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台灣於9月22日向CPTPP遞交申請加入的新聞,一時之間佔據各大新聞媒體版面,有人提到這將會是台灣站穩全球供應鏈的首要也是最重要的要點,但由於先前的鳳梨與蓮霧受到對中貿易禁令影響,有部分的聲音便質疑,若是台灣為了加入CPTPP將對於台灣本土經濟尤其是農業將受到「弊大於利」的損害,國內的農產品市場將受到外國農產品「量大、價低」的直接衝擊市場影響,而受到經濟打擊,就如同2001年台灣加入WTO以後受到的國際稻米價格影響,而影響台灣稻農的商業市場,但經濟影響真是如此簡易的單一面向嗎?筆者對此有著不同的看法。

許多人乃至於台灣農民對於農產品的思考盲區仍停留在「農民自由選擇種植作物,並交由市場決定購買量,農民便會在下個季度選擇具有比較利益的作物種植。」這個思維也許適用於過去的小範圍經濟圈,但若將其行為模式放到如今的國際供應鏈裡,則很容易導致量過於求以及風險過於集中等危險之中,而在當今全球供應鏈中仍然能在國際貿易中談判表現能力優秀的,筆者認為莫過於日本於CPTPP中的農產品,由於其專業生產的技術所造就的高品質作物,即使價格較其他國家的相同農產品來得昂貴,仍具有相當的產品競爭能力,這點則是台灣農民未來面對他國相同產品競爭,需考慮的重點之一。

此外還有一項原因, WTO的稻米案例不適合用來作為阻卻台灣加入新一輪的國際貿易談判,那就是沒有考慮到台灣人在過去二十年來飲食習慣已逐漸改變的情形,供需市場最根本的「需求」改變了,在過去的十年間,許多人的主要飲食習慣早已由米食改變為麵食,小麥和大豆的需求量增加已超過稻米的需求量,這一簡單的原因很大程度的影響了國內稻米的市場價格,比起在外銷受阻,國內市場萎縮的情況更勝一籌。

若除開稻米對於國家安全的「戰備需求」以外,稻農種植的獲利空間將越來越小。且以未來的觀點來看,農民的高齡化以及農田的荒廢等將成為產業一大隱憂,與其選擇對農產品不斷補助的方式進行產業補貼,不如進一步的引導新世代的農民使用無人機具進行精細的農業培養,達到「精耕細作」的效果,提升農產品的品質,才能與耕種範圍廣大、價格低廉的農業大國,在國內外市場相互競爭,達到真正的產業升級。

不論未來台灣是否能加入CPTPP,筆者認為協助農業進行產業升級是迫在眉睫的重要問題,與其不斷地選擇「被禁一個就補貼一個」的產業策略,不如選擇做到真正的改變,讓台灣的農民不再是被動接受市場的衝擊,而能夠像是台灣其他的產業一樣做到靈活變動的應對能力,才是真正的解方。

(作者為世新大學新聞系三年級學生)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農產品 #市場 #台灣 #影響 #CPT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