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31日,隨著新加坡冬海集團(Sea Ltd)的股價一舉衝到了338美元的歷史新高,冬海集團創始人李小冬正式以198億美元的身家登頂新加坡首富,超過了立邦集團創始人吳清亮、海底撈創始人張勇夫婦,以及Facebook聯合創始人愛德華•薩維爾林。

跟首富身份相反,李小冬本人是個低調得不能再低調的人。他講話輕聲細語,極少接受媒體採訪,也幾乎從不在公眾場合演講發聲。

他喜歡遊戲,也喜歡足球。在大學英語課的時候,老師要求每個學生都為自己取一個英文名,生性內向的李小冬選擇了《阿甘正傳》男主人公的名字——Forrest。Forrest Li,他是這樣叫自己的。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低調、內向,甚至有些害羞的年輕人,心底裡卻藏著常人難以匹敵的野心。

大學畢業四年之後,他毅然放棄大陸的高薪職位,隻身來到美國攻讀MBA。

而在美國期間,他將結識一同攜手奮鬥卻又最終慘烈分家的創業夥伴——互聯網創業時代的紅人代表,陳歐。

李小冬與陳歐同為美國斯坦福大學的MBA校友,也同為對戰遊戲平台GGgame(冬海集團前身)的聯合創始人。

2008年,陳歐以70萬美元的價格賣掉了GGgame的35%創始股份,並在MBA畢業後拿著這筆資金回到中國,創立了聚美優品。兩位曾經的老搭檔自此分道揚鑣,各行各道。

聚美優品是輝煌過的,作為電商時代的寵兒,它曾經在化妝品團購領域創下過多項奇跡,成立僅僅4年就在美國紐交所成功上市。

可就在6年之後,聚美優品在假貨、水軍、營收、利潤不斷縮水等一系列負面新聞的打擊下,市值從巔峰時期的57.8億美元一路縮水至2億美元,最終被迫在2020年慘淡退市。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李小冬旗下的冬海集團如今市值高達1900億美元,作為東南亞電商及遊戲平台領頭羊,還將觸手不斷伸到支付、外賣領域,成為繼阿里、騰訊之後,亞洲市值第三的互聯網巨頭。

李小冬出生在1978年的天津。

這是高考制度重新恢復的第二年,這一年大陸全國一共有610萬人報考,最終錄取40.2萬人。

李小冬成長的年歲,正是中國改革開放最激盪的歲月。高中畢業之後,李小冬以優異成績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學工程系畢業,來到了這片被稱之為「十里洋場」的花花世界。

畢業後的李小冬沒有從事技術相關工作,而是選擇了加入摩托羅拉這家當時紅得發紫的外企,成為了一名人力資源經理。

21世紀初的上海外企職位是讓無數外人艷羨不已的美差,但對於李小冬而言,無論是摩托羅拉還是後來的康寧,這些安逸職位並不能讓他滿意,反而讓他陷入無名的焦躁當中。

2005年,李小冬飛到美國舊金山,參加當時女友(也是未來的妻子)的斯坦福大學畢業典禮。

在這場畢業典禮上,李小冬遇到了一個改變他命運的偶像。

2005年的夏天,蘋果創始人史蒂夫•賈伯斯受邀來到斯坦福大學畢業典禮,發表了那篇著名的演講——Stay hungry,stay foolish。

這場演講是賈伯斯生前最精彩的一次發言。坐在台下,李小冬被賈伯斯深深震撼。接下來兩個月裡,李小冬在YouTube上翻來覆去地觀看這場演講,也堅定了自己幹一番事業的決心。

隨後,李小冬毅然放棄了大陸國內的大好前程,申請了斯坦福大學的MBA項目,來到美國,一切重新開始。

在李小冬來到斯坦福的第二年,通過同學的介紹,他認識了陳歐,一名同樣正在申請斯坦福MBA的新加坡留學生。

陳歐比李小冬年輕5歲,是個少年天才。他是個電競愛好者,曾經在留學的南洋理工大學組織了電競協會,規模十分可觀。

那是個《魔獸世界》遊戲風靡全球的年代,大陸的浩方對戰平台剛剛崛起,新加坡市場還是一片空白。陳歐看準了這個機會,大學期間就創辦了在線遊戲對戰平台GGgame,讓橫跨歐亞大陸的玩家可以直接在線競爭。

GGgame在新加坡幾乎是一炮而紅,來自世界各地的玩家蜂擁而至,公司以驚人的速度爆炸式增長。

與此同時,競爭對手如影隨形,新加坡湧現出了一大批與GGgame類似的遊戲平台。

由於陳歐與創始團隊幾乎全都是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的學生,在融資屢次碰壁下,陳歐萌生了申請斯坦福大學MBA的計劃,原因非常單純——當時的他與團隊都認為,投資人之所以選擇支持競品,是因為對方創始人團隊的MBA背景。

