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疫苗人氣缺缺,第1批還剩10多萬劑打不出去,想到已經訂購的500萬劑和後續承諾的500萬劑開口合約,蔡政府恐怕傷透了腦筋。此時台大和長庚醫院「不約而同」要分別對莫德納和AZ混打高端進行試驗,供第2劑施打作參考,真是解了政府與高端的燃眉之急。但在台灣疫苗防護不足的脆弱時刻,蔡政府讓不做三期試驗的疫苗打入人體,又隨意進行「混搭」,到底有沒有把人民健康生命放在心中?

強銷高端混更凶

台大醫院人體試驗倫理委員會通過莫德納混打高端臨床試驗,該試驗負責人台大感染科醫師謝思民,同時也是高端疫苗二期試驗執行總主持人,試驗規模220人。謝思民表示,莫德納雖是mRNA疫苗,但與高端在抗原具有一致性,因均來自美國國衛院的技轉。長庚則是進行AZ加高端的試驗,大約10月底會有結果。衛福部長陳時中還特別替這兩個研究背書,說這能讓將來疫苗的使用更有彈性,即便國外還沒有mRNA混打次單位蛋白疫苗,但試驗不見得要國外有才能做,「要不然台灣永遠沒辦法走在最前面」。

陳時中這話太謙虛了,台灣拿沒做第三期臨床試驗的疫苗給民眾施打,就已經是走在世界最前面了,迄今還沒有哪個民主國家敢追上,就可看出台灣有多厲害。如果再讓這種保護力未經驗證的疫苗與AZ或莫德納混打,那更是飆得讓其他國家連車尾燈都看不到了。

之前媒體詢問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是否同意AZ+莫德納或AZ+BNT混打,陳時中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堅持,此舉缺乏足夠科學證據,後來才開放1~3類及孕婦可以AZ混打莫德納。事實上,國際間已有許多國家開放AZ+mRNA疫苗混打,台灣的難題是我們根本狂缺mRNA疫苗,莫德納只訂購了505萬劑,到貨又少又慢,靠美國捐了250萬劑才略為解渴。至於另一款mRNA疫苗BNT,蔡政府因政治考量而彆彆扭扭,自己買不到貨又阻擋民間捐贈,最後因民意暴怒才讓步,鴻海、慈濟和台積電終於順利買到1500萬劑。

但這下民眾對高端更沒興趣了,眼看著數百萬訂單難以消化,第2劑市場便成了可開發的空間。陳時中雖說台大與長庚都是自行提的計畫,但時機及試驗內容恰好替高端解套,難免惹人聯想。高端好歹是支含有免疫物質的疫苗,就算是半成品,打進人體多少還是會增加抗體,因此指揮中心要讓第2劑打高端,未來不愁沒有研究依據。問題是,明明民間買到了1500萬劑BNT不是嗎?想混打大可以用這種國際認證的好疫苗,為什麼蔡政府又要繞著遠路護航高端?

是政府背叛人民

高端只是一個靠著擴大二期及免疫橋接充門面、事實上是省略三期試驗的半成品疫苗,保護力多少毫無數據,接種民眾如果沒染疫,要歸功高端還是自身免疫力也搞不清楚。拿高端來和人家做好三期且在全球打了幾億針的疫苗混打,會不會大部分是在搭前面疫苗的順風車,說穿了是「蹭」人家的疫苗效果而已?陳時中13日被問到可否莫德納混打BNT時回答:「沒有要打得這麼混」,現在卻對高端混得更凶,如何服眾?

台灣急缺疫苗,尤其第2劑現在只打到人口的5%,這數字實在丟人,蔡政府可能因此動起讓高端填補第2劑市場的腦筋。問題是,誰造成台灣疫苗短缺的?根本就是蔡政府。先是對疫情及疫苗需求盲目樂觀又盲目自大,結果就是毫無規畫一團混亂,有什麼就打什麼,沒有大家只好苦等,還不顧醫學倫理一路替高端開綠燈。至今到貨的1730萬劑疫苗中,有一半是國內外的捐贈,真正自購的疫苗到貨不到800萬,只夠3成多的人口打第1劑,台灣曾經是四小龍之一,居然淪落到要靠捐贈度日,不是笑掉人家大牙嗎?

這其中最嚴重的問題,是蔡政府防疫政策私心作祟,置民眾生命安全於不顧,才會出爾反爾,朝令夕改,對疫苗採購與催貨消極以對,把人民當國產疫苗的白老鼠,這不但是嚴重失職,也是對人民的背叛。奉勸蔡政府醒一醒良心,盡量給人民最好的疫苗,不要再強銷半成品,踐踏人們應有的尊嚴!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