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其實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地方,舉凡人家有的,我沒有,這就是不公平。但我們從來不問的問題是:「為什麼人家有?」台灣還有一個有趣的事情,就是政治上面,我們幾乎完全不考慮長遠規畫,不問緣由,普遍都是即興式的議題取向模式來談改革。而這些神奇的現象,在「升格直轄市」這個議題上面表現地淋漓盡致,該有的鬧劇,一個不少。

請容許我回憶一下過去,依稀記得大概是20多年前,當時的總統還是李登輝先生,廢省的爭議不斷,然後作為研究生的我,正在擔任一個地方政府重畫計畫案的助理,計畫當中一群學有專精的師長們從財政收支、共同生活圈、政治現實等觀點切入,擬定撰寫了一篇地方制度區域重畫的研究報告。在那個計畫構想裡面,全台灣依照共同生活圈被畫分為北北基、桃竹苗、中彰投、高屏、宜花東等5個一級行政區(當時為了避免統獨爭議,所以就將一級行政區稱之為省或市),然後澎湖金馬離島另成一個和一級行政區同級的特別行政區。當然也同步處理了地方財政收支畫分問題,甚至更進一步地將原本縣市境內的鄉鎮市區依照歷史人文和生活發展重組成為新的縣,將地方政府層級從三級改成兩級。舉個例子,苗栗縣海線的幾個閩南庄,就重組成為「桃竹苗省」底下一個新的縣。

這個構想好不好,見仁見智。雖然事過境遷,早就沒有人再提起,但這個計畫構想的核心概念就是過去地方制度畫分出了嚴重的問題,而且已不符合台灣發展現況,應予以改正。所以即便我們不接受這個計畫的畫分方式,但當我們要面對縣市合併或升格問題時,還是應該要回應既存的地方制度畫分問題。合併或升格的目的就該是解決這些問題。

今天新竹縣市合併談升格的問題,不管是新竹縣市自己合併自己玩,還是要不要把無辜的苗栗縣拉進來,看是對半切,還是一起生吞,其實都和最原始的地方制度改革原意無關,唯一有關的是錢。因為依照那個腐朽不堪、毫無道理的《地方制度法》,直轄市就是高大上,省轄縣市就是賤民階級。而今天新竹市長林智堅提這個新竹縣市合併成立「大新竹市」,還又等而下之,感覺是「下個工作沒著落,乾脆創造一個」的意思。

面對林智堅拋出的合併升格議題,各方反應不一,但民進黨相關人士相對比較傾向支持新竹縣市合併升格,但只單獨處理新竹縣市,其他縣市則暫時放一放。何以獨鍾新竹縣市?這個其實是有模式可循的。民進黨政府的政治舉措,你從選舉的角度去解析就對了。如果該舉措對民進黨選舉有利,那就是全力支持必須改革;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就要等到全民有共識。再看看林智堅在新竹市的支持度,輔以民進黨在新竹縣的支持度,兩者相加,民進黨有贏面,當然要推。

但這樣的合併升格到底對台灣整體發展有什麼幫助?根本沒人在乎。也因為推動合併升格的背後是權力動機在作祟,所謂的合併升格以謀求新竹地區發展這樣的理由,其實不過就是一群鬣狗在爭食殘破的動物屍體(預算),其他沒被考慮到的縣市就繼續只能乞討度日。因此,這樣的合併升格有什麼好討論的,不過是政治算計而已,其他那些塗粉抹脂的噁心話,還是省省口水吧!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學院院長)

#問題 #一個 #升格 #縣市 #合併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