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洋去年取得德國BNT新冠肺炎疫苗的台灣授權時,股價與成交量曾出現異常狀況,最近檢調突然大舉搜索東洋,經過調查後發現,東洋總經理、副總經理及10多位職員恐涉嫌違反《證券交易法》。而在野黨則認為高端股票也應比照徹查,兩案的調查結果深受市場矚目。

士林地檢署發現,東洋去年取得BNT疫苗的有條件授權後發布重大訊息,當周交易量大增40倍,股價飆漲超過30%,3星期後東洋宣布終止洽談疫苗授權事宜,股價立刻回跌至起漲點。但是在兩次訊息發布前,東洋股票出現交易異常,涉及300張股票及認購權證,不法所得約300餘萬元。

如果檢調人員對股票交易有些基本知識,應該知道要看東洋的股票是否涉及內線交易,就要看在重大消息發布之前,股票價格是否突然暴量上漲或暴量下跌。而東洋股價資料所顯示的跟檢調所說的狀況,不太合乎正統投資學關於內線交易的理論與實務。

東洋去年在10月12日發布利多訊息,股價並未在隔日暴量上漲,反而是在3天後的10月15日,交易量從平常的幾百張暴增至3萬張,而收盤股價也比重大訊息發布前漲了20%。但是這種狀況反映的當然不是內線交易,是股價對利多消息的正常反應。如果說這樣就跟內線交易有關,恐怕《證券交易法》需要重新修訂,因為這樣的認定真是個大笑話!

要認定內線交易的存在,學理上通常是觀察、分析重大訊息發布前6個月的股價,看看在普通股民還沒有消息之前,是否得到內線消息的人已經有明顯的買進動作。等到重大訊息發布後,擁有內線消息的人才能因屆時股價暴漲而獲利。

東洋股票在10月12日發布利多訊息之前的6個月內,股價最高曾在7月10日達到83元的水準,附近兩天的交易量約在8千張左右,是平常的15倍左右。不過,交易量在1星期後掉回約為700張的日均量,股價也慢慢回落到重大訊息發布前的67元。

這個波段倒有點內線交易的味道,不過如果7月10日是內線交易者所為,因為股價當天漲了5.3元,要拉抬7千張股票達到那樣的股價大約需要6千萬元。重點是,之後股價並沒有再漲,所以這股拉抬沒有獲利。

如果說內線交易者是從7月10日這天之前開始慢慢進場,實際交易資料更不支持內線交易的存在,一則因為交易量並未放大,二則更可能因為當時疫情不明,東洋不可能那麼早開始洽談疫苗授權事宜。所以,檢調如果要斷定東洋股價有內線交易問題,恐怕還需要好好做做功課,畢竟台灣股民眾多,很難隨便交待過去。

倒是在今年7月19日獲得政府緊急使用授權(EUA)的高端疫苗,股票交易狀況比起東洋更像有內線交易的情事。因為高端在得到EUA之前的1整年,股價約在100元上下,交易量約在2千張左右。可是在2月3日之後的3天,高端股價暴漲至150元左右,交易量也放大到1萬張。其後,高端股價持續攀升,在5月17日來到417元的年度最高價。高端股價後來因台灣疫情爆發而跌落,但在大家都知道高端得到EUA之後,反而只在7月21日漲到299元。

高端的股票交易狀況才真正符合內線交易的樣態,得到內線資訊的人進場後股價漲了170%,他們不等真正利多訊息發布,早就在5、6月就賺飽出場了。像東洋這樣搞內線交易,根本賺不到錢,那還叫內線交易嗎?

(作者為開南大學國際榮譽學程教授)

#東洋 #內線交易 #股價 #發布 #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