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十二號航天員乘組計劃9月中旬返回東風著陸場。自「太空出差」以來,從工作科研到鍛煉休閒,聶海勝、劉伯明、湯洪波三名航天員的太空之旅受到持續關注,引起公眾濃厚興趣。一些外國航天員也在學習中文,希望未來能加入中國人建造的「太空之家」。

這些年來,從「嫦娥」探月、「北斗」指路,到「天問」火星、「天宮」攬勝……中國航天走出了一條獨特的道路。如何看待邁入「空間站時代」的中國航天?中國特色航天之路「特」在何處?未來中國航天將如何與世界更好互動?國際宇航聯空間運輸委員會副主席楊宇光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做出權威解讀。

採訪實錄摘編如下:

中新社記者:三位航天員在太空駐留期間,我們注意到中國空間站的操作界面是中文。人們在科幻影視劇和紀錄片中似乎見慣了以英語、俄語為操作界面的空間站場景,中文界面讓人感覺頗為有趣。請問中國空間站為何以中文為第一語言?

楊宇光:從歷史維度看,各國如果獨立建造空間站,操作界面一般優先使用本國語言。截至目前,人類空間站一共發展了四代,前三代均由美國和前蘇聯獨立建造,包括美國的天空實驗室、前蘇聯的「禮炮號」與「和平號」空間站等,這些空間站內的標識分別為英文和俄文。國際空間站是人類首個多國共建的空間站,用英文界面,對各國航天員來說更方便。

航天員在空間站除了開展各種科學實驗,還需要對空間站進行管理。從空間站壽命週期看,航天員能否及時處理故障與緊急情況,是影響整個空間站運行與乘組生命安全的重要因素。操作界面使用航天員的母語,更有利於航天員的應急判斷與操作,所以中國空間站將中文作為第一語言。

採用中文界面並不意味著我們排斥其他國家的宇航員參與或訪問中國空間站。自2011年美國的航天飛機退役後,國際空間站乘組只能乘坐俄羅斯的聯盟號飛船進入太空,因此航天員乘組必須學習俄語。國外也有不少會說中文或願意為參與中國空間站學習中文的宇航員。所以從國際情況看,採用中文界面並不影響國際乘組參與中國空間站。

中新社記者:從中國航天發展歷程看,您認為中國特色航天之路「特」在何處?與西方主要發達國家所走的航天道路有何異同?

楊宇光:與西方主要發達國家相比較,中國特色航天之路最核心的一點是始終根據綜合國力和實際需求發展航天事業。中國每年的發射次數與國力相適應,選取的發展領域也是「有所為」「有所不為」,比如截至目前中國正式公佈的火星探測計劃只有天問一號任務和火星採樣返回任務,這符合我們作為發展中國家的特點。

中國航天65年來之所以能取得顯著成就,在於中國始終實事求是地看待成功與失敗,在於航天人吃苦耐勞、對事業的專注熱愛和奉獻精神,還在於堅持正確的發展路線,避免了資源浪費。

從國際上看,一些航天大國技術先進、成果輝煌,但在組織安排上可用「缺乏主線、來回搖擺、走走停停、代價巨大」來形容。比如冷戰時期主要大國「不計代價」推進載人航天與深空探測,在登月競賽中為搶在競爭對手前面,保持高密度的月球探測器發射,儘管成果豐碩,但成本頗高。

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儘管航天技術已取得輝煌成就,但畢竟起步晚基礎薄,更加經不起「折騰」,更應做好長遠的規劃,這樣才能穩紮穩打,可持續發展。

中國航天的特點還在於既自力更生又開放合作。中國人掌握航天事業發展所需的核心技術,但也積極擁抱國際合作。過去中國在很多航天任務中同其他國家開展廣泛合作,如今的中國空間站亦是中國開展國際合作的重要平台。

中新社記者:從「嫦娥」探月、「北斗」指路到「天問」火星,中國航天很多重要探索任務的命名都深受中華傳統文化影響。中國航天為何要從中華傳統文化中汲取「養分」?