GGgame的成功讓陳歐的MBA面試非常順利,在拿到錄取通知後,他很快結識了李小冬。

對遊戲的共同愛好讓二人在聊到GGgame時幾乎一拍即合。很快,李小冬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加入了GGgame團隊,並最終擔任了公司CEO,負責商務與團隊搭建,持股30%;陳歐作為創始人,持股35%。

李小冬的加入確實讓GGgame成功獲得了融資,發展速度更上了一個台階。據稱天使投資人是李小冬妻子的同學。

但接下來的走勢開始不妙。陳歐與李小冬之間開始逐漸出現分歧,公司從內鬥走向分裂,並最終造就了中國互聯網創業歷史上的一次聲勢浩大的隔空罵戰。

2008年,陳歐以70萬美元將自己的所有股份賣給了李小冬,離開了GGgame,並在2009年MBA畢業後回國創辦了聚美優品。這個故事的前因後果有兩個版本:

版本一,在聚美優品2014年上市期間,一篇名為《JMYP的C公子》的匿名爆料文章開始在網路傳播。文中,作者自稱是曾經與陳歐打過交道的VC,並表示陳歐的GGgame在李小冬加入前只是一個「殼公司」,陳歐在創業沒幾天就甩手離開新加坡去往美國讀書,並在後來主動找到李小冬,表示自己「需要用錢」,在公司還沒有實現任何盈利的時候將35%的股權套現成70萬美金,瀟灑離場。

版本二,上文發佈後,聚美優品聯合創始人、GGgame元老員工、陳歐在南洋理工的大學同學劉輝發表名為《陳歐和我怎樣從Garena被迫出局——我和「Forrest Li」不得不說的故事》的萬字長文,直斥上文處處篡改歷史,抹黑陳歐,並表示當年李小冬以各種手段奪下GGgame的控制權,並將陳歐和一眾創業元老排擠出了公司,並逼得陳歐最終賤賣股份,含恨離開。

兩位當事人從來沒有在公開場合承認過任何一個版本的故事。

2009年,陳歐離開後,李小冬選擇了繼續留在新加坡,並清算了GGgame的遊戲對戰平台業務,將公司改名為Garena,開始了一次徹底的轉型。

有關陳歐的是非暫且放在一邊,這次決定,將直接影響公司未來多年的命運。如果沒有這次轉型,李小冬可能只會是萬千科技創業者中的平凡一員,GGgame也只會像浩方、聯眾一樣,成為曇花一現的遊戲對戰平台,爆紅之後迅速被遺忘。

當時,《魔獸世界》《DOTA》等遊戲的熱度開始下降,對戰平台逐漸沒落,其他網路遊戲卻依舊火爆。押准了時代脈搏的李小冬決定,公司應該專注代理網路遊戲發行業務,並立志將Garena打造成東南亞最大的遊戲發行平台。

2009年,Garena首次試水多人在線射擊遊戲《Black Shot》在東南亞的代理與發行,並取得了非凡成功。

由於東南亞市場網路基礎建設薄弱,住宅寬頻普及率極低,網吧成了大型遊戲的分銷重鎮,也成了決定一款遊戲成功與否的關鍵環節。

深諳東南亞市場規則的李小冬打造了一支強大的「網吧地推軍」,在各個網吧進行線下點對點推廣,最終在整個東南亞形成了一張高達7萬個節點的關係網,帶來了一騎絕塵的滲透率。

作為一個中國人,李小冬把東南亞市場翻來覆去地研究得異常透徹,真正做到了比東南亞人還懂東南亞人,這是Garena的制勝法寶,也是李小冬未來稱霸東南亞的絕招。

2010年5月,Garena拿到了來自大陸遊戲巨頭騰訊的投資——但重點不是錢。

在李小冬的多番努力之下,騰訊最終批准了將爆款遊戲《英雄聯盟》的東南亞獨家代理權交給了Garena。

收到《英雄聯盟》製作方董事會批准代理權的消息是在早晨6:30,半個小時後,李小冬就激動地衝到辦公室,手心顫抖地在代理協議上簽下了大名。

對於遊戲平台而言,一款爆款遊戲足以改變整個市場的競爭格局。

在隨後的幾年裡,Garena迅速發展成為東南亞最大的遊戲發行商,陸續拿下了《鹿鼎記》《火瀑》《地下城與勇士》等知名遊戲,並將版圖從新加坡不斷拓展到台灣、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泰國和印尼,成為新加坡第一家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互聯網獨角獸,成長為足以壟斷遊戲市場的「東南亞小騰訊」。

