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總統普丁近期發表台海不會開戰的「中國無須武統台灣」論,引起台灣輿論好奇,普丁是否對台海情勢做足功課似乎已有定見。然而,中、俄兩國軍事合作愈走愈近確是不爭的事實。10月18日晚間,日本自衛隊統合幕僚監部罕見地即時發布,當天上午8時許中俄海軍10艘艦隊結束在俄羅斯彼得大帝灣附近舉行「海上聯合2021」演習後,穿越日本本州和北海道之間的津輕海峽,引發日本國內高度關注!

今年中、俄海上聯合2021演習,由俄羅斯太平洋艦隊主辦,中俄雙方共派遣14艘(中方6艘、俄方8艘)艦船,10月14至17日在日本海最大的海灣「彼得大帝灣」附近海域舉行。雙方聯合演習重點於16至17日與運-8反潛機等空中反潛兵力進行跨晝夜聯合反潛課目演練。(有關中俄海上聯合演習可參考15日投書,尚青論壇》小英雙十講話後 中共艦隊蠢動?)

中、俄海軍在海上聯合演習結束後,中俄組織10艘海上作戰編隊(中方:055型南昌號、052D型昆明號、054A型濱州號與柳州號和東平湖號綜合補給艦;俄方:1155型大型反潛艦潘捷列耶夫海軍上將號、特里布茨海軍上將號、電子偵察船克雷洛夫元帥號、22350型護衛艦響亮號及俄聯邦英雄阿爾達爾齊登紮波夫號),由日本海經津輕海峽往西太平洋,進行編隊航行訓練。

首先,中俄海上聯演期間,15日俄羅斯海軍特里布茨海軍上將號驅逐艦發現美國海軍驅逐艦查菲號(DDG 90)試圖進入演習區域,遭俄艦警告。17日接續一架俄羅斯米格-31戰機攔截一架美軍B-1轟炸機靠近俄羅斯邊境,並伴飛至日本海空域附近。

其次,15日美加兩國軍艦聯合由台灣海峽南端北上、10月初美日英等同盟國家海軍,4艘航母在西太平洋演習、10月12至15日「四方安全對話」(Quad)成員國美日印澳等國家在孟加拉灣舉行「馬拉巴爾2021」海上聯合演習第二階段等,在地緣戰略上以強大的海軍戰力威懾中、俄兩國,造成區域和平與安全問題浮現。

當然,更長遠的因素,日本長久以來挾著美國老大哥軍事強權為後盾,與中國大陸「釣魚島」(我稱釣魚台)及俄羅斯「南千島群島」等主權問題爭議,隨著時間拖久,造成日本右翼激進組織難耐外,也促使中俄藉著海上聯合演習,展現守護領土主權的決心與意志的展現。

查閱近幾年中、俄海軍遠海訓練活動中,也曾各自由日本海經津輕海峽進入北太平洋進行遠訓。中、俄2015年在海上聯合演習第二階段時期,先後進入西太平洋的島鏈北端、海上戰略通道宗谷海峽入西太平洋與日本周邊海域等訓練。中方刻意抵近美國阿拉斯加專屬經濟海域進行遠海編隊訓練活動後,逐一由西太平洋以「切香腸」的方式,行經第一島鏈中部的海上戰略通道宮古海峽、巴士海峽等駛返駐地北、東、南海艦隊歸建。

此次是中俄海軍首次攜手經第一島鏈的津輕海峽穿越進入北太平洋,此舉直指日本的意圖是顯而易見的。依據中方海軍幾次前例,不排除中、俄海軍聯合作戰編隊可能會抵近美國阿拉斯加附近經濟海域,向美國進行威懾行動之外,此舉演練如成形更可提升雙方海軍作戰編隊、潛艦於太平洋的遠海聯合作戰與反潛能力,相信此刻美軍將加緊地關注中俄雙方海軍後續發展。

因此,隨著大陸共軍日益重視台灣西南與宮古海峽等周邊海空域,大陸海軍可能藉此返航途中,與中共東部、南部戰區所屬海空軍兵力進行一體化火力打擊演練,展現其聯合作戰能力。

最後,隨著近期,美國海狼級核動力攻擊潛艦3艘全數部署亞太以及一艘在南海發生事故,日本面對中國海軍軍力提升,加強潛艦部隊數量由16艘增加到22艘,日本新式排水量3千噸「大鯨號」柴電動力大型攻擊潛艦下水、明年服役,再加上美、英兩國協助澳大利亞未來組建核動力攻擊潛艦部隊等,相信未來中、俄海軍將針對反潛技術提升更加努力合作。

台灣方面,國防部相關單位應關注以下幾點:

1.俄羅斯海空軍力頻密在日本海與日本周邊海空域活動及訓練;中國大陸是否跟進與學習俄羅斯海空軍進行遠海訓練任務。

2.中、俄海軍未來可能針對反潛科目進行交流與聯演,並擴及到其他軍種,如陸軍、空軍與後勤部隊、甚至火箭軍等,軍事交流是否會更加緊密。

3.俄羅斯將於10月中旬於南千島群島舉行科目登陸與反登陸、反空反導等科目的大規模對抗性演習,中方屆時是否派遣軍方人員觀摩與學習。

(作者為文化大學國發所博士候選人)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海軍 #中俄 #俄羅斯 #進行 #聯合演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