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影音串流平台網飛,近期推出了一部相當火紅的韓劇《魷魚遊戲》。劇情講述一事無成、窮困潦倒的主角,在急需用錢卻又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被一個神祕的組織邀請,加入一場獎金異常豐厚的實境遊戲「魷魚遊戲」。加入這場「魷魚遊戲」的主角,必須和其他400多位競爭者一起玩小時候常玩的幾種傳統兒童遊戲,例如一二三木頭人、打彈珠等等。輸了就會被淘汰,贏了才能往下一關邁進。最後獲勝的玩家就可以獨得456億韓元(約合台幣10億7000萬元)的獎金。

玩一個遊戲就可以賺10億?這麼好康的遊戲背後卻有另一個條件,就是所謂的淘汰,不是只是輸了、離場這麼簡單而已。在《魷魚遊戲》裡,淘汰的代價就是死路一條。也就是說,這400多個玩家其實是賭上自己的性命在玩遊戲。贏了晉級,就有機會獲得高額獎金;但輸了被淘汰,就得付出生命。這些玩家們之所以願意賭上自己的性命玩這個遊戲,除了因為獎金很高,最重要的就是他們已經「一無所有」。

就像主角一樣,會來參加這場遊戲的參賽者,幾乎都是在韓國社會被邊緣化、被拋棄到社會安全網之外的底層族群。因為種族、性別、年齡或是各種現實的原因、制度的設計,他們在社會上不管多麼努力,最後都沒辦法逃脫悲慘的處境。他們不只過得苦,而且看不到任何翻身的可能。與其在外面過著這麼絕望的日子,還不如把自己的一條小命賭在遊戲上。

異想天開的暗黑劇情,加上懷舊溫情的童年遊戲,並探討在我們這個時代已經逐漸具有普世性的社會議題,讓這部電視劇在網路平台上架以後,不但從出品國韓國紅遍亞洲,連歐美觀眾也為之瘋狂,在世界各地都拿下了收視冠軍的好成績。

而就像前兩年南韓的《寄生上流》風靡全球,破紀錄拿下奧斯卡獎,《魷魚遊戲》的成功讓許多台灣人又開始問:為什麼南韓拍得出《魷魚遊戲》,台灣拍不出來?撇除預算、拍攝和後製等等硬體技術條件,其實台灣拍不出《魷魚遊戲》這個題材的影視作品未必不是壞事。因為同樣就像《寄生上流》一樣,《寄生上流》表面上是一部異想天開的諷刺喜劇,但它真正講出的卻是南韓社會最無奈也最令人灰心的階級和貧富差距,以及社經地位難以扭轉的殘酷現實。

現實世界不公不義,但在虛構、殘忍的遊戲裡面,這些參賽者卻能享受到難能可貴的「公平競爭」。這樣諷刺的反差,才會讓南韓社會的知識分子和影視創作者以此為題,用誇大、戲劇化的影視作品,來呈現令人不安的事實。

台灣沒有拍出《魷魚遊戲》,就當作是我們的社會還沒走到那一步,所以我們的創作者對社會不公、階級對立的感受還沒有這麼強烈。但就如同前幾週一直在寫的大衙門、小衙門怪現象,政府若持續放任小衙門把持權力、欺壓弱勢,很快就會有人寫出台灣的《魷魚遊戲》。(作者為口譯工作者)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魷魚遊戲 #遊戲 #台灣 #南韓 #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