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行政院長蘇貞昌以中華民國最高行政首長身分,在中央民意機關備詢時以「袂見笑」不雅字眼飆罵立法委員鄭麗文、還對這位女性立委挑釁「要打架嗎?」示範最卑劣的沙文父權政客嘴臉。毫無疑問,這就是蔡英文政府運用國家暴力輾壓人民的新高峰,就像古今中外所有無能顢頇的威權政客一樣,他們顧不了主權、護不住台積電,只能在國內製造各種衝突,企圖掩蓋轉移執政無能的鐵證。創紀錄了,蘇貞昌!

若蘇貞昌是軍閥或土匪出身,或許國人還可以理解其行徑所為何來,然而蘇揆是律師出身、縣市首長、民意代表起家,竟會在中央民意監督的殿堂上如此張狂、視民主如無物,戕害在野黨的手段如此粗暴且無忌憚,其心態早已超越當初投票授權的容忍範圍,更遑論一眾民進黨立委絲毫不顧是非與制衡立場,唾面自乾的幫腔嘴臉,已引起廣大有良知的知識分子極度反感。若蔡英文始終麻木不仁縱容如此鞭打國體的惡行,誠乃較明末縱容「九千歲」魏忠賢大搞黨爭的明熹宗還不如,亡國之禍恐不遠矣。

民進黨占多數的立法院,現在即便是論輩分不輸給蘇貞昌的游錫堃當院長,也已淪為民進黨立法局;仰賴行政資源當養分的立法院,就是蘇貞昌的「細漢仔」,似乎全院立委都只能比照蘇巧慧委員跟「閣揆爸爸」講話模式,乖巧乖巧的。無怪乎很多對民進黨施政絕望的年輕世代,對此現象也只能在網路留言:「塔綠班,不意外」、「民主、進步,能吃嗎?」。

細究鄭麗文為何觸怒蘇貞昌?當時鄭詢問政府如何展現保衛台灣決心,擔心台海若起戰端,蘇貞昌、蔡英文會是前兩名投降的人,蘇隨即大爆炸,氛圍就像戲劇中軍閥張大帥要掏槍斃了鄭麗文一樣。但若就法理與權力而言,確實也只有蘇蔡有權投降、有能力落跑,其他人都是「孤臣無力可回天」,鄭麗文這問題的對象就是只能找蘇蔡問,無誤。

再者,蘇貞昌的祖父兄弟,在日據時代即有投靠殖民政府、幫忙招降抗日英雄林少貓的血淋淋例子,歷史不能忘;而蔡英文的父親更不遑多讓,歷經日本、國民黨、美軍等威權更迭提攜,若打起仗來,要站在正確的一方也更是有深厚的家學淵源為根柢,他們持盈保泰的那種絕活,是打娘胎裡練就的。平心而論,鄭麗文的質疑完全合理,平淡的問一句就意外引爆蘇貞昌的心虛?舉國秒懂。

回歸行政與立法分立制衡的本質,從威權時代走來的蘇貞昌、游錫堃二位院長,絕對不能對這次閣揆在立法院用恐嚇語氣威懾立委一事輕輕帶過。民主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果實,任何的厚黑詭詐無不是希望將進步果實偷放進口袋,但若立委諸公都裝沒事、扈隨於民進黨淫威之下,則國家雖尚無外患攻入,卻已被噁心政客毀滅民主火種。

蘇貞昌,你可以不尊重鄭麗文,但你不能不尊重他背後的民意。下次進院會向游錫堃鞠躬時,請拿掉你地主少爺出身的傲慢與鴨霸,不是隨意點頭,而是好好向放牛長大的游錫堃所代表的國會鞠躬,謙卑地向民主認罪悔改,不要再瞧不起立法院、瞧不起人民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蘇貞昌 #鄭麗文 #立委 #游錫堃 #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