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初傳出台灣海軍陸戰隊派遣排級單位赴關島演訓的消息披露,美台雙方均低調回應媒體。隨著美台軍事合作的情勢發展愈加明朗化,過去美軍協訓日本「西普連」轉守為攻編成攻擊型部隊的爭議,讓日益緊張的美中台關係,更蒙上一層陰影。

拜登與習近平的視訊峰會才剛落幕,台灣與美國年度例行的「國防檢討會談」也於美東時間11月16日與17日登場,台灣方面由國防部軍政副部長柏鴻輝代表親赴美國與會,同行者還包括了國安會副祕書長徐斯儉、外交部政務次長曾厚仁等人,雙方在「拜習會」後討論了什麼讓人關注。

美台之間現有的軍事高層互動有「蒙特瑞會談」、「國防檢討會談」、「安全合作會談」、「美台政治軍事會談」及由「美台商會」(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所主辦的「美台國防工業會議」等五項會談,各有其存在的不同面向與功能,從上述會議近來的發展可以看出,美國對台灣的軍事合作有了明確改變,已從形式邁向了具體,逐步公開化、常規化。

美台走向雙邊交往

首先,美台過去常以高層訪問、武器軍售數量、參加代表性會議等指標事項作為評估美台軍事交流是否密切。

回顧2017年前的美台軍事互動,多數仍是台灣先提出需求,鮮少美軍主動協助的例子,例如以往的對台軍售案,端看美國願意出售何種武器給台灣,即使能夠買到計畫品項,但在規格與功能方面也常常受限。

其次,美國對台灣重視程度,以及雙方軍事合作關係也反映在赴台交流人員的位階與層次,自川普到如今的拜登政府,美台軍事互動已不同於以往,改變的原因一是為了圍堵中國崛起、二為美國想要重新掌握亞太地區影響力,以深化美國與台灣之間的軍事合作,展現美國的戰略保證。

再者,當前美國執政團隊、行政部門及國會部門對台灣的態度也不同於以往。過去在美中台三方相處的默契下,美台雙方軍事來往大多在檯面下舉行,若遇媒體詢問,也以四兩撥千金方式輕微帶過敏感議題,但目前美台間的軍事消息已一改過去保守低調的態度,其政策或消息也常藉由媒體資訊強力放送。

美國制中與強台政策

觀察美國在2017至2022年度的「國防授權法案」中涉及台灣與中國的附加條款,可以理解美國手段升級的變化,美國在對台模式上提出一系列有計畫性、有步驟、有系統的方案,相關方案內容看似沒有關連,但實際運作卻是以軍事戰略為核心的「制中」與「強台」政策。

為了讓美軍能擴大與台灣部隊的交流及合作,首先自2017年起,美國行政與國會部門就從美台雙方外交著手,通過了《台灣旅行法》讓雙方政府高層互動可以在公開自在的國際場合中舉行。

再來則是在2017年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與2019年的「印太戰略報告」,以及今年三月的「臨時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將台灣納入印太安全整體考量,除了再次確認台灣的戰略價值外,也讓亞太周邊國家瞭解美國的戰略意圖。

這讓台灣的「倚美抗中」可以透過美國來連結台灣與印太國家的安全合作,卻也讓台灣更為需要依賴美國了。而美國在國內及國際兩層面完成了對台灣外交行為的合理化後,接著便以安全合作議題出發,返回軍事層面交流。

這是因為,美國深知台灣問題是美中關係上重要的一環,無論美國「友台」的理由是要圍堵中國、還是貿易報復、抑或出售武器謀利,在與台灣的互動上都要小心翼翼,深怕雙方進展速度如果太快,會觸及中國最為敏感的主權紅線。

故美國採取這種漸進的合作模式,不僅嘗試降低中國的反彈力道、也有欲使中國來不及回應的意圖,另一方面則可以讓美國行政部門與國會取得共識及支持,在國際重獲盟邦信任及認同的同時,穩固美國在印太與全球的領導地位。

台灣長期面對中國,雖然已有熟悉的防衛作戰計畫,但考量武器載具及戰術戰法的日新月異,原有訓練方式及作戰觀念早無法適應當前戰略情勢,若能參考美軍建議,除能修正錯誤訓練方式外,也可調整落伍的作戰觀念,所以台灣國防部於2020年已編列預算,邀請美軍顧問團於演習時來台灣觀摩及評估。

但與以往不同之處為,2020年首度邀請美軍國防部各聯參、美軍印太司令部現役軍職文職人員,與退役專家分別組成包括特戰、陸航、無人載具、水雷等相關作戰領域的專案團隊,以實戰經驗深入台灣濱海及灘岸地區的作戰環境,瞭解台灣作戰資源的分配並實施評估。

美軍以顧問團方式來到台灣,傳授台灣部隊合乎現代戰爭的作戰技巧,讓台灣部隊的訓練、作戰觀念及視野可以和國際接軌。例如台灣的陸軍於2019年9月陸續編成「聯合兵種營」,此舉為師法美軍聯兵營及解放軍合成營模式,以因應新作戰形態之所需。

而在2019年9月時,台灣的特戰部隊更完成了為期21天、總距離550公里的「戰術任務行軍訓練」,導入了美軍特戰分遣隊執行任務的概念來實施演練,過程中並強調掃蕩未知巷道、長廊、房間的「限制空間戰鬥」(CQB)。未來,若台灣部隊能整體至美國本土基地施訓,那就是美軍協訓的日本「西普連」翻版了。

美日「西普連」的爭議

「西普連」是「西部方面隊直屬普通科連隊」的簡稱,該部隊又稱為「第一水陸機動聯隊」,是日本陸上自衛隊水陸機動團旗下的一支兩棲步兵部隊,主要任務是防衛日本領海上的離岸島嶼,尤其是九州地區的離島,其中也包括沖繩及釣魚台列嶼。

日本「西普連」比陸上自衛隊其他普通科連隊1200人的員額少了將近一半,成員全是從陸上自衛隊中挑選出來的精鋭,作戰風格上強調快速反應,是一支機動力很強的特種部隊,長期追隨和仿效美國的兩棲作戰模式,還經常在海上自衛隊訓練基地進行穿着潛水服的潛水訓練,可以說是披着陸上自衛隊步兵外衣、實則按美國海軍陸戰隊訓練的特種部隊。

因此,「西普連」被視為是純粹的進攻型部隊,已不屬於「自衞」的範疇了。若有台灣的部隊成為日本「西普連」的翻版,屆時美國是否仍會願意如此公開化與常規化就值得關注了,因為明確超出了顧問團來台協訓或小單位赴美受訓的規格,台灣部隊雖然可以藉此在整體作戰能力上更為精進,但進攻型部隊的「非防禦」性質難免牽動美中台關係敏感的政治神經。

就像11月初才傳出台灣海軍陸戰隊派遣排級單位赴關島演訓的消息,當時國防部長邱國正並沒有否認,但關島當地的報紙卻在19日引述總督的說法,表示當地美軍官員否認此事的存在、並指稱這是「假新聞」,而台灣國防部對此則僅表示,美台之間各項軍事交流合作均依年度計畫執行,讓此事成了「羅生門」。

(作者為國立聯合大學助理教授,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灣 #美國 #美軍 #部隊 #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