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醫生跟你說:「你這病有很好的外國藥可以治,不過你應該愛國,應該用效果不確定、試驗也沒做完的國產藥。」你幹不幹?腦袋如果沒秀逗當然不幹。蔡政府硬推高端疫苗正如上述,其中最可怕的還不是高端保護力夠不夠,而是蔡政府無視醫學倫理拿人命去冒險。蔡政府敢這麼妄為,是因為覺得這樣幹沒有關係,只要認知作戰洗一洗腦就萬事抹平了。政府這麼看不起你,你明白自己受到了多大的羞辱嗎?

國產疫苗太多黑箱

國產疫苗決策過程有太多的黑箱,太多的政商勾結和偏心護航。打從一開始,我們對外只採購了近2000萬劑疫苗,僅能供不到半數的國人打完兩劑。為什麼買這麼少?當然是要給國產疫苗讓路。政府為國產疫苗犧牲程序正義,去年7月衛福部疾管署訂定的《補捐助民間團體研發COVID-19疫苗計畫》,就規範第二期臨床試驗要做1300人(一般是數百人),但未提第三期要多少人。接著再以5億元補助,要求業者第二期至少要做3000人,這為現在用擴大二期及免疫橋接省略三期試驗,做好了法規上的鋪墊。

明擺著的事實是,政府和高端根本沒想做三期,而且蔡政府還以各種話術與操弄,不斷違法為高端特權開道。還沒二期解盲,食藥署就完成疫苗封緘準備開打,從製造、緊急使用授權(EUA)、封緘,每一步政府都讓高端偷跑。當媒體詢問高端的量產品質及批次問題時,衛福部長陳時中先是輕佻地說,做蛋糕都可能失敗,何況疫苗是高科技產品。記者問高端交多少批疫苗審查,陳時中連續2天都忘了查,第3次被記者問到時,竟翻臉嗆說這樣問「不是個健康的態度」。高端送了多少批次,其中多少批次出了問題,國人都很關切,陳時中的回應如此傲慢,除洩露出蔡政府對高端品質的心虛,更反映了急著在捐贈的BNT到貨前,趕快把高端銷出去的盤算。

台北市長柯文哲罵過好幾次看不懂中央在搞什麼,更直指中央阻擋國際疫苗進來台灣,是拿人民生命做賭注。其實,大家仔細想想,一個臨床試驗二期就止步的疫苗,在國際間能找到買主嗎?AZ等大廠是以第三期期中報告拿到EUA,而且三期也繼續做。當時是因為疫情緊急,且舉世沒有完成的疫苗,才特准EUA,現在世界上有7支國際認證疫苗,試驗都做好做滿,台灣的半成品怎麼賣得出去?除了傻傻相信政府的台灣人,還能給誰打?這種疫苗還要送友邦,不怕人家氣得斷交?蔡政府不會不知道這些問題,那麼護航高端的唯一目的,恐怕就只是賺一票國內生意,趁這個空檔發個國難財就收攤。凡是不合理的決定,背後必有不可告人的理由,綠營內部有多少人藉此獲利,很難不讓人遐思無限。

認知作戰萬事抹平

沒有做三期試驗,就不能確定保護力有多少,蔡政府讓人民打這種疫苗,然後去面對染疫甚至死亡的風險,這不只是草菅人命,根本算得上是謀殺。你說疫苗是自由選擇,問題是國際疫苗買太少也來太少,莫德納第五輪打完,第六輪就要打高端。但高端量產品質不穩定,保護力毫無驗證,如果接種者沒染疫,到底是靠疫苗還是本身的免疫力也難說,反正就是一整個糊里糊塗。台灣的防疫,可以這麼隨便的嗎?

之前台灣防疫成功,最主要靠邊境封鎖,以及人民嚴格自律,如本報「3級警戒防疫政策檢討系列」深度報導所指出,蔡政府無論是入境不普篩、不廣篩不快篩、醫療整備不足、系統卡關或3+11政策,都是造成防疫破口及致死率偏高的元凶,這樣的政府,居然還好意思自誇防疫一級棒。更可惡的是,蔡政府的防疫暗藏著政治魔杖,大搞認知作戰,綠媒、側翼、網軍、內宣一條鞭,對異議者及政敵抹紅抹黑,還訴諸民族情緒煽動反中仇恨,企圖道德綁架民眾,批評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政策成了居心叵測,質疑國產疫苗就是在打擊台灣。

我們自詡是民主國家,是怎麼走到讓執政者把老百姓當白痴、拿人命去冒險的?蔡政府把自己的政治利益踩在人民的生命健康之上,如果人民看不出蔡政府的傲慢與殘忍,那也真不能怪蔡政府看不起你了。

#蔡政府 #高端 #疫苗 #國產疫苗 #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