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突然透過紐西蘭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台灣自詡經濟體質優於對岸,理當更早加入,有如遭到一記重拳,隨即在6天後,也向紐國提出申請。輪值主席日本對台灣申請表示歡迎,北京則表示反對。其實,無論大陸或台灣、就開放程度或地緣政治而言,加入CPTPP都是高難度的挑戰,尤其台灣,充斥貿易保護主義氛圍,國際空間又受到大陸嚴格限制,難度更高。

台灣真準備好了嗎

北京在提出CPTPP申請的前後,以進口檢疫發現病蟲害為由,暫停台灣鳳梨和釋迦、蓮霧的進口;對種植這些水果的台灣農民而言,有如晴天霹靂。所有收成都是心血累積而成,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恐懼和徬徨豈是外人所能體會?

政府的反應卻讓人不能苟同,對岸3月1日先是禁鳳梨,接著9月20日禁釋迦和蓮霧,蔡政府都將爭議政治化,譴責大陸「政治考量」、干擾兩岸貿易,再提出大量資金補貼農民轉向出口、保證不讓農民遭受損失,最後再要求農民分散風險。問題是從3月的鳳梨到9月的釋迦、蓮霧,相隔達半年之久,農政單位只見應急之舉而無解決之道。

更應思索的是,民進黨政府甘願充當美國圍堵北京的棋子,既不承認「九二共識」、又進行反中、仇中操作,兩岸關係惡化不可避免,可以預期大陸將繼續抓台灣水果病蟲害小辮子而停止進口;若不思根本解決之道,難道政府有無限資源,可以無限制擴大並長期補貼農民出口嗎?這些農產品都能順利通過他國更嚴苛的檢疫條件嗎?我國有適當的行銷管道嗎?他國消費者的偏好和需求能替代大陸市場嗎?

台灣決心加入CPTPP,將面臨三大市場開放問題,一是日本核災區食品開放問題,二是農產品市場開放問題,三是兩岸貿易開放問題。這些和上述台灣水果對大陸出口互有關聯,譬如台灣農產品無法出口大陸,須轉向爭取新市場,CPTPP的成員都會是可能的對象,但我方加入CPTPP後,必須與成員相互開放農業貿易,不但退出中國市場的台灣農產品無路可走,還要面對越南、馬來西亞等農業強國的競爭,台灣準備好了嗎?

兩岸若同時加入CPTPP,就必須比照其他成員相互開放市場,但台灣農產品及服務業不對大陸開放,不僅不符經濟整合組織常規,在經濟上也將處於不利之競爭地位。台灣與大陸同步申請加入CPTPP,代表台灣準備對大陸開放市場,台灣真的準備好了嗎?

對人民做理性訴求

其實,台灣做為一個高所得小型經濟體,對全世界自由化,包括大陸在內,是必須做出的抉擇,既不是「從世界走入中國」,也不是「從中國走向世界」,而是將中國經濟視為全球的一部分,兩岸因「太陽花事件」而起的怨懟是化解的時候了。

關於日本的核災區食品進口,因涉及「公民投票」可能通過、依法必須禁止的問題,故政府不敢承諾開放。台灣人民是理性的,目前只有台灣和中港澳還全面禁止日本核食,其實只要仿效美韓對日本核食的進口規範,理性和人民溝通,並說明這是加入CPTPP必要的妥協,相信人民會做出理性選擇。日本今年擔任輪值主席,明年續任主席是新加坡,應該會正面對待我申請案。問題是我們是否下定決心做出智慧的決定。

加入CPTPP後必須對其他成員開放農產品市場,政府須先讓農民安心,並提供受衝擊的補償。這需要對農產品的育種、栽培和加工、檢疫,都以更強有力的研發機構和資源,提供強大的研發成果為農民做後盾,再加上充裕的基金補貼可能受害的農民;其他弱勢產業亦復如此。這些都不簡單,卻是考驗治國能力、也是創造歷史的良機。

加入CPTPP是無法逃避的選擇,也是台灣全面自由化、國際化,重新擘畫發展策略、催化經濟升級的關鍵時刻,務必全力動員以爭取成功。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