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6日,PTT網站上的一篇《大阪空港疏散事件相關資訊》爆卦文,先是替駐日代表謝長廷緩頰說項,再接續狠批台北駐大阪辦事處:「…爛就是爛,爛到不行,爛到該死的地步…一群垃圾的老油條…講難聽一點叫黨國餘孽…」!此一集體網路霸凌抺黑事件,後不幸演變造成蘇啟誠處長的輕生。11月12日,網軍軍頭楊蕙如、寫手蔡福明各因此案被判刑6個月,得易科罰金18萬,可上訴。

從2018年「大阪辦事處」事件發生至今逾三年期間,透過網路霸凌抺黑、以鍵盤謀人性命的另類「凶殺案」,悲劇性地造成摔角選手木村花、演員三浦春馬、網紅「羅小貓貓子」、南韓藝人雪莉、具荷拉、政大男大生、25歲年輕媽媽……等,一個個正值青春綻放的他們,全都因為慘遭匿名網路的霸凌、羞辱、毒害,而與蘇啟誠處長一樣,走上自我了結的最痛路途!

人走了,但無邊無際的罪惡是,那些殺人的血腥罵文永在,而且還多半查不出兇手。另就算是終於抓到了匿名匪類,以摔角選手木村花的案子為例,留言辱罵致死的「兇手」,也才僅僅被裁罰9000日圓!類此導致的普遍有恃無恐,使曾經遭遇網路霸凌的台灣兒童、青少年,竟有10.7%的比例,曾出現自殺或自傷的念頭。

楊蕙如在法庭詭稱:她的背後沒有「業主」,她純粹只是因為看到中國以網軍影響台灣選舉,因此才決定成立LINE群組,以之「保護國家」。結果,在楊蕙如口中振振有詞的「保護、保衛國家」,竟殘忍地逼死了蘇啟誠處長!而地院法官對她的判處較之於她的網軍「中央級」總體防禦業務總量,根本顯得絲毫無關痛癢。

面對司法的如此不濟,世人或也只能這般念想著:網軍因為蘇啟誠處長的不幸殉國而自陷網羅,連帶地已使當年佔盡便宜的「卡神」,成了今日的處處「卡陰」!至於她矯飾自己的背後沒有「業主」,卻想必有「業力」與「冤親債主」隨身!至於那些永存於網路,如何也洗不淨的霸凌抺黑、鍵盤虐殺之斑斑血手印,勢必倍數地迴力烙在「楊蕙如們」的身上!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蘇啟誠 #處長 #網軍 #楊蕙如 #網路霸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