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禮拜,從東北亞到東南亞,北京在三個棋盤上落了子,開啟了與西方新一輪的外交博弈。

第一顆子落在南韓。9月14日晚上,外長王毅從新加坡飛抵南韓,15日在首爾與南韓總統文在寅與外長鄭義溶會談。這固然是大陸深耕亞洲系列外交的一部分,但以經貿、抗疫為主軸,以明年北京冬奧可能為韓朝領導人搭建另一個接觸平台為誘因,加上柔軟的身段,讓王毅這趟首爾之行仍特別引起關注。

南韓向被視為美國東北亞同盟中最脆弱的一環,韓美關係也不如日美關係親近,一些韓國學者就表示,中美在爭取與鞏固對韓關係上,展開了新的博弈。北韓對朝鮮情勢或另有盤算,因此特別選在王毅在首爾之際,於15日試射了2枚短程導彈,但這又讓中國在對韓外交上有了更多籌碼。

第二顆棋子落在南海,表現在拒絕德艦訪問上海。9月16日,北京正式拒絕了德國巡防艦巴伐利亞號訪問上海。8月德艦啟航東來時,向大陸提出訪問上海的要求。當時北京的反應是不置可否,要求德方必須先澄清到訪目的。當時一般認為中方此舉主在等待德國新政府在對華政策上表態;也有人認為中方可以同意讓德艦進入南海前先訪上海,以此宣傳南海的主權屬於中國,但北京都沒有這樣做。因為太多域外強權進入南海(北京認為是挑釁),讓南海問題變得日益敏感,加上美英澳三國又於15日剛宣布成立新的軍事聯盟,讓中國覺得必須在南海問題上強硬表態。所以對德國問題採取切割處理:一方面強調對德關係重要(梅克爾9月10日才跟習近平通了電話),一方面拒絕德艦來訪。德國怎麼接中國這一招兩手策略,關係著中德關係日後的發展。

第三顆棋子落在地緣經濟。9月16日,中國商務部宣布,已向紐西蘭提交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申請。原先TPP因美國退出而改名CPTPP,與中國主導的RCEP是兩個相互對抗的地緣經濟集團。今北京宣布申請加入CPTPP,姑不論是否能達成CPTPP的自由化要求,或要花多少時間談成入會,「上兵伐謀」之計都至為明顯,對中國外交與內政也都會有連帶影響。

由於中國宣布加入CPTPP是在美英澳宣布成立新軍事同盟(AUKUS)後幾個小時,西方媒體稱這是對該軍事同盟的反制。中方否認,表示加入CPTPP是早就決定了的政策。這點我同意北京看法。只是AUKUS宣布成立後的後續發展有點出乎意料。

由於根據新的軍事協議,美英兩國要幫澳洲發展一支核動力潛艦艦隊,因此澳洲2016年與法國所簽,由法國幫澳洲建造12艘柴油動力潛艇的合同,現在必須作廢。這筆訂單高達660億美元,法國總統馬克洪對從頭到尾被蒙在鼓裡大為憤怒,17日召回了駐美、澳大使表達抗議。法國外長更表示那感覺像被人在背後捅了一刀。

歐盟也不滿,表示對新軍事同盟事前毫無所悉。而9月16日歐盟也剛好預定要公布自己的印太戰略,所以表示AUKUS的成立在時機上正凸顯了歐洲發展「戰略自主?的重要性。可是歐洲一向很難團結,不知喊了多久的歐洲部隊就是難以成形。

中國會如何應對AUKUS的連帶效應,下一個棋子會落在哪裡,成為下一個觀察的重點。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中國 #CPTPP #9月 #關係 #德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