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於張亞中教授在最近的政見發表會所提到的「九二共識僅只能處理兩岸事務性的問題,不能解決兩岸敵對狀態」的說法。本人感到非常的驚訝,似乎他並不瞭解九二共識在過去、現在、甚至於未來,兩岸溝通互動過程當中,以及兩岸協商、談判當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不僅僅只是事務性的功能,九二共識甚至扮演著政治性、政策性甚至於處理兩岸各方面問題,無法或缺的政治互信。連美方都曾表達過,九二共識在穩定台海局面上的重要性。

本人謹提出以下幾點說明:

第一、九二共識確實在1992年由海基會及海協會在香港會談當中,為了處理兩岸文書認證問題,雙方函件往來後,所獲知的共識基礎。但是大家都曉得,文書認證好像看起來是事務性,但是文書認證本身就是公權力的行使;官方公權力,這又涉及到兩岸的政治定位問題,換言之,兩岸在處理政治定位問題時,所獲知的共識,就是九二共識,它本身不單是一個事務性,而是具有非常強烈的政治性、兩岸政策性的功能。

第二、2008年3月26日,中共國家前主席胡錦濤先生與美國前總統小布希在熱線電話當中特別提到,兩岸即將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之上,恢復協商及對話。顯然,九二共識在美中之間也扮演重要性的角色。本人猶記得在處理兩岸過程當中,也多次跟美方重要官員有過很多次的交流會晤,包括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國安會亞太事務主任Elvin以及美國前亞太助卿Kurt Campbell、現今亞太戰略執行官等,過程當中,他們也提到九二共識,在維持兩岸和平與穩定上的重要性。

美國在台協會前處長包道格甚至公開說,九二共識很有創意,提供了一定模糊空間,他認為九二共識符合美國、中國大陸、台灣自身利益,如果否定九二共識,會帶來不可預知的後果。顯然,九二共識這重要的兩岸政治互信,不是單單張教授一句話「只有事務性功能」所能夠涵蓋或處理的。

第三、2013年我方基於國際航空安全的需要必須参加ICAO(國際民航組織),當時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曾在白宮記者會中,表示美國全力支持台北參與ICAO,但是台北能不能參與,還需要台北透過管道與北京進行溝通。接著本人奉命,就這個議題跟北京方面進行不斷的溝通,協調、溝通的過程當中本人非常清楚,就是基於九二共識的互信基礎,及本人不斷強調我方參與ICAO,不是搞一中一台、台獨,而是我方有實際的民航安全需求。最後,我們在沒有任何利益受損情況下,成功獲得ICAO大會主席邀請成為特邀貴賓,在2013年參與了國際民航組織。國際民航組織是聯合國下屬專業的國際組織,要聯合國會員國才能參與,我方能夠在2013年出席參與ICAO,不僅是兩岸溝通的成功,更重要的是九二共識也有「外溢效果」協助擴展國際空間,這個重要性不言可喻。因此,馬總統曾經公開表示,參與ICAO是我方退出聯合國之後最重大的外交成就。

第四、本人過去在海基會服務,深切瞭解在海基會與海協會所簽訂的23項協議,從眾所周知的ECFA、到農漁業合作、醫藥合作、地震合作甚至於氣象合作,這麼廣泛性的合作性協議,都是基於九二共識互信基礎,因此,九二共識怎麼可以把它簡化、誤解為只有事務性的功能,這是對兩岸過去互動不瞭解。

最後,兩岸問題何其重要,它涉及到中華民國的生存問題,中華民國的安全問題,中華民國未來經濟發展的重大議題,因此,兩岸政策是所有政策裡面最重大的政策,兩岸問題不是在做作文比賽,也不是在玩文字遊戲,如果認為兩岸的政治互信,可以隨便改個名字,改個詞,或者隨便用一句話來替代的話,那麼是不瞭解兩岸實際的情況,尤其這麼嚴肅重要的議題,用太隨性方式表達跟處理,我認為不是一個很負責任的態度。甚至,如果沒有九二共識,我不認為兩岸能夠順利再度恢復對話,如果兩岸政治定位問題不解決,要直接簽訂《和平協議》,更是不可能的事。

(作者為前立委、前陸委會副主委)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九二共識 #問題 #兩岸 #參與 #I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