楊宇光:從「嫦娥奔月」到「萬戶飛天」,中國人一直對太空充滿無限遐想,這些古老神話和經典故事激發了中華民族無窮的航天想像力,推動一代又一代航天人探索浩瀚宇宙。

中國航天從中華傳統文化中汲取了很多「養分」,其中一個顯著體現便是重大航天工程的取名。歷數這些航天命名,「嫦娥」相當於中國的月亮女神,表達了中國人「奔月」決心;「天問」源於屈原長詩《天問》,探索真理征途漫漫;「復移小凳扶窗立,教識中天北斗星」,「北斗」自古以來就是中華民族的指路明燈;「神舟」則寄托了我們的飛天夢想。這些大國重器的名字充滿詩意,將中華傳統文化的底蘊與探索宇宙未知的浪漫融為一體。

事實上,從古老神話中汲取靈感為航天任務命名,可算是國際慣例。美國不少探測器都以希臘神話或羅馬神話中的名字命名,例如阿波羅計劃、阿爾忒彌斯計劃、泰坦系列火箭等名稱,均來自於古希臘、古羅馬神話。無論是歐美等國從神話中獲得靈感,還是中國從傳統文化中汲取「養分」,都代表了人類對太空的美好寄托。

另一方面,中國航天致力於向世界弘揚中華文化。今年6月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成功發射後,歐空局給中國國家航天局的祝賀信中使用「taikonaut」一詞,引發熱議。國際上稱宇航員為「astronaut」,「taikonaut」是中國航天員專屬英語單詞,詞根「taiko」出自「太空」的拼音,意思為「Chinese astronaut」(中國航天員)。早在1998年,「taikonaut」一詞已被牛津詞典正式收錄,這被視為中華文化藉由中國航天走向世界的體現。

隨著世界航天發展,未來太空將成為不同文化、不同信仰相互交流碰撞的空間。應對文化分歧,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和而不同、求同存異」的理念或有大益。「飛天英雄」楊利偉曾說,不同的信仰並不會妨礙各國航天員友好合作、和睦相處。「和而不同」的理念將促進世界各國在航天領域內通力合作、取長補短、良性競爭,鼓勵各國發揮各自獨特的「航天文化」,這在全球化時代的今天有著重大意義。

中新社記者:中國航天探索的步伐正從近地邁向月球與深空探測。未來中國在這方面有哪些新計劃或安排?中國特色航天之路將如何與世界更好互動,讓全人類從中受益?

楊宇光:月球作為離地球最近的自然天體,對人類認知地球的演化、生命的起源,乃至今後的發展都有著無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在月球探測方面,中俄擬建國際月球科研站,目前已聯合發佈《國際月球科研站路線圖(V1.0)》,把已經實施的嫦娥四號任務作為國際月球科研站的先導性任務。

後續中國還將發射嫦娥六號、嫦娥七號、嫦娥八號探測器,實施月球極區環境與資源勘查、月球極區採樣返回等任務。此外,中國的小行星探測、火星取樣返回、木星系探測等任務也將按計劃陸續實施。

展望未來,人類面臨在月球建立永久性基地和探索系外天體等巨大挑戰,需要各國通力合作。中國航天將積極尋求與各國開展良好互動。在嫦娥六號、小行星探測任務中,中國向國際合作夥伴提供了載荷搭載的機會,中國還向國際社會公佈了嫦娥五號月球樣品合作的管理辦法。

浩瀚宇宙是人類共同的財富,探索、開發、和平利用外層空間是人類共同的追求。航天國際合作將在更深層次上促進人類文明的前進步伐。中國航天將始終堅持平等互利、和平利用、包容發展的原則,加強同國際社會廣泛合作,力爭取得更多新發現新成果,使航天探索成果為創造人類更加美好的未來貢獻更大力量。

(本文來源:中新社「東西問」專欄,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空間站 #中國 #中國航天 #航天 #航天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