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潰敗,物價高漲,人心惶惶,怨聲載道。1948年3月底至5月初,國民大會集會南京期間,代表以國民黨籍居多,借此發洩怨氣,表示不滿。蔣為安定人心,向國大代表作施政報告時,謂經濟軍事誠有若干危機,但不如外傳之盛,其所以傳說紛紜,完全由我們自己造成恐懼,完全由共黨造謠而動搖。截至現在,法幣發行未超過70萬億,國有之黃金、白銀、外匯及國營事業出售(按:共可折合約美金7億元),均為穩定經濟主要力量。現在問題不是經濟軍事問題,而是物價高漲,人心不安,共黨與外國人皆傳6個月內可以擊潰政府。蔣則斷言3個月至6個月以內,必定肅清黃河以南共軍之主力。

稍後,蔣在國民大會堂紀念周中,向中央委員及國民黨籍代表致詞,略謂同志信心動搖,受人宣傳,自失立場,即是毀滅自已。日前施政報告絕對確實,絕對負責,絕無欺騙。從前赤手空拳,尚能革命,今日有如此大力,為什麼害怕!下午即有代表發言,雲如總裁(蔣)報告之經濟,國家銀行可作基金者當有7、8億美金,既如此,何必懇美借債,又何必不以1億美金收回濫發法幣,而盡使國家社會如此受罪。又有若干代表在休息時說:總裁講我們當初赤手空拳打倒滿清,今日有此大力決可消滅共匪云云。不知當初是以新銳打腐化,今日是以腐化打新銳,前後恰是相反,國民黨永不知革新,國民黨從此已矣。

大會期間發生一驚人事件,即東北代表孔憲榮在寓所之自縊,孔為東北抗日游擊名將之一,勝利後隸屬杜聿明,任松江支隊司令,陳誠解編時,將其萬人撥歸吉林省主席梁華盛指揮,孔即閒散。在吉林國軍撤退時,其一子一媳於中途失散,其妻與幼子尚在長春。大會中,東北代表攻擊陳誠尤激烈。在勵志社晚宴中,蔣致詞為陳解釋,謂陳總長去東北,為東北人士歡迎去的,勝敗無常,誰能保險不敗,謂張代表請斬馬稷(喻陳),未免過當,是晚之會,一般情緒,均極不佳。

國民黨內訌之升高,為總統與副總統之選舉問題而起紛爭,1948年4月4日,國民黨中央臨時全體會議,討論總統、副總統候選人提名問題。蔣表示不出任總統候選人,願居公職地位,擔任勦共戡亂,保障行憲之責任。並主張提出一黨外人士(按:已徵得胡適的同意)為總統候選人。

黨內人士為此爭論,有兩派不同意見,一派認為蔣不任總統,對於軍事經濟立即會發生不良影響;一派認為此一退讓果能實現,凡不滿政府與蔣者,其印象必能立即轉好,寄予同情,且轉生信賴,謂之為國民黨復生,亦無不可。但前者聲浪至高,大有斯人不出,如蒼生何!曉曉不休。蔣頗不耐,乃決定交國民黨中常會研究。

中常會開會時,蔣未出席,與會者賀衷寒、黃宇仁等三青團人士主張接受蔣之意見;陳果夫、立夫等黨中幹部以為蔣必須出任第一屆總統,黨之元老戴季陶發言由開天闢地至原子力量,證明斯人不出如蒼生何。會議建議仍請蔣為第一屆總統候選人。劉公武起立發言,以為應尊重蔣所指示,不計名位,為國家作有效之服務。潘公展即作斥責聲調,謂之決議通過,劉之所言殊屬不當。戴季陶發言,除指責劉之所言不當外,言論越出範圍。時間既久,吳忠信送一紙片給戴,戴似不勝其惡煩,仍講若干乃止。散會後,戴即質詢並責吳。吳謂非盡已意(谷正綱覺戴言太多,書一請少言紙片,請吳轉遞,以吳長者,戴或不之責也)。戴遂大發其神精病。

4月5日,國民黨中常會仍推蔣為總統候選人,蔣接受,對胡適深感歉疚。胡則有如釋重負之感,王世傑是日《日記》記曰:

今午蔣先生與五院院長等商談後,約予 (王)往談。意謂彼之計畫將無法實現,一因黨中同志不贊成,二因彼如本人拒絕為總統候選人,則李宗仁必競選總統,其結果必甚壞。……予退出後,往晤胡適之先生,告以實情,彼(胡)甚愉快,如釋重負。

蔣改變初衷的原因,據其自述:「余(蔣)當時在中央全會提議,應由本黨提簽黨員或黨外賢達為候選人時,白崇禧即緊問,如提簽黨內,究屬何人?可知若輩之計,如余不應選,則桂系必先競選總統,毫不謙讓,則余之目的,不僅不能達成,而且黨與國更亂,而人民之痛苦,亦不知伊于胡底。故不得已而不敢再辭,願以一身忍受奇恥,擔當大難。」

【未完待續,蔣世安專欄每周四刊出】

史話專欄歡迎自身史實經驗、讀者回響、書摘合作、歷史書評、論文或相關文章、照片分享,來稿請寄:yan.chang@chinatimes.com.tw
史話專欄歡迎自身史實經驗、讀者回響、書摘合作、歷史書評、論文或相關文章、照片分享,來稿請寄:[email protected]
#總統候選人 #東北 #總統 #軍事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