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的工作量和人民的信任有什麼關係?但只要有從事司法工作(無論是法官、檢察官、事務官、書記官,還是律師),都對此有充分體會。

109年司法院統計資料顯示,以地方法院為例,民事法官每個月平均辦結74.36件,其中最多的是雲林地方法院,高達106.98件,而基隆、士林、新北、桃園、新竹和彰化也都超過80件;刑事法官每個月平均辦結數目較少一點,但也有58.92件,其中最多的前2位依序是台灣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和福建連江法院,分別高達99.12和95.65件。而檢察官部分,109年新收偵查案件有49萬9607件,按當年1395位檢察官來算,平均每人每年要處理358.14件,當然如果再扣除得減免分案之檢察長、襄閱檢察官和主任檢察官,以及不負責偵查職務的公訴、執行檢察官,再加上地域差異因素,實際將更高。

一個人同時間能處理幾件事情?可能光處理一件,就夠煩惱。何況還涉及權益,更需要花很多時間思考規劃,甚至撰寫、行動。然司法官同時要處理的卻高達幾十件!「那個檢察官看起來很累…」有次有個當事人開庭後向筆者嘀咕。每一件都能夠馬上決定、短時間決定?顯然是不可能。必須要花很多時間閱讀卷宗、研究案情、審理判斷和撰寫書狀,累加之下,只能犧牲夜晚、假日,不停工作。「該不會今天你又忙了一天了吧!」連假有朋友問。「從早到晚,瘋狂忙碌…」筆者回答。

沒日沒夜的工作,對在線案量極大的律師而言,也同感苦惱。更何況是案量更高的司法官,忙碌更是難以想像。記得有次筆者想說好久沒聯絡大學一個很要好的學長,問問近況如何,結果學長等到隔日凌晨3點多才表示自己剛寫好一份文書。而這是單一個案嗎?不!熬夜工作、超時工作的現象比比皆是。特別是撰寫書狀,尤讓人費心,也最花時間。蓋司法工作具高度專屬性,無論例句準備再齊、助理準備再多,每個案件的案情都不一樣,要寫的內容也各有差異,不可能單純複製、貼上就可完成,必須絞盡腦汁,逐字紮實寫作。特別是要寫得論理有據,更非一時半刻就能完成。

「或許我不是好的司法官,但我真的很認真處理每一件案件,我還想看著我的女兒長大…」去年11月有位爆肝住院的學長在臉書寫了篇長文,開頭的話讓我印象深刻。時間不夠用的情況下,就只能犧牲自己私人時間,生活品質不一定會有多好,甚至爆肝、腦中風住院的更是不少。然而再怎麼調配時間,1天也就只有24小時,怎麼也都不夠用。如果說只處理1件,每天有12個小時工作(假設延長工時的情況,實際可能會更多);處理10件時,每件每天就只剩1.2小時;處理50件時,每件每天更只剩14.4分鐘。

14.4分鐘能處理好、能處理有效果嗎?當然是有很大的困難。也因此即使再怎麼認真,都無法面面俱到,還是會有輕重緩急的取捨,而結果當然就是有的案件花很多時間,有的卻花比較少,分配不均,品質也跟著下降。特別是案件還有結案期限的壓力,處理的時間更是有限,品質也更受影響。許多人談司法改革,從制度、從法律,但其實真正的問題在司法官的案量。而這也是很多案件出錯,甚至不少司法官為了快速結案,衍生態度不佳、草率處理等問題的重要原因。

只可惜從88年第1次司法改革會議就有「減輕處理案件之負擔」之提議,到105年第2次司法改革會議也強調要「減輕法官工作負擔」,雖然進行有諸多制度上修正,或導入訴訟外解決紛爭機制,甚至想處罰濫告之類情況,但司法官的案量始終巨大。

一個人同時間處理幾十件事情能處理得好嗎?這真的很需要省思。提告解決是人民的訴訟權利,有紛爭就提告更是人之常情,假如制度、法律再怎麼修正,又或者再怎麼想方設法阻止提告,都無法減輕司法官的負擔,是不是該換個角度想一想,增加員額來降低平均案量?國家的勞動政策是避免血汗工作,但國家的司法官卻是血汗司法官。何其諷刺!更悲哀的是,這樣的血汗將導致品質下降,人民權益也跟著受損,又如何能讓人民真正信任?

(作者為律師)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處理 #司法官 #檢察官 #時間 #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