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種沒有一家跨國企業願意承諾投資,國內企業又半推半就的情況下,科技大老李國鼎覺得對國人、對院長、對總統都不好交待,因此,親自帶張忠謀飛到歐洲,見荷蘭人最引以為傲的最大跨國企業飛利浦公司,要求拜訪創辦人老飛利浦爵士。

時間推前至他們見面的20年前,當李國鼎擔任經濟部長時(1965-1969年),引進了美國的通用電子、德州儀器、OAK,以及來自歐洲的飛利浦來台灣設廠。飛利浦在本國荷蘭以外的第一個電晶體封裝廠就設在台灣,凡是建廠涉及的土地、稅賦、人力、供應鏈等等問題,李國鼎都卯足全力動員各部會、地方政府幫這幾家外商一一解決,使它們順利的在台灣展開亞洲的第一個據點。包括飛利浦在內設在台灣的工廠,2、30年營運下來,都賺了大錢,尤其飛利浦在台灣兩所工廠,都因為營運相當成功而讓總公司引以為傲。

李國鼎作為先前的財經領導人,因為這幾家電子大廠的落腳台灣,不僅帶來了數萬個就業機會,也為國家發展電子工業,以及後來的ICT產業(資訊、通訊、半導體)培養大批工程師、技術工人。使得他後來推動科學園區及八大重點科技時,有這麼幾萬位電子、機械工程人才作為發展基礎,才能吸引華裔科技創業團隊回台設廠,讓他們手下有將有兵可用。李國鼎、孫運璿、趙耀東這幾位重臣的格局與視野,是台灣經濟科技能有今天成就的關鍵起因。

最後,有兩個助力驅動飛利浦決定投資台積電。首先,如前分析,該公司在亞洲營運點台灣工廠的營運極為成功,使得創辦人老飛利浦爵士欠李國鼎一份情;另方面,飛利浦高層多年來對半導體產業一直十分關注,雖不像TI、RCA那麼專業與規模,卻持續進行投資營運;因此,當張忠謀以他豐富的半導體產業營運經驗,進行具體又有內容的簡報時,即讓飛利浦決策團隊深為折服。最後,老董事長拍板決定參與,終於千盼萬盼引來了第一家外商投資;而且雙方協調在初期27.5%投資比重之外,合約允許該公司享有更大的投資比例,甚至大到超過49%!

回想起來,飛利浦這筆投資當初雖然有點被動,受到李國鼎行動力感召,加上張忠謀足夠說服力的最佳組合;然而,歪打正著的是,事隔十幾年後,當台積電股票逐年高漲,來到百元上下時,以每股10元認股的飛利浦高層,卻遭遇了數十年來營運首見的亂流,總營收接近虧損邊緣。還好,就靠賣「業外投資」項目下的台積電股票,讓它撐過了幾年帳面虧損的難堪局面。

飛利浦最初占總股份的27.5%,僅次於行政院國發基金的48.1%是第二大股東,從2000年起陸續賣掉手中的台積股票,到2008年全部賣光。有人幫台塑集團與飛利浦的投資報酬率做比較,前者賺了將近7成左右,看來很不錯了,對不對?然而,飛利浦的投資報酬率卻是300倍!兩家公司如果把台積股票放到2020年,將更驚人,報酬率超過千倍。

所以說,世事難料,飛利浦老爵士的接班人,要很感謝1986年有李國鼎與張忠謀連袂訪問該公司,在當時全球沒有一家知名跨國公司願意投資之時,飛利浦伸出援手,在「好人有好報」因果循環下,卻成了該公司後來連續數年解救「營運虧損」的大貴人。

【未完待續】

文章來源:本文節選自《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作者:王百祿,時報出版。

來稿請寄:[email protected],史話專欄歡迎書摘合作與歷史相關文章、照片投稿。

本文節選自《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作者:王百祿,時報出版。
本文節選自《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作者:王百祿,時報出版。
#飛利浦 #李國鼎 #營運 #投資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