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施政重點包括,經濟政策要能實現「新資本主義」。在外交與安全保障要以日美同盟為基礎強力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等,觀察岸田內閣施政重點都不脫離自民黨的政策主張以及安倍路線,預料未來岸田內閣仍將保守經營,不會有太多的意外。

1960年自民黨成立,自民黨的政治獻金主要來自企業、財團等利益團體,自民黨可以說是產業、官僚、財團的代表。自民黨執政時期重視經濟發展,主張以出口導向產業促進經濟發展;推動官僚制度改革及簡化稅收制度等。外交安保政策領域,主張強化美日同盟;拓展與亞洲、非洲與拉丁美洲等發展中國家關係;對外貿易戰略部署,提升日本影響力。基於此,岸田施政重點不但有自民黨的傳統主張,也有前任安倍晉三的路線,尤其是強化美日同盟仍將是岸田內閣外交與防衛政策的基石。

自民黨長久執政的原因

日本政治體制採取的是內閣制,因此國會中占多數席次的政黨就是執政黨,由於日本政黨配置是採取多數制,自民黨在眾議院擁有284 席次,是國會最大黨。依照內閣制,首相是由國會多數席次政黨,透過黨內部選舉而產生,因此無論是安倍晉三、菅義偉還是岸田文雄都是透過黨內選舉而成為首相。自民黨有8個派系,首相候選人是由派系協調產生,這次選舉前各界看好河野太郎,但最後不幸敗北,萬一有一天岸田辭職下台,新的候選人仍然由各個派系中協調而出,因此無論是河野太郎或者是高市早苗都可能是未來新任首相的口袋名單。

日本的反對政黨,包括立憲民主黨、人民民主黨、革新黨等,這些中小型政黨無論在意識形態上或者組織上,難以組成大聯盟與自民黨進行權力爭奪戰。例如,2017年在野第一大黨日本民進黨分裂希望之黨與立憲民主黨兩組新政黨,使得票源分散,反而促成自民黨大勝。

小黨在日本政治圈難以出頭天的原因主要受限於政治利基,由於中小型政黨對於保障弱勢或是少數群體訴求,缺乏強大的政治動機與利益,能夠將少數團體利益形成一個制度化的動機,因此難以獲得民眾支持。另外一個問題是,小黨有時候會因為利益而選擇與大黨結盟或者與執政黨結盟,例如自民黨與公明黨的結盟。執政黨以某些職位為交換條件,促使小黨轉向大黨靠攏,由於立場不夠堅定,難獲得民眾支持,因此中小黨派反而是促成自民黨長久執政的原因。

台日合作機會

首相岸田文雄在2012年至2017年曾經擔任安倍政府外相,期間對台政策的政績,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將日本「公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正名」為「公益財團法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2017年3月日本政府還派出現任總務副大臣赤間二郎來台,這是台日在1972年斷交後,首次有日方高層級現任官員來台正式訪問,堪稱一大突破。台日雙方關係持續受到兩國民意、美日台與中國關係、經濟合作所影響,尤其是美日台關係具有連動性關係,台日關係越密切,越有助於日本說服美國協防台灣積極態度。只是日本向來對台政策在檯面上仍會維持一中原則,岸田上台後也不會有所改變。

岸田文雄被認為是一位重視經濟的政治家,岸田內閣施政重點強調新經濟發展,由於自民黨一黨獨大,加上產業、官僚體制與財團的推波助瀾下,有助於推動特定經濟模式的需求,例如CPTPP,岸田內閣將CPTPP當成經濟安全的工具。岸田文雄表示,日本應該與自由、民主與法治價值觀的國家合作。岸田歡迎台灣加入CPTPP,認為台灣是日本在經濟等方面重要夥伴。預料未來岸田執政後仍將延續友台政策。台灣如果能夠加入CPTPP,符合台日發展經濟合作的路線,有助於兩國利益。

除了經濟合作,在安全合作領域可望有新的機會,近年來日本政府飽受網路攻擊困擾,日本政府公布網路安全新戰略重點強調加強與外國執法機構的合作應對來自中國、俄羅斯及北韓的網路戰,日本打算加強與四方會談(QUAD)國家、歐洲、東協等合作。台灣擁有先進資安技術及防衛經驗,未來資安合作將會是新的安全合作機會。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副研究員,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自民黨 #岸田 #岸田文雄 #日本 #內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