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批評,張亞中2008年的文章《兩岸和平發展基礎協定芻議》,附和北京的「一國兩制」,並主張兩岸以「台北中國」與「北京中國」的名義簽署,不見了「中華民國」。筆者找出原文,相信張教授也有話要說。

在張教授草擬的《兩岸和平發展協定》中,兩岸共同屬於「整個中國」,互相承認對方「在其領域內之最高權力」,承諾不向對方使用武力,同意在國際組織共同出現;同樣的脈絡,張教授隔年提出「一中三憲」,大意是在兩岸各自的憲法之上,還有屬於「整個中國」的第三個憲法,就好像美國的州憲法之上還有聯邦憲法,歐洲各國之上還有歐盟憲法。

張教授的理念是「面子送給北京,裡子留給台灣」,北京主張一國兩制,那就把兩岸的現狀定義成一國兩制;北京想要統一,那就讓兩岸達成名義上的統一,從而保障台灣人民所實質在乎的和平、民主、尊嚴與國際空間。老實說,若北京接受張教授的論述,對台灣也真是一件好事,但對岸真的是以「面子」為滿足嗎?

張教授在2008年拋出「兩岸和平協定」,2009年發想「一中三憲」,如果北京有露出認同的口風,當時的馬政府怎會不接這個球呢?張亞中路線這對北京來說,也是華獨、B型台獨,結果還是換湯不換藥的。

過去張教授是一介書生,未來若成為國民黨的領導人,那麼張亞中路線很可能會「兩面不是人」,北京不買單,又被民進黨抹紅。當民進黨把這樣的「紅統」標籤貼到整個國民黨身上,「張亞中主席」撕得下來嗎?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張亞中 #中國 #憲法 #北京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