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出現了指責越南是「兩面國」的聲音。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某一方的刻意安排,越南在同一天,接待了來訪的中國外長王毅,以及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

大家都知道,當下的日本越來越緊跟美國打壓中國的步伐,在一些問題上甚至比美國跳得還高,而岸信夫這個人是個激進的反華政客。

這種情況下,越南對中國和日本的表態,以及實際行為,都受到外界的高度關注,體察其中的微妙信息。從表態上看,越南強調越中「是同志加兄弟的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但轉臉就和日本締結了日本可以出口防衛裝備品和技術的協定,這標誌著日越防務合作進入「新階段」,其中針對中國的指向容不得忽視。

如此,「兩面國」的畫面感就很明顯了。

但能這麼簡單理解嗎?

特別值得我們注意的是,越中關係存在縫隙,恰恰是美西方輿論在著力聚焦放大的。

日本和它的大哥美國,對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的拉攏日益露骨,不可否認,對越南等國的誘惑還是挺大的。而越南深知,一旦選邊站後,它的價值就會急劇損耗,因此並不願意從此和日美捆綁,也不願意和中國翻臉。

這個平衡術,需要高超的政治技巧。

越南,能玩得起嗎?

01

岸信夫,就是那個最近幾度接受外媒採訪,妄稱「台灣的和平與穩定與日本直接相關」的人。

他的另一個身份,也是世人所知,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弟弟。

岸信夫把去年9月出任防衛相後的首次外訪選在了越南。

在岸信夫11日與越南國防部長潘文江會談後,日越締結讓日本可以出口防衛裝備品和技術的協定。越南是與日本締結這類協定的第11個國家。

岸信夫對此的解釋更具體一些,「根據該協議,我們將加快討論實現具體裝備轉讓,例如在有助於區域海洋安全的船舶領域的合作」。

早年間,越日曾經達成過在維持海洋秩序方面的「互助」默契。現在隨著日本政壇新生代的上台,對華態度日益強硬,越日的「互助」關係又有了實質性的推進。

而且,還要與日美軍事同盟結合起來進行觀察。

日本可以賣給越南武器裝備,可以使用越南港口,那麼美國以後是不是也可以比照辦理呢?

事實上,這些年,越日防務合作一直在穩步推進中。

早在9年前的2012年,越日就舉行了第一次防務政策對話。次年的第二次對話又決定,之後每年舉行一次越日防務領域的副部長級會議。

越日防務合作中,有三件事情尤其值得一提。

一是,2014年,在越南和中國因西沙群島的石油鑽井平台對峙近兩周後,日本向越南轉讓了6艘價值500萬美元的舊巡邏艦。有分析人士結合中日釣魚島爭端認為,日本的這一提議相當於與越南進行某種「結盟」。

二是,4年後的2018年,日本潛艇首訪越南。

彼時,日本海上自衛隊潛艇「黑潮」號在南海進行首次潛艇演習時停靠在了越南金蘭港。這幾乎意味著越日已經結成一種非正式的安全聯盟。

三是,2020 年,日本國際協力機構與越南政府簽署了一項貸款協議,向越南提供價值 3.45 億美元的 6 艘海岸警衛隊巡邏艇。這是東京和河內之間的「第一艘海上巡邏艦交易」。

菅義偉在同年10月出訪越南時進一步承諾,原則上向越南轉讓防禦裝備和技術,尤其是在提高越南的監視能力方面。菅義偉將此描述為「兩國在安全領域邁出的一大步」。

一步,一步,又一步。

越南與日本的防務動作悄不聲息做了不少。

02

岸信夫這次在河內的講話,信息量也很大。

先是定性。岸信夫稱,希望「這次出訪成為一個里程碑」,標誌著日越防務合作進入「新階段」。

再從日越都關切的海洋問題入手。

「尤其是在東海、南海等海域和領空,不時出現基於與現有國際秩序不相容的片面主張而採取行動的情況。航行自由和飛行自由不得受到不當侵犯。」

這裡倒是沒有點名。

但接下來,「中國」被岸信夫三次提及。

「在南海,中國繼續將爭議地區軍事化」「中國海警船隻侵入領海逼近日本漁船的事件屢屢發生」……

所以,我們「與越南有同樣的擔憂」「遇到困難,我們就像彼此」。說到這裡,岸信夫直接盜用了「命運共同體」的概念,說「越南是日本被稱為命運共同體的重要國家之一」。

話裡話外,岸信夫意欲拉攏越南共同對抗中國的意圖再明顯不過了。

最後是夾帶私貨。

岸信夫再提台灣問題,還是日本政客最近頻頻提及的那套陳詞濫調:「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對地區和國際社會都很重要」。

岸信夫也知道,驟然提及台灣問題有點奇怪,所以在這句話之前做了鋪墊:「台灣地處連接東海和南海的位置,是地區海洋安全的關鍵點」。

東京如此示好,河內如何接招的呢?

