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與美國自2018年春,貿易戰開打以來,早已進入強權爭霸的格局,並且會延續相當長的時間,乃是眾所周知,早有心理準備的局面。然而近來中共通過第三份《歷史決議》,與中美兩國領導人視訊高峰會的兩個時間點接近,自然成為政學界觀察的階段性指標。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所通過《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既沒有亟須調整的發展路線問題,也沒有力求建立領導人權威的客觀需要,於是凸顯了奮力將當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往後延續,不得挑戰或動搖的強烈意義。

中美雙方決定在六中全會後舉行兩國領導人視訊峰會,自然是幾經磋商選定的日期。拜登政府今年初就職後,並未如預期的放鬆對中國大陸的敵對競爭,阿拉斯加國安高層會談的劍拔弩張,天津外交高層會談的難有進展,以及其他閣員級對話的停滯不前,只能仰賴雙方領導人高峰會來突破僵局並提供動力。

雖說習、拜兩人都面對內政外交的雙重壓力,然相較之下,習近平「定於一尊」早為事實,如今再加添了歷史決議的強大後盾,面對拜登比較有不動如山的底氣。

拜登不計代價地令美軍在設定時限前匆促撤離阿富汗,顯然是想騰出手來,一面專心處理時有危險的內政問題,也力求將「轉向亞洲」真正落到實處,用以應對中國大陸「彎道超車」的速度。

美國自阿富汗撤軍後,隨即有釋放孟晚舟,為北京所強調的「糾錯清單」拉出部分可尋求解決的缺口。美方並積極尋求領袖高峰會,無論是「無意推翻政權」、「無意貿易脫鉤」以及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講的「和平共存」,美方高層官員都說了,再加上努力趕在峰會前簽訂《中美氣候行動聯合宣言》,美國急切之態度極為明顯。

「陸穩美弱」、「中緩美急」是當前強權互動所呈現的階段性態勢,也是雙方戰略調整的初始環節。

檢討過去6年,12次「紅藍對抗式」的政軍兵棋推演經驗,審度本月分中美兩項重大發展的特殊性質,中時集團與中華戰略兵棋研究協會決定改採「專家論辯式」的研討式兵棋,邀集涵蓋國際關係、經濟貿易、戰略安全以及共產黨發展歷程的學者專家,不做角色扮演,不就情境模擬,而純粹以本身專精學養與研究經驗,針對當前情勢做交叉論辯,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果。

本次推演也擴編管制組建制,邀請長期關注中美關係的資深媒體人士,就推演過程中值得反覆推敲的議題即時以提問的方式,導引兵棋推演的進行,協助全體參演人士聚焦關鍵分析節點,確實也「推」出了重要的觀察角度。

「陸穩美弱」、「中緩美急」究竟會持續多久?明年的全球疫情、金融貿易、海空運輸、治理效能都是變數。此外,明秋的中國共產黨二十大、美國期中選舉以及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均會在不同幅度上牽動三邊內部政治,進而影響對外戰略的部署與力道。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我們將會針對2022年的國際事務、區域形勢與台海兩岸關係預行思考,以便規畫明年更具挑戰的兵棋推演。(作者為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系列完)

#發展 #當前 #兵棋 #拜登 #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