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項民意調查顯示,台灣主流民意對於兩岸關係,最支持的就是「維持現狀」。維持現狀,從我的角度來說,代表「守護台灣主權」以及「民主的生活方式」。這是台灣民眾現在對於處理兩岸關係的「最大公約數」。不過,台灣如今處於美中競爭的最前沿,維持現狀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認為,我們可以透過兩個層面去思考如何維持台海現狀,分別是「可預測性」(predictability)及「務實性」(pragmatism)。

「可預測性」代表沒有意外。而沒有意外要求各界在情勢研判上不犯錯誤。在兩岸關係上,我們可以從三個角度去思考如何避免意外。第一、台灣需要更清楚地向中國大陸以及國際友人表達我們防衛自己的決心。近幾年台灣的國防預算不斷增加,同時我們不斷強化基礎軍事訓練。這些都很重要,但我們可以做得更多。尤其關鍵的是,台灣的不同黨派必須凝聚對整體國安戰略及提升我們防衛力量——不管是在傳統戰爭或是網路資訊戰爭領域的跨黨派共識。如今,美國華府兩黨有共識支持台灣維持現狀的意志。那台灣的各黨派難道不應有一同去捍衛台灣民主的跨黨派共識嗎?各界對台灣自我防禦的決心不應有任何疑問。我們豈能讓政治上的紛擾影響國安?

第二,美國以及國際社會需清楚地向中國傳達一個訊息:「我們絕不接受中國大陸單方面改變台海現狀」。我非常感謝拜登政府以及國會對於台灣堅若磐石的支持,但我擔心中國依舊低估了美國保衛台灣及其印太戰略地位的決心。中國大陸的民族主義者經常將美國比喻為紙老虎,色厲內荏,在危機時會毫不遲疑將台灣當做棄子。中國大陸對美國的誤判及低估是一個非常嚴重,需盡速處理的問題。我認為美國以及國際社會,為了進一步表達對台灣的支持,可以幫助台灣加入更多雙邊或多邊貿易與投資協定,如TIFA以及CPTPP。與盟邦的經濟合作對地緣政治時有正面的影響。我們不應忘記當年美國於二戰後援助歐洲之馬歇爾計劃是如何幫助美國建構了一個成功保持歐亞大陸數十年和平穩定的跨大西洋聯盟。將台灣納入多邊貿易與投資協定,不只符合經濟邏輯,同時也可對印太區域穩定有積極意義。

第三,我們必須確保各界都清楚理解台灣在兩岸關係上絕不會冒進。近期,總統蔡英文及副總統賴清德都強調台灣絕不會主動挑釁,升高兩岸情勢。台灣是區域穩定的力量,絕不會是麻煩製造者。在此,我想明確地表達我支持美國轉向「戰略清晰」。但是同時,我也理解戰略清晰需建立在台美之間高度的互信之上。

「務實性」則是去思考如何維持台海現狀的另一個重要面向。務實的核心意涵在於清楚地認知兩岸關係的複雜性。當然,兩岸有許多嚴重分歧,但台灣以及中國大陸之間的關係並不完全是零和遊戲,兩岸之間的經貿往來仍是千絲萬縷。同時,有超過一百萬的台灣民眾曾在中國居住、經商、求學。兩岸皆不會樂見因一個小意外引爆兩岸之間的軍事衝突,這對雙方來說都將是場災難。

我們可以透過思考以下問題,開始更務實地處理兩岸關係。中國大陸高層應該思考,對台採取「焦土政策」,不和台灣對話協商,是否真的符合兩岸利益?另一方面,儘管我對中國大陸的野心及對台的意圖沒有幻想,但不斷地妖魔化中國大陸對台灣是否有積極意義?台灣及中國大陸都需要重拾「九二會談」的歷史精神,拋棄成見與對立,進行對話,討論如何以新的論述框架來處理兩岸關係。同時,台灣及中國大陸必須討論如何建立風險管理機制,避免意外及誤判。

有人說台海地區過去70年裡的和平以及穩定是個奇蹟。我認為這個說法一點也不誇張。而成事在人,人定勝天,奇蹟是人的創造。在我們國際盟友的支持和幫助之下,台灣必能越來越堅韌靈活,沉穩地應對兩岸的風險和挑戰。中國大陸也應以大國的自信與智慧來處理兩岸關係。

(作者為立法委員)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灣 #中國大陸 #美國 #一個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