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拜登政府派出特使,希望在氣候變遷議題與北京合作,但中國大陸外長王毅冷回:「中美氣候合作不可能脫離中美關係的大環境。」隨後,拜登總統主動和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通了電話。看來中美雖走向對抗,但拜登仍希望在某些議題能與北京達成合作共識;北京則使用邊緣策略,提出「三條底線,兩份清單」,要求美方自行選擇是要全面對抗,或者全面合作。

兩岸關鍵在「信任」

若北京不在氣候議題配合,拜登的環保政見必然跳票;然而撤軍阿富汗後,拜登若對北京讓步,無異是政治自殺。因此,英國媒體所披露的,美方考慮同意台灣駐美機構改稱「台灣代表處」,就可能是華盛頓對北京的反制:要北京想清楚,美國若提升台灣的外交地位,甚至與台灣復交,覺得划算嗎?當然另外一個可能是故意「見光死」,示好中國。

就理論而言,北京為了讓美國不舒服,就要在實際議題上杯葛美國,卻往往「傷美一千,自損八百」;但華盛頓要讓北京不愉快,只要讓台灣駐美機構換個招牌,幾乎是零成本。而台灣最不划算,作為美國的戰略棋子,每年花費數千億元軍購、被迫吃萊豬,最多換到美方的秀才人情,如招牌上的名字、過境的規格。

兩岸對抗70餘年,彼此之間有輸有贏,美國卻是穩賺不賠的莊家。兩岸的分裂,是美國的金雞母、提款機,這也是為什麼一旦兩岸關係改善,美方總是顯得不自在。

台灣的主流民意是親美,從早期的美援到後來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再到《台灣關係法》,美國是台灣自我防衛的最後一根浮木,大陸經濟實力與軍力愈來愈強大,美國這根浮木隨之愈來愈縮小,但台灣人民還是有一種感覺,不靠攏美國,又要靠攏誰呢?

台灣當然可以不靠攏美國,北京承諾「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只要認同自己是「中國」,那麼兩岸之間就無話不可談、無事不可爭,台灣還有憲政體制為後盾,無須走上「無限對抗」之路。當然政治實務不會這麼單純,其中最關鍵在「信任」問題,兩岸互信不足是一個現實問題,但不是不能克服的問題,應不影響中國認同。

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他在「文化上」是中國人,但現階段不可能接受自己是「政治上」的中國人。這樣的論述有點不精確,「政治上」並沒有所謂中國,只有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跟台灣的中華民國。柯文哲當然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但他是中華民國的台北市長。

繞不開中華文化印記

過去獨派常說「同文化、同語言不代表是同一個國家」,這是事實,但根據中華民國的現行法律,大陸地區還是中華民國領土。民進黨的矛盾在於因為政治上無力改變「兩岸同屬一國」的事實,於是改在文化上「去中國」,想要塑造「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氛圍,兩岸之爭因而質變。

但要在文化上「去中」,是癡人說夢。媽祖是福建莆田人,關聖帝君來自河東解良,台灣文化是中華文化的一支,在這座島嶼上,有資格說別人是「外來者」的,只有原住民。過去民進黨喜歡說「中國人滾回去」,難道蔡英文總統的家族也要滾回廣東梅縣,前總統陳水扁要滾回福建詔安?哪一個獨派的祖先,不是從「中國」過來的呢?

文化與血脈是自我認同的根。林書豪有台灣血統,當馬英九在美國眾議員前稱讚林書豪的球技時,眾議員吐槽:「林書豪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這是站在美國人的角度,但林書豪自己說:「我以身為中國人為榮,以父母來自台灣為榮。」

中華文化的印記是繞不開的,越南也好,馬來西亞也好,乃至於美國、歐洲,有多少落地生根的華僑家庭依然自認是「中國人」;這就跟猶太人一樣,代代相傳,台灣也不例外。

只因為搞台獨,就刻意否定自己是中國人,這不符歷史事實;又因為北京壟斷「中國」詮釋權,就對中國抱持排斥心理,更是不合比例原則的對抗。但這現象確實反映了一個嚴肅的問題:北京應如何讓台灣人感覺自己是中國人?想讓台灣擁抱中國,就要讓台灣擁有歸屬感,解開這個「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結,兩岸大部分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了。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