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民黨執政期間,或是在藍營的縣市出現較大的災害事故時,民進黨一定聲嘶力竭地嚴厲批判,並要求主事者「負責下台」,然後親綠媒體大肆鼓吹、營造風向;台中衛爾康、阿拉夜店的大火,以及莫拉克風災,都莫不循著相同的套路,其言辭之犀利、力道之猛烈,宛如嗜血的豺狼,張牙舞爪,恨不得對主事者寢皮食骨,才肯罷休。

但是,一旦主事者為綠營政治人物,不但一切可以雲淡風輕,鞠個躬、說聲抱歉,空說幾句不著邊際的「負責」,就可以雨過天青起來。綠媒絕口不提,是司空見慣,更有甚者,就由名嘴、網軍發動攻勢,將一應的罪責,推諉給早已年湮代遠的前朝,主事者不但仍穩如泰山,更可因利趁便,藉善後工作,大肆累積其政治資本,2014年的高雄氣爆案、2018年的普悠瑪列車事故、2021年的太魯閣列車事件,莫不如此。

這次高雄城中城的惡火,儘管奪走了46條的人命,遠較台中阿拉夜店、高雄氣爆的死亡人數為多,而當初身為立委,峻言厲辭,要求胡志強為阿拉夜店大火「負責下台」的陳其邁,面對記者的質問、民眾的疑惑時,竟只能吞吞吐吐地說「深切反省」,要其「負責」,更一語不及「下台」二字,反而從「善後」的工作上,大作其文章,而同黨的行政院長蘇貞昌更荒唐,問到「負責」,竟只能鬼扯到「完整保留現場」上,更有立委、名嘴、網軍,不是歸咎於甫任一年的市長即被罷免的韓國瑜,就是轉打柯文哲,強調台北市類似的大樓有多少多少。

眾人皆指民進黨「雙標」,其實我看只有單一的標準,那就是絕對不能承認民進黨有任何錯誤。黨比國大,國重於民,新冠疫苗政策的錯誤,無辜造成800多人命的喪失、數以億計的經濟上的損失,民進黨連道歉都吝於出口,抵死不認「3+11」的破口,城中城「區區」46人的死亡,又能算得了什麼?只要一祭出「抗中保台」、「台灣價值」的王牌,還不是就能輕輕簡簡地船過水無痕,穩穩霸住政權?

陳其邁會不會引咎下台?從他自己以及綠營中人的對應態度看來,任誰都知道是絕無可能的,監察院說要啟動調查,可主動申請調查的,就是綠色人馬,能作出多公允的調查結果,也是大家心裡有數的。陳其邁肯定不會自行辭職,監察院也不會發動彈劾,就這樣,嘈嘈嚷嚷一陣之後,陳其邁還是高居其位,更可以藉捐款帳戶的開放,迅速累積其政治資本。

事故的發生,往往不是一朝一夕之故,而是冰凍三尺的結果。除非是證據確鑿,主事者罪不能逭,要求其必須「負責下台」,事實上是未必合理的。陳其邁甫接任市長不久,必欲其承擔咎責,想來也不會心服;但是,問題在於前此是他先表態如此的,事臨己身,又有何辭可以遁逃?出乎爾者,竟反乎爾者,這一個迴力鏢,其實是又猛又重的。但是,陳其邁顯然是夷然不顧、有恃而無恐的。

陳時中否認「3+11」的破口、謝志偉汙衊國旗、蘇貞昌羞辱立委,其實與陳其邁都是如出一轍的,是誰作了他們的靠山,讓他們敢於如此肆無忌憚?其實還不都是民眾的縱容與姑息?百姓縱容,政客囂張;政客恣肆,百姓遭殃,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到頭來,台灣就只有淪胥以滅,萬劫難復。

《戰國策》中曾記載一個故事:秦昭王派使者送給齊襄王后一個玉連環,言明如齊國君臣不能解開,將派兵攻打齊國。齊國上下,無一人能解。齊王后便舉起錐椎,將連環擊破,解了連環。連環難解,唯有破之一途。欲根除台灣政壇的惡性循環,只能打破循環,而打破循環的最佳契機,就從逼迫陳其邁「負責下台」著手。(作者為退休大學教授)

#時論廣場 #林保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