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眾議院議長金瑞契(Newt Gingrich)曾經是大學歷史系教授。擁有歷史博士學位的他,對人類歷史上的朝代更迭、帝國興衰,自然比其他政治人物多一分體悟。

共和黨籍的金瑞契黨派意識非常強。1994年國會期中選舉,他帶領共和黨取得大勝,終結民主黨在眾院幾十年的多數黨地位。隔年他當選眾議院院長,並被《時代雜誌》(Times)選為當年的年度風雲人物。1998年柯林頓總統身陷性醜聞,但金瑞契主導的彈劾案並未成功。孰料不久之後,他自己也因婚外情事件而辭職下台。

其後,金瑞契幾次爭取共和黨的總統初選提名,不過都未成功。2016年政治素人川普橫空出世當選總統,他就成為了川普的核心盟友。2019年10月他出版《川普VS.中國:美國的最大挑戰》(Trump vs China: America's Greatest Challenge)一書,將川普描繪成「第一個與舊權威體制決裂,並且勇於迎戰中國的總統」,為川普連任選戰的反中主軸加油助陣。

可惜川普成也民粹,敗也民粹。他的「讓美國再次偉大」口號固然打動不少人心,然而2020年的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他的民粹抗疫手段導致美國感染與死亡人數全球居冠,激起更多憤怒的選民投票趕他下台。因此,金瑞契受重用大展身手的機會再次中斷。

相形之下,中國的抗疫成績斐然,製造業生產鏈迅速恢復,全球對中國貨品的出口倚賴更勝於疫情之前。此消彼長,金瑞契似乎開始客觀地正視中國的崛起。今年4月14日,他在《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撰寫文章〈美國文明的危機〉(The crisis of American civilization),直陳美國社會內部各種嚴重的撕裂與矛盾。6月30日,他發表文章〈對比中國進步與美國癱瘓〉(Contrasting Chinese progress versus American paralysis),更是舉例讚揚中國基礎建設的快速、效率與先進。

金瑞契在文中提到,廣州白雲機場已經取代自己選區的亞特蘭大機場,成為世界上最忙碌的機場。除了空服人員的專業、機場的乾淨、服務的周到之外,最新啟用的成都天府機場的科技應用也令人無比驚艷:即便在人口眾多、勞動力不成問題的地方,也可以看到機器人為乘客提供相關服務。2035年之前,在目前的241個機場的基礎上,還有另外159個新機場即將落成。

空中交通之外,超過37900公里的高鐵運載能力更是驚人。時速超過330公里,遠勝於美國鐵路的最高時速240公里。當中國大力建設基礎建設時,美國只是各為其利爭論不休。因此他在文中建議:「讓美國的政治人物、利益集團、遊說團體、工會高層以及官僚們去坐一次中國高鐵,然後回來坐一次美國的火車,對比一下中美鐵路系統的舒適度、清潔度、便捷度和服務。」

作為過去的反華大將,金瑞契澄清他的文章並非「親中宣傳」,而是出於警告:「美國必須加強競爭力,否則將一敗塗地。」然而,他也並非毫無自知之明,在目前的黨派政治、撥款內鬥、狹隘體制之下,他承認「沒有重大的內部改革,想要在與中國的競爭勝出,完全是痴心妄想。」

金瑞契在文末還打出孫女牌:「當然,你可以像我孫女一樣,在不知不覺陷入往事時一直抱著貓熊公仔。」語帶譏諷,但聽來無奈無力。

不管古今中外,所有政客從政的初心,不就是帶給像金瑞契孫女一樣的下一代人,一個有夢且更加美好的生活嗎?什麼樣的體制造成政客們短視近利?一味將失敗卸責於他人,能夠帶給自己的國人住有所居、病有所醫、貧有所依、難有所助的美好生活嗎?(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金瑞 #美國 #中國 #川普 #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