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美國在阿富汗經歷「西貢時刻」後,從美政府到智庫,都普遍擔憂阿富汗的失敗將重創美國威望,甚至導致半個多世紀來在亞太打造的體系瓦解。最近,美國《外交事務》雜誌發表系列文章《海峽告急——關於台灣所受威脅的辯論》,彷彿是在提前向台灣隔空喊話「打氣」。細讀這組文章,可以看出美方的算計和憂慮,也有對美國干涉台海局勢是維護和平的粉飾,觀察者網翻譯此系列,謹供讀者參考。整個系列共有四篇文章。前三篇為作者們對奧莉安娜·斯凱勒·馬斯特羅所寫的文章《台灣的誘惑》(2021年7月/8月刊)的回應,最後一篇為馬斯特羅的答覆。本文為系列第三篇。

奧莉安娜·斯凱勒·馬斯特羅(Oriana Skylar Mastro)警告說,大陸可能很快就會下令攻擊台灣。她聲稱,大陸把政治合法性寄托在統一台灣的進展上,而台灣最近的發展,特別是蔡英文在2020年的連任,以及她的政黨對大陸持懷疑態度,「加強了大陸對台灣人永遠不會心甘情願回到祖國的憂慮」。她認為,在大陸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的情況下,大陸政府可能很快就會感到不得不對台灣採取強硬態度。

這種說法誇大了台灣輿論對大陸的重要性,也誇大了台灣問題對大陸的重要性和緊迫性。中國大陸的戰略家非常清楚,台灣今天的安全狀況仍舊和過去70年一樣,依賴於美國對保衛台灣的隱性承諾,而不是台灣人或其領導人的意願。儘管大多數台灣人在有美國支持的情況下會抵制中國大陸的進攻,但大多數人覺得,他們能否獨自抵制大陸的武力攻打,也得聽天由命,而且如果台灣被美國拋棄,他們可能會放棄戰鬥,直接投降。將最終決定台灣地區未來的是美國的發展趨勢,而不是台灣自身。

馬斯特羅在敘述大陸在短期內實現統一這一承諾的可能性時,也太過誇張。大陸將自身政權的合法性與實現中國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聯繫在一起,而這需要一個有利的國際經濟環境——對台灣的戰爭則會損害這一環境。雖然西太平洋地區軍事力量的天平一直在向中國傾斜,但如果中國大陸進攻台灣,美國仍有意願、也有能力讓大陸付出極高的經濟和政治代價。即使大陸認為能成功——這也絕不是必然的——現在試圖攻打台灣島也是沒有意義的,除非美國表明它不會介入此事。

也沒有多少證據表明,大陸將台灣視為一個急需解決的問題。大多數中國政治分析人士認為,中美關係的長期趨勢對北京有利,對於這一觀點,學者拉什·多希(Rush Doshi)和朱利安·格維茨(Julian Gewirtz)都做出過有說服力的論述。隨著喬·拜登(Joe Biden)總統的上任,大陸不得不假設,若是在今天進攻台灣,美國會對此做出有力的回應。

但再等20年,情況就會大不相同。那時,美國人民已經選出了一位新總統,他將會從大陸的視角來看待台灣地區和美國在亞洲的聯盟:作為可有可無的東西,值得以合適的價格討價還價。有什麼能阻止美國人再選一個總統呢?因此,台灣的未來,很可能是由中美兩國的意志而非能力的博弈來決定的。而中國共產黨有理由相信,它正在這場長期的較量中,緩慢但穩固地佔據上風——從而讓它更有可能不動用武力就能統一台灣。

中國大陸日益增長的優勢不是因為它和美國之間力量平衡的變化——大多數中國人對美國衰落的預測都過於誇張了,甚至是完全錯誤的——而是來自於對雙方使用武力的可能性這一看法的轉變。中國共產黨已經取得了一個重要的勝利,那就是確定了爭辯的前提。在過去的70年裡,大陸宣稱,台灣地區是它實現「國家統一」所需的最後一塊「中國領土」,也是它在必要時必須對其使用武力以置於其控制之下的「核心利益」。對於這樣一個明顯為自己服務的主張,它卻具有顯而易見的說服力:大多數美國觀察家現在都認為中國大陸攻打台灣的威脅是可能發生的,統一的目標——如果不是手段的話——是合法的。

相比之下,儘管台灣的朋友們竭力辯解,但台灣地區對美國來說是必不可少的這一說法幾乎沒有說服力。正如前外交官羅伯特·布萊克威爾(Robert Blackwill)和歷史學家菲利普·澤利科夫(Philip Zelikow)所指出的,台灣地區是美國的重要利益,只是因為它能保證在這一地區美國的力量投射和美國盟友的安全。未來的美國總統可能會受到誘惑,放棄對該島的隱性安全保障,以避免一場毀滅性的戰爭,或換取中國大陸的其他讓步。因此,關鍵問題不是大陸是否願意攻打,而是華盛頓將在多長時間內繼續接受與中國發生戰爭的風險。

許多美國政治分析家已經認為這種風險高得令人無法接受。泰德·蓋倫·卡彭特(Ted Galen Carpenter)、查爾斯·格拉瑟(Charles Glaser)和約翰·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等人認為,為了維護與中國的和平,美國應該放棄任何保衛台灣地區的承諾。

那麼,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試圖為台灣面臨的緊迫威脅敲響警鐘的同時,馬斯特羅卻強化了北京選擇的口徑:中國大陸很快就能對台灣發動一次成功的進攻,而保衛台灣對美國來說只會越來越難,代價越來越大。她的假設是,大陸將不惜一切代價、承受任何負擔來征服台灣,這一點既為那些呼籲緊急加強美國在西太平洋軍事能力的人所認同,也為那些為避免戰爭而要放棄台灣的人所認同。

但這種假設是值得懷疑的。大陸有許多其他優先事項,對台灣地區的行動將使其中的大部分受到影響。那些關於中國崛起、需要「洗刷國恥」以及台灣在這一「神聖使命」中居核心地位的說法,美國不應該不加批判地完全接受。在現實中,中國大陸在沒有對台灣地區進行政治控制的情況下,已經存在和繁榮了70年,今天大陸沒有理由必須控制它。

馬斯特羅可能是出於好意,但她的論點最終支持了那些不戰而屈人之兵的人,將台灣拱手讓給中國大陸。

【卡里斯·坦普勒曼(KHARIS TEMPLEMAN)是胡佛研究所的研究員,也是胡佛研究所印度太平洋地區台灣項目的專家】

(本文來源:觀察者網常宜譯自美國《外交事務》網站,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灣 #大陸 #美國 #中國大陸 #台灣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