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商務部宣布,已經正式書面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消息一出有如重磅炸彈,炸醒不少還在做夢的國人,也戳破了蔡英文總統信誓旦旦地說要加入該組織的煙幕;現在終於發現,那只是欺瞞國人的惺惺作態罷了。

頓失突破封鎖契機

CPTPP包括澳洲、汶萊、智利、日本、加拿大、馬來西亞、紐西蘭、墨西哥、祕魯、新加坡、越南等11國,涵蓋5億人口、11兆美元經濟生產(或全球13%),對其成員的貿易量占我國貿易份額25%。它原來稱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只有新加坡等4個小國,但歐巴馬政府要重返亞太時看上了它,想藉其和亞太建立更深的經貿關係,啟動了12個成員的談判。歷經8年艱辛談判之後,終於在2016年簽署協定,但川普卻在2017年初宣布退出,迫使其他成員在凍結和美國有關的條文後,改稱CPTPP後再次簽署,並開放接受新成員。

我國在2004年和新加坡的《自由貿易協定》完成談判之後,本有機會逐步完成和其他東南亞國家的貿易協定,但陳水扁總統堅持以「台灣」名義簽署,搞砸了寶貴的機會。到2014年馬政府和新加坡再次諮商、簽署協定之後,客觀環境已無法在東南亞進一步突破。這使得目前由日本主導、沒有中國大陸參加的CPTPP,成為台灣突破國際經貿封鎖的重大機會,因此各界都大聲疾呼,必須全力衝刺早日加入CPTPP,以免夜長夢多讓有利環境逆轉。

蔡總統當然了解國人的這種企盼,無論就職或其他演說,都一而再、再而三地鄭重宣示,將積極爭取加入。最近一次,是在上月接受日媒《文藝春秋》訪問時,再次期盼日本支持台灣參與;並說明台灣正積極盤點可調整管制領域,對法規進行滾動式檢討,為參與CPTPP做足準備。更重要的,去年12月外交部表示,我國正與11個成員國進行「非正式諮商」,各會員國態度皆相當正面,諮商完畢即可正式提出申請。

不過,10個月已經過去,非正式諮商顯然進度緩慢,迄未完成和任何成員國的談判,雷聲轟隆轟隆作響,卻始終見不到雨。如今對岸正式提出申請,我方面臨極不利的地位,甚至可能在對岸完成加入程序後,反成為阻礙我方進入的重大障礙,這樣的責任蔡政府承擔得了嗎?

圖窮匕見 改革別人

其實,去年11月中國大陸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後5天,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就在我方也參與的「亞太經合會議」(APEC)高峰會上宣布「中國將考慮加入CPTPP」,這和我方加入產生了巨大的競合關係。如此重大的警訊,足以對我方產生巨大壓力,必須和11個成員國盡速完成非正式諮商,早日遞出正式申請才是。然而,在那之後我們卻看不到相關報導,只見到蔡總統三不五時重申加入決心;但如今看到的,提出正式申請的卻不是我方,而居然是去年底才表示要「考慮加入」的北京。這表示我國和成員國的非正式諮商,遭到了障礙或挫折,所以被北京「彎道超車」、捷足先登了。這豈止是情何以堪,更因可能遭北京杯葛而令人扼腕長嘆矣。

所幸,日本目前對北京加入仍有些疑慮,故日本政府仍要觀察中國能否遵守CPTPP的高標準規則,目前對中國加入持「慎重立場」。另外,北京近來和澳洲、加拿大產生了經濟和外交上的摩擦,對北京申請加入會產生某些負面影響,這都是我國可以企盼其正式諮商不會非常順暢的理由。因此,如果夠努力的話,我國或許還有機會扳回一城。

可以猜想,我國會在非正式諮商遇到阻礙的原因,不外乎下面幾項:日本核食、美豬進口的行政障礙、各國農產品的進口。這些「障礙」若不積極處理,各國應該都不會輕易接受我國加入;但每項開放,都會讓蔡政府面臨選票流失的風險,精於選舉的民進黨政府當然不會輕易放手,於是申請案延宕至今,成為蔡政府的燙手山芋。

然而,貿易協定必然有得有失,蔡政府不能只想得分而不願付出,能否突破困難,不就是所謂的「治國能力」嗎?現在終於圖窮匕見,原來蔡總統爭取貿易協定,只是在惺惺作態,其自詡的「改革能力」,也終於露出了原形:只改革別人,不改革自己!

#CPTPP #諮商 #加入 #我國 #蔡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