越通社的相關新聞報導中,兩次提到「海上安全」,都是一個意思,那就是越南要與日本進行海上安全合作。

再來看越南的國防政策。

它的最近一份國防白皮書是2019年發表的。那份白皮書重申了越南的「三不」原則,即不參加軍事聯盟、不聯合一國反對另一國、不允許外國在越南設立軍事基地或利用越南領土從事針對其他國家的軍事活動。

在此基礎上,還增加了「第四不」,即在國際關係中,不訴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

不過,這個「四不」還有一個小尾巴:「隨著形勢的發展變化和在一定條件下,越南將考慮在相互尊重獨立、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以及國際法基本原則、互利合作、為了地區和國際社會的共同利益的基礎上,發展適當水平和必要的國防軍事關係。」

這句話有點長,重點在最後一句:雖然有「四不」在前,但還是可以適當發展對外國防軍事關係。

也就是說,如今越南與東京的防務合作,屬於「四不」的例外情況。

能不能據此就說越南在搞兩面下注呢?

其實,對於越南而言,外交的重中之重一直都是美中兩個大國。美中既是越南至關重要的合作夥伴,又是它重點防範和鬥爭的對象。

而日本,只是和俄羅斯、印度、澳大利亞等國一起,屬於越南外交對像國的第二梯隊。

如今的越南保持著一定的清醒。

就在上月底,越南政府總理范明政會見中國駐越大使熊波,明確表示「越南不會與任何國家結盟對抗其他大國」。

中越有著突出的領土矛盾,也有著相當的共同利益,這是客觀現實。我們應該從這個客觀現實出發,去理解和應對越南的一些對華動作。

03

12日,在與王毅一同出席中方援柬體育場項目交接儀式時的講話中,柬埔寨首相洪森自稱柬埔寨為中國的「柬鐵」。

他列舉大量事實強調,「中國是柬埔寨最可信賴和依靠的兄長」,表示「中國為柬經濟社會發展作出的貢獻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替代」,「柬埔寨不依靠中國,還能依靠誰?」

柬埔寨和越南對中國展現出了不小的溫差,這是很容易理解的。但有意思的是,越南的涉華積極表態,被美西方輿論「選擇性忽視」了。

11日在河內,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總理范明政、外長裴青山等都與王毅舉行會談。

「誰也無法動搖和改變越中之間的團結合作」,「兩國同志加兄弟的關係是越中兩黨、兩國和兩國人民的寶貴財富」……

越方高層的表態在美歐媒體上難覓蹤跡。顯然,對於中越「走近」的任何信息,它們心理都是拒斥的。

南海問題無疑是美歐輿論關注的最大焦點之一。

但它們又失望了。

越南官媒越通社有關越方圍繞南海問題的通稿,關鍵詞都是「本著坦誠和建設性精神」「妥善處理和控制分歧」。尤其通稿裡說,雙方將推動達成「南海行為準則」的說法,更是那些想繼續在南海問題上做文章的人不願意看到的。

在與越南常務副總理范平明共同主持雙邊合作指導委員會第十三次會議時,王毅還明確指出,雙方要「共同警惕抵制域外勢力干預挑撥」。

一位東南亞問題學者說,從外交溝通和操作的角度來看,在河內高層會晤中,中方就這個雙邊熱點話題發出如此清晰有力的聲音,說明河內方面這次也對這個表態沒有明確反對。

為了「稀釋」中國外長在越柬兩國取得的訪問成果,美歐媒體主動聯想拜登政府高官不久前訪問東南亞時所取得的「成績」,以所謂「博弈」「角力」的視角,衡量一項項雙邊合作內容。

比如王毅在訪越期間宣佈中方再向越方捐贈300萬劑新冠疫苗,就被放到跟美國「誰捐得多」的比較上。

對柬埔寨,「德國之聲」等媒體顯然已經「放棄希望」。

報導提到美國副國務卿雪蔓6月訪柬時曾百般施壓,對所謂中國在柬境內軍事存在表示嚴重關切。但柬埔寨當時就予以否認,柬埔寨政府發言人還說雙方「在溝通上存在鴻溝」。

說白了,就是跟你沒有共同語言。

當時,雪蔓還敦促柬埔寨「保持獨立且平衡的外交政策」。在近日有王毅在場的講話中,洪森也確實強調了柬奉行和平共處和中立原則,希望同所有國家交好,不想與任何人為敵,並不拒絕任何國家幫忙。

但他話鋒一轉,就說出了「中國為柬經濟社會發展作出的貢獻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替代」那句話。

捎帶著,還諷刺了「有些人總戴著有色眼鏡看待柬埔寨,對柬中友好關係指指點點」。

較之柬埔寨這個「親中國家」,美歐輿論顯然對越南還滿心抱有期待。

這是對越南的蜜之誘惑,也是毒之砒霜,考驗著越南的外交智慧。

(本文來源:大陸「補壹刀」公眾號,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越南 #岸信夫 #中國 #柬埔寨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