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新聞稿指出,美國總統拜登、英國首相強生與澳洲總理莫里森,於美東時間15日17時透過視訊宣布成立以這三個國家國名縮寫的「AUKUS」聯盟,以維持印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美國宣布協助澳大利亞打造核動力潛艦艦隊,是三邊安全夥伴關係的部分內容,然而卻讓澳大利亞必須撕毀2016年與法國簽署、總金額高達900億澳元的潛艦合約。

紐帶化結構

澳英美聯盟創造了一個奇怪的結構,有同心圓的圈圈,中心之眼當然是美國,第二圈是澳英美圈,第三圈是五眼聯盟;也有在同心圓之外、但在實質上接受美國指揮的小圈圈,例如日本與韓國;也有不怎麼牢靠的新老盟友包括泰國、菲律賓、印度、印尼和越南等,其中還有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形成以三國聯盟為核心的寬廣戰略圈。

三國聯盟當中最積極的國家是脫歐之後的英國,恢復大英帝國榮光大概是首相強生對於英國在全球的定位。 這是強生在2016年時任外交大臣時提出「全球英國」(Global Britain)的概念,其核心是英國運用其在歐洲、美國和大英國協的密切關係,充當三圈之間的紐帶,以維護英國的利益和大國地位。

面對這麼多新老盟友,孱弱多病的英國無法像過去一樣產生紐帶效應,只能依靠美國把他們扭在一起,變成加強版印太第一島鏈對中國大陸的包圍圈。

未來在亞太地區行動將以AUKUAS為核心,其中就屬澳大利亞的軍力最弱,因此聯盟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協助澳大利亞打造核動力潛艇。根據計劃,潛艦將在南澳州首府阿德萊德建造,但澳大利亞本土沒有核工業,沒有所需的裂變材料,核材料來自外國。

澳大利亞涉嫌核擴散

美國與澳大利亞曾在2010年簽署協議,澳大利亞不得對美國送至該國的核材料進行再加工或者提高豐度,同時,澳大利亞也是《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締約國之一。

澳大利亞急著要裝備核動力潛艦,而美國能立即提供。可能美海軍會出售維吉尼亞級核動力攻擊潛艦,至少,價格高達25億美元的維吉尼亞級潛艦可立即進駐澳大利亞。日後澳國能否吞得下這隻怪獸,還有待觀察。況且,澳大利亞將獲得美國戰斧巡弋飛彈,其射程遠、飛行高度較低、具相當的隱身能力、突防能力和生存能力較強、損傷效果好等特點,能夠有效的威懾中國大陸。

雖然總理莫里森強調,澳大利亞不尋求獲得核武器或者擁有民用核能力,但是澳國打破傳統開始建造核動力潛艦,可說做了一個壞榜樣,不但可能破壞了核不擴散體制,還可能引發軍備競賽。試想,那天如果北韓或伊朗也要建造核動力潛艦、甚至於核試爆,AUKUS拿什麼立場阻止與譴責?

還不等到中俄兩國的譴責,與澳大利亞同為五眼聯盟的紐西蘭總理阿爾登率先站出來反對澳大利亞核化的做法。她指出,如果澳大利亞購買了核動力潛艦,這些船隻嚴格禁止進入紐西蘭領海和專屬經濟區。

憤怒的公雞

從盎格魯撒克遜五眼聯盟中祛除了兩隻弱視(紐西蘭與加拿大)的眼,澳英美另外組成了五眼聯盟之內的眼中眼。

法國外長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和國防部長帕利(Florence Parly)發布聯合聲明表示:「美國選擇把像法國這樣的歐盟盟友和夥伴排除在與澳大利亞的合作之外,顯示出缺乏連貫性,而法國只能注意到這一點並感到遺憾。」翌日,勒德里昂向法媒表達了自己的極度憤怒,形容這是背後插刀(C'est un coup dans le dos),這讓他想起了川普過去的很多做法。

過去一段時間法國曾經採取較親美的立場,如今美國說走就走,想必對於高盧人的羞辱不小。儘管法國和德國都是北約成員國,但這兩國不太熱衷於遏制中國,對於這種腦後長反骨的國家,美國不會客氣的,連加拿大與紐西蘭都敢砍了,法國又算老幾?

法國人再回頭祭拜戴高樂可能還來得及,再怎麼說戴高樂所主張的獨立自主一向是法國人的神主牌,如今親狗反被狗噬,大概是法國人失意的最佳寫照。

從海洋封鎖中國大陸

核動力潛艦本身就是戰略攻擊武器,很難在大洋裡被發現,表示澳大利亞很想在印太事務中發揮功能。再加上美國提供的量子技術等新科技,在未來的指揮管制、探測預警上都可發揮很大作用,AUKUS很可能成功。以AUKUS為主軸的印太第一島鏈不再是個鬆散的結構,而是個標準的從海上包圍大陸封鎖圈,其目的是把中國「俄羅斯化」。

美國在亞太地區對中國搞的,幾乎就是90年代在歐洲地區排擠俄羅斯的翻版,逼迫俄羅斯在歐洲幾乎沒有任何發言權,只能透過烏克蘭東部和克里米亞問題凸顯自己合理安全的擔憂,連在經濟上俄羅斯也被排斥在外。印太島鏈的作用很明顯就是如此。

英國對於封鎖大陸非常有經驗,具體的做法就是保持軍艦(無論大小)在印太島鏈常態化存在,這樣才可以常態化形成威懾局面。這就是為什麼英國將在日本常態化部署河流級巡邏艦,儘管噸位很小、火力極弱,但總還是軍艦,具有一定的政治效果。日後加上美海軍的無人艇和及陸戰隊小型兩棲艦不斷的在海上巡邏,絕對是海上威懾的重要組成。

中國大陸的反應

解放軍一向擅長毛澤東「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理論,在戰略上絕對藐視敵人,在戰術上則重視敵人。之所以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因為中國大陸有自己不同於西方國家的海洋戰略,至少目前展示出來的是一帶一路海上絲路戰略:你封鎖你的、我搞我的海上絲路。在這裡我們再度看到戰略目標的重要性,只要目標明確,所有的戰術與技術都是為了支持目標而存在。

如何在戰術上重視敵人?且看中共軍方和海警部門如何執行《海警法》以及《海上交通安全法》就知道了。以最近發生的兩件事情來看:第一,9月10日,英國向中方通報航母打擊群已經通過南海。第二,中方拒絕德國巡防艦申請靠泊上海。

即使陣容龐大的英國航母打擊群也要根據《海安法》向中方通報,可知英國實在是色厲內荏,不願意在此時機得罪中國。在戰術上,當時解放軍派了3艘093型核動力攻擊潛艦「迎接」英國航母,迫使英方屈服抵抗意志。而德國巡防艦則未向中方通報,被中方認定為不友善行為而拒絕進港請求。

未來還會有無人艇、無人機、小型兩棲艦可能存在於海上,中方將會如何執法,我們好整以暇的看戲吧!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法國博士,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澳大利亞 #英國 #法國 #美國 #核動力潛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