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航班的選擇性很少,所以飛機是先從成都飛上海再回桃園機場,到上海浦東機場時,就有地勤人員在空橋外等待轉飛台北的旅客,竟然整架飛機只有我一個人轉飛台北。

轉機時間不是很長,地勤人員一邊指導我填寫入境上海的手機系統健康申報資料,一邊帶我走員工通道去通關,漂亮妹妹的一雙大長腿在前面走得飛快,我只能邊看手機輸入資料邊趕緊跟上,這樣的節奏對於只習慣在靜止中使用「行動電話」的我來說,難度不小,稍一不慎隨時可能跌個四腳朝天,但為了這趟返鄉旅程能順利完成,這一點點小小挑戰已經算不上什麼了。

到了上海通關處,我真的很訝異,印象中以前的上海浦東機場雖然很大很寬敞,但旅客也很多,可以用川流不息來形容,不過此時放眼望去34個通道,只開放了兩個通道在辦理通關,而且幾乎不用排隊,這時我深切體會到COVID-19的威力有多強大了,它讓所謂的東方明珠似乎也很難燦爛如往昔啊。

台北上海之間每天都有好幾班次的飛機往返,沒想到這班飛往台北的班機居然是客滿的,雖然大多數乘客只戴著口罩,還是有部分乘客全副武裝,連身式防護服、頭套、面罩、手套、口罩,一應俱全,甚至隨身行李都有防護罩,有一位歐巴桑的雙肩背包上套層很薄的塑膠袋,登機時已經破了並且隨風飄揚,不知那破塑膠袋的防護指數有多高?

聽著說話口音得知乘客大多數是台灣民眾,心裡暗暗猜想應該有不少人返台的動機和我是一樣的吧?擔心被內政部除籍以致影響到相關權益。為了因應疫情管控,飛機餐只提供給每位乘客一個類似野餐包的紙袋;外加一小瓶礦泉水,雖然在台灣的家人再三告誡:千萬不要在飛機上吃東西!但舟車勞頓讓我餓得只想先填飽肚子再說,管他的什麼病毒呢!

下飛機之後,桃園機場也是空盪盪的,入境前必須用台灣的手機門號申請「入境居家檢疫申報憑證」,電信公司攤位前的生意超好。工作人員熟悉的台灣腔與親切的服務態度著實讓人安心,每次回到台北,都可以暫時卸下防備,無需戰戰兢兢,因為這裡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即使有不了解的問題,只要張口問,基本上都會有值得信任的答案,無需懷疑,我想這應該是每個異鄉遊子回到故鄉都會經歷的感受吧!

入境後立刻收到第一份禮物:家用快篩劑,這是在完成居家自主健康管理前兩日必須自行篩檢的檢測劑,以確保要出去趴趴走之前,自己是健康無虞的,緊接著採集唾液進行檢測,拖著無比沉重的行李箱,循線到達機場航站樓的騎樓下採集唾液的地點,工作人員非常耐心地教導民眾操作步驟。為了應付一天的飛行,我幾乎沒有喝多少水,此時口乾舌燥的我踏入家鄉的第一件任務就是收集30cc的唾液,工作人員站在我左後方,我對著瓶子使勁努力達成任務,旁邊的人都走了,我還站在原地努力醞釀製造,給工作人員看合格否?他微笑說:再一口就可以囉!這樣的對話重複三次後,我終於達成這個配合防疫的任務了。這時,我突然感覺這些工作人員真的不容易啊!(《12平方米的15個日日夜夜》四之二)

(Hippo/台北)

【徵文啟事】

中時新聞網「兩岸徵文」欄目,徵文主題:台灣人看大陸、大陸人看台灣、兩岸看世界、兩岸一家人、兩岸新時代,歡迎全球華人投稿。

期盼作者透過親身經歷的故事,刻畫兩岸社會肌理,描繪世界見聞,打破刻板印象,促進兩岸民眾相互瞭解、建立全球視野,向讀者展現時代的脈動與發展趨勢。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臉書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520ROC,歡迎線上互動。

#工作人員 #入境 #飛機 #通關 #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