但稱霸遊戲市場並沒有讓李小冬得到滿足。他不僅要做「東南亞小騰訊」,還要做「東南亞小阿里」。

2015年6月,李小冬領兵殺入電商市場,推出了日後大火的「東南亞版淘寶App」——Shopee(中文名「蝦皮」)。

李小冬的這個決定,騰訊自然是支持的。在國內一直沒能啃下電商這塊肥肉,騰訊始終對此耿耿於懷。

Shopee是款從功能到配色都與淘寶高度相似的電商平台。發佈之初,它借鑒了淘寶當初的做法,對買家賣家都實行免費政策,一時間吸引了大批初始用戶。

到2018年第四季度,其複合增長速度達到了GMV季度40%、單量季度36%,幾乎稱得上是「橫衝直撞」,迅速從默默無聞衝到了第一梯隊。

事實上,東南亞一直是阿里電商業務出海的重鎮,早在2012年,阿里就在泰國曼谷開設了第一家海外電商學校,並在此後多次進行金額過億的投資與合作。

2016年,阿里更火速斥資10億美元收購了由法國人皮爾•彭龍創辦的東南亞電商一哥Lazada的51%股份,第二年又增資10億美元將控股比例增加到83%,形成了絕對控股。

論財力、資源、人脈,阿里都是李小冬創業路上最強大的一個競爭者。Lazada早在2012年就創立了,比Shopee搶跑了三年多,有著雄厚的用戶積累。如果Lazada趁此機會大舉反撲,尚且稚嫩的Shopee將毫無還手之力。

然而,李小冬比競爭對手都更深刻地理解東南亞,理解它那特殊、神秘而又令人著迷的複雜生態。

東南亞由中南半島和馬來群島組成,其中有11個國家。雖然都包含在「東南亞」這個範疇裡,但各地之間風土人情、市場定位、消費水平,甚至物流水平都大不相同。

舉個例子,泰國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國家,人口總數超過6900萬人;鄰邦新加坡卻是個高度發達的工業化國家,人口尚不足600萬人;而單是印尼一國境內就有580種語言,數百個民族,總人口數高達2.62億人。

在經濟、種族、文化、信仰包羅萬象的東南亞,只有真正瞭解她的人才能在競爭中脫穎而出。

這個人就是李小冬。

深耕東南亞市場多年的李小冬將東南亞11國的本地化運營運用得爐火純青。

比如,在印尼,Shopee為了迎合當地人的飲食習慣,推出了專門的伊斯蘭產品和服務;

在網路文化發達的泰國,Shopee不僅聘用當地網紅宣傳帶貨,還在4.13潑水節等重大節日靈活配合促銷活動;

在消費水平較低、注重性價比的馬來西亞,Shopee常年使用高價折扣、「全網最低」的促銷手段;

在2017年上市前夕,李小冬甚至把公司名字從Garena改為了「冬海集團」,英文是SEA,取自South East Asia的三個首字母,以致敬整個東南亞市場。

2019年,在其他東南亞電商競爭平台反應過來之前,Shopee已經追平了具有超強先發優勢的Lazada,並在部分地區實現反超。

到了2020年,Shopee更是一騎絕塵。據APP Annie數據,2020年前三季度,Shopee在東南亞購物App總下載量、平均月活及安卓用戶使用總時長等指標中均排名第一,在全球購物類別僅次於亞馬遜。

受遊戲與電商業務的多重利好刺激,2020年,李小冬控股的冬海集團股價從40美元左右一路飆升到了200美元區間,公司總市值正式踏入千億美元大關。

而到了2021年,在Q1、Q2財報的多番利好刺激之下,2021年冬海集團股價一路創下歷史新高,終於在8月31日突破338美元,將李小冬送上了新加坡首富的位置,冬海集團也超越京東、美團、拼多多,成為全亞洲市值第三的互聯網巨頭。

如今,在稱霸了整個東南亞市場之後,李小冬還是沒有停下腳步。

從2019年開始,冬海集團不斷將觸手伸到拉美地區,Shopee以閃電般的速度進入巴西等國家,力求在拉美這片同樣年輕、同樣複雜、同樣快速增長的新興熱土上,複製來自東南亞的傳奇。

而在新加坡,李小冬只是中國移民富翁的一個代表。從海底撈張勇夫婦、邁瑞醫療李西廷,再到李小冬,中國出身的企業家近幾年輪番霸榜新加坡首富。在這些頂級企業家之外,那些發跡後移民新加坡的不知名企業家,名單想必更長。

(本文來源:大陸「華商韜略」公眾號,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李小冬 #東南亞 #陳歐 #GGgame #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