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下旬我訂購了一批改良品種的土芭樂,香甜軟糯,令人驚艷,所以想送一箱給歐部長鴻鍊兄嫂品嚐,並作了一首小詩「翠皮粉瓤菓中嬌,軟玉温香舌間繞,老來樂憶童時趣,曾效孫猴摘仙桃。」請他們教正。但聯絡結果歐夫人之媛嫂告訴我他們人在高雄,8月31日他們已北返抵家,我立刻送了過去,並知悉鴻鍊兄在高雄動了胸部的小手術,過程順利,且已出院返家,我也就未以為意;不料到9月中再聯絡時,歐夫人就告知鴻鍊兄因不明發燒又住進醫院,且在加護病房,不便探視,所以只能為他馨香祝禱;之後又聯絡數次,情況並未改善,10月30日和歐夫人再次通話,原想對他受謗訴案獲勝報喜,卻得知鴻鍊兄病情惡化,她正要趕赴醫院,我心中就有不祥之兆,31日他終蒙主寵召,安祥離世。我為他能安享天國之福祝禱,但也難掩失去一位知心的良師益友而深感傷痛。

我與鴻鍊兄訂交自他擔任外交部中南美司副司長時,四十餘年來交往不斷,他給我的印象永遠都是謙沖自牧、負責盡職、誠以待人、忠誠任事,是一位真正守正不阿、有為有守的外交官,這樣的特質使他無論在部內或駐外崗位,都有最完美的表現,不僅贏得長官的信任,同仁的愛戴、尊敬,甚至每每獲得駐在國最高層的信任與推崇。在外交生涯中他保持了幾項紀錄,一是擔任過自蔣公開始三位總統的西班牙文翻譯,二是第一位客家同胞及第一位以主管中南美業務、西班牙語系外交官出任外交部長。相信必可名垂青史!

鴻鍊兄在駐節中南美各國時,偶爾也會來巴西參訪,一次我倆同遊聖保羅共和國廣場,想選購一些當地的手工藝術品,頭一天晚上我還特別提醒他當地扒手和搶匪特多,千萬別帶貴重的物品出門,不想仍遭扒手聯合搶劫,讓他蒙受損失,且被搶匪絆倒受傷,讓我至今引以為憾。

1995年鴻鍊兄自駐瓜地馬拉大使任內調部接任外交部常務次長,我時任中國國民黨中央文化工作會主任,主管業務之一即是國際文宣,所以鴻鍊兄來訪時,我們除了談如何加強合作外,我很誠懇的告訴他說國民黨當時主流、非主流的鬥爭仍烈,外交官本就應對政黨持中立立場,更不宜捲入政黨內部的紛爭,所以我建議他正好以此為理由不要任意被任何一派所拉攏。多年後,他很感激我當時給他的意見,因為他駐外多年,對國內黨爭的種種可謂一無所知,有了我的提醒,讓他對此深具戒心和分寸,因而免除了許多不必要的困擾。

鴻鍊兄榮任外交部長後,我正在擔任國際經濟合作協會的副理事長,為了推動科技外交,原有很好的合作計畫,鴻鍊兄也召集了外交部相關司處首長和其他單位負責人和我們共同會商,希在原有與中南美數位計畫的基礎下加強合作,可惜因主事方臨時變卦而未能實現,實在令人扼腕,但對鴻鍊兄勇於任事的精神,我仍感念至今!

退休後,與鴻鍊兄過從更密,除了常共同參加活動與聚會,2014年9月,鴻鍊兄嫂加入我組的參訪團一起赴新疆訪問10天,朝夕相處,無所不談;同時他又接任中美經濟合作策進會理事長,希在民間促進中美關係;我也有幸被選為副理事長,一起合作6年,直至去年他期滿卸任,並蒙他不棄,選出我接任理事長。對我的提攜、照顧之恩,實令我沒齒難忘!

鴻鍊兄的人格特質就是雖然職位愈升愈高,但與嫂夫人恆以忠厚、謙和、誠懇、踏實的態度待人處事,不失赤子之心而令人如沐春風。不似某些外交高官或飛揚跋扈目無餘子,或哼哈卸責滑如泥鰍,或口蜜腹劍言不由衷,令人敬而遠之。我覺得鴻鍊兄的特質正像是土芭樂,外在雖不起眼,但內在飽滿,且芬芳雋永,讓人回味無窮!

最後必須一提的是他在部長任內為當時外交部政務次長夏立言兄扛起政治責任,犯顏抗命而辭官,更是有古國士之風矣!實屬難能可貴,近代官場已不復多見,立言兄能得長官若此,真是何其有幸;但我亦傷感於當時國民黨最高層整日憂讒畏譏,只想獨善其身討好反對黨,因此畏首畏尾而無所作為,難怪4年後政權不保,分崩離析,其早有兆耶?!

為表對鴻鍊兄嫂之敬意,草成七言詩一首,做為對鴻鍊兄永遠的懷念。

宦海生涯貴率真

持節衝折任浮沉

抗顏直諫心無愧

國士丹心耀乾坤

(作者為前立法委員、前中廣董事長)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中南美 #聯絡 #歐夫 #外交部 #兄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