方面的比較,若舉其犖犖大者,可從三個層面來看。在產業發展方面,南韓相當多樣化,其主要產業有家電、智慧手機、半導體、造船、鋼鐵、影視娛樂、服飾等。以造船為例,去年南韓所接訂單即占全球43%,居第一位。另外,其出口市場相當分散,大陸和香港雖是南韓最大出口市場,去年占其出口僅31%,前五大出口市場占南韓總出口的62%。產業和出口市場均多樣化,成為長期支撐南韓經濟持續成長的穩定力量。

反觀台灣,出口集中在半導體和電腦產品,去年僅IC一項占出口就高達35%,陸港占總出口的44%,前五大出口市場的占比高達75%。產業與出口市場結構都過度集中,顯示台灣產業內容薄弱,長期成長動能相對不足。

其次,南韓在洽簽自由貿易協定(FTA)協助企業拓展海外市場展現旺盛的企圖心。南韓與FTA貿易夥伴的貿易額占其總貿易額比重在2010年僅14%,2020年躍升至70%。迄今,與南韓簽有FTA的國家計有52個。FTA不僅讓南韓出口可以有較強競爭力,更讓韓企在全球布局有較高彈性。例如與大陸簽署FTA前,韓企將零組件出口到大陸組裝後出口;簽署FTA後,許多韓企反向操作,從大陸進口零組件在南韓組裝後出口,彈性運用大陸廉價的零組件及南韓原產地的優勢。

積極洽簽FTA之外,南韓並且靈活運用雙邊、多邊國際組織提升其國際地位;除了是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G20成員,七大工業國高峰會亦應邀與會。至於台灣,在蔡政府死抱著「從世界走向大陸」的政策下,不管是區域經濟整合或參與國際經貿組織等,皆只能坐困愁城,寸步難行。

其實,在所有因素中最為關鍵的是政府治理能力,戮力作為的政府可以化腐朽為神奇。最近3個月南韓政府就至少執行了3項重大行動,是蔡政府難以企及的。一是5月文在寅總統在三星平澤廠區發布「K晶片戰略」,將致力於構建晶片大國的發展環境,除從稅收、預算、金融等措施支持產業投資與研發,還包括擴充水、電等基礎設施、擴大人才儲備等扶持。面對全球半導體產業劇烈變動,相較南韓的積極作為,我政府卻遲遲無法拿出一套策略計畫因應。

此外,5月下旬文在寅出訪美國,三星等4大企業集團高層隨行。兩國總統會談之外,達成了用晶圓等投資換得南韓疫苗的穩定供應、雙方進行疫苗合作、在電動車、電池及充電設施等策略性領域進行供應鏈合作等成果。台灣擁有比南韓雄厚的半導體產業作為後盾,我政府卻是毫無半點作為。

第三是南韓執行文在寅的「新南方政策」,在越南河內近郊開發面積達143公頃的產業園區,擬於2023年開園,預計將有60家企業進駐,不僅深化兩國經濟合作,並以此作為擴展東協的基地。回頭看蔡政府「新南向政策」執行5年來,除了浪費大筆預算,幾可說是一事無成。

近兩年蔡總統言必稱台灣經濟成長率是亞洲四小龍之首,殊不知其他三小龍的發展層次早就在台灣之上。南韓以全球第十大經濟體之姿馳騁國際經貿舞台,蔡政府猶在夜郎自大毫不作為,這不就是台灣不能的最主要原因!(作者為大學教授、前經濟部長)

#南韓 #台灣 #FTA #發展 #出口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