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時代即有連坐法,秦國在鄰里及軍隊之中實施,黃埔軍校建校之初,蔣中正校長參考明朝名將戚繼光的「練兵紀實」中的「申連坐」,訂定「國民革命軍連坐法」,規定臨陣退卻之處分,主要以縱向(擅自退卻官兵)連坐為主,自民國46年頒布的「國軍作戰連坐令」更增加了橫向(同一戰場作戰部隊)的連坐,至今已經60餘年。

「作戰連坐令」僅適用於戰時,但其精神深植許多長官心中,早年軍校教育是一人犯錯全體處分,希望用團體的力量制約調皮搗蛋者,現在更進化成休假期間有人觸犯軍紀營規,全體休假人員立即召回單位開「軍紀檢討會」,變相處罰遵守軍紀營規者,是橫向連坐令的具體展現。

縱向連坐大家也看到了,金防部這次的不當管教案,從大隊長一直到班長,無一倖免,不但調離現職,還依送法辦。依據連坐法的精神,也是處分到上一級為止,拔掉連長已綽綽有餘,這一次連坐到了大隊長。

要知道,能到金防部擔任營長、大隊長,都是陸軍精挑細選的菁英,用你時稱兄道弟、出事時割袍斷義,但長官吃定你是「志願役」,為了保住飯碗不敢有意見。如果真的罪大惡極,那麼,當初保薦的長官是否也應該施以「保薦不實」處分?

今年的「國防報告書」中對「部隊管理」有專章說明,要建構為以「人本為體、知識為用」核心理念的調適型領導文化,既然要蛻變成「創新應變、關懷開明、專業效能」的現代化軍隊,為何還要死守明朝的練兵思維?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連坐 #處分 #連坐法 #長官 #軍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