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提出共同富裕發展目標,不僅意在解決大陸貧富差距擴大、社會階級固化,年輕人內捲、生活壓力造成少子化等,危及社會發展甚至政權合法性的問題,也不僅止於在爭奪世界話語權,或與美國的民主輸出對抗,而是希望為21世紀人類尋找新出路。

資本主義面臨窘境

貧富差距是人類社會的古老問題,隨著人類全球化與科技進步,已不再是一國或一地區內的問題,同時還帶有全球性的背景與因素。特別是進入21世紀,貧富差距面臨來自經濟全球化、氣候變遷以及自動化技術三大挑戰,這不僅對這數百年來西方主導的政治體制與文化形成考驗,更是對當前全球治理體系的一大試煉。

經濟全球化的本質是以資本主義或所謂新自由主義經濟為主導、以實現全球少數人利益為目的的資本征服過程。20世紀的經濟全球化,雖然給一些國家帶來發展機遇,但是同時加深了原本就十分深刻的南北國家發展差距,也讓許多富裕國家內部的貧富問題更加惡化。

美國對外輸出民主,但其本身政治經濟制度就是強化貧富差距的元凶。而其所主導的全球經貿體系與秩序,也無法解決世界的貧富問題。特別是金融的自由化與全球化,引導經濟脫實入虛。實業家與藍領工人收入與保障遠遠不及金錢遊戲,資本巨獸越來越不受到節制。嚴重的社會剝削與對立,已經對美國及許多西方國家的社會安定與民主體制構成威脅,紛紛出現民粹領袖與極端勢力。

另一個造成全球性貧富問題的就是氣候變遷。最近在英國召開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COP26)上,一些國際組織指出,島嶼國家近年來遭受海平面上升以及熱帶強烈暴風頻傳之害苦不堪言,新冠疫情衝擊觀光業更是雪上加霜。曾有研究指出,若全球氣溫上升攝氏2.9度,小島國2050年前GDP將降低20%,2100年前下降達64%。

氣候變遷也會對富裕國家窮人造成致命性威脅,今年2月美國德州出現罕見大風雪,造成電力供應不穩,電價狂漲,窮人生活更困難;9月紐約發生颶風帶來暴雨,造成多名寄居地下室的弱勢族群慘遭滅頂。

科技特別是人工智能(AI)技術,將帶來全球貧富差距更擴大的問題。美國政客在選舉時常常告訴美國工人,中國大陸搶走了他們的工作機會,但是學者研究發現,其實是生產自動化取代了大量的勞力,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機後,美國中西部製造業受教育程度較低的群體受傷最為嚴重,而這也成為這些州從民主黨的支持者轉向支持川普的原因。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就曾經表示,數位經濟時代來臨,將於25年內再次改變人類生活的樣貌,並帶來更嚴重的貧富差距與失業問題。

中國模式的可能性

從以上發展趨勢看來,當前資本主義制度無論在政治體制運作、環境永續發展乃至人性尊嚴的維繫都面臨難以為繼的窘境。西方文明特別是美國式的政經體制越來越無法解決全球性貧富差距的問題。法國經濟學家湯瑪斯‧皮克提在其名著《21世紀資本論》中就指出,隨著資本利得的獲益速度遠超一般經濟增長,21世紀的貧富差距正在加速惡化,資本主義必須徹底改革,否則將會出現災難性的崩潰。他提出對全球資本課稅的方式來減緩貧富惡化的速度,特別是在新冠疫情全球爆發之後,各國政府財政急速惡化,西方國家開始紛紛表示支持對跨國企業徵收最低企業稅。但是這樣的主張在目前的全球金融體系與治理體系特別是美國金權政治下,實踐的可能性有多高,特別是對分配問題的解決能有多少成效,令人懷疑。

中共日前通過第三次歷史決議,強調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時代目標,共同富裕將會是此目標的具體實現。預見的未來,中共將會在共同富裕的目標上不斷提出新的理論與政策來完善與建構一套中國模式。中共提出「共同富裕」的主張,不只是有國內政治的目的,還有人類生命共同體的遠景,試圖通過自身的改變與示範,證明在主導人類文明500年的西方文明之外,存在著一種人類文明出路的可能性,這才是「東升西降」的終極意義。

#問題 #貧富差距 #特別 #21世紀 #共同富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