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不聽話,做父母的總是會傷心;但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女兒薩拉不聽話,對老爸來說,傷的不只是心了。

原本杜特蒂的如意算盤打得很好,憲法既規定總統不能連任,他就讓長女薩拉去選總統,他來搭檔做副總統,如此便可延續他的政治生命。這招他以前在納卯市就用過,先是他當市長,然後換薩拉當市長,他做副市長,下一任兩人再換回來,搞得好像納卯是他們家的私產。杜特蒂在當地經營甚久,確實牢牢掌握了菲南民答那峨。

不過薩拉這回不聽話了,她對參選一再反覆,最後竟是自行和前獨裁者的兒子小馬可仕聯盟,她參選副總統,未來將擔任小馬的副手(菲國正副總統是分開選舉)。薩拉在民調中排名最高,小馬猶在其後。對於女兒叛逃,杜特蒂大惑不解,不懂為什麼排名第1的薩拉放著總統不當,要去當人家的老二。

薩拉的決定大概是想從家族企業裡出來自立品牌,不當老爸的提線傀儡了。杜特蒂一放出薩拉和他參選正副總統的消息就立即激起民意反彈,因為大家都看得出他是想走巧門繼續掌權,就算不違法,也仍違背了憲法精神。雖然杜特蒂民意支持度一直蠻高,但並不表示民眾願意讓他用副總統的身分竊取總統大權。於是他改讓親信克里斯多福.吳當薩拉的搭檔,這樣正副總統都會聽命於他。

可惜杜特蒂想得太美,以為可以像擺弄人偶一樣把代理人放進總統府,沒想到人偶居然有自主意識,悍然切斷了杜特蒂操控的線繩。這可能是因為薩拉很清楚,如果照著老爸的安排,她這個總統不但無法擺脫杜特蒂的指揮,人民也只會把她看成杜特蒂的分身。她選擇走自己的路,和小馬可仕搭檔,雖然不會有實權,但卻能躍上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家級政治舞台,把老爸甩在身後。

小馬和薩拉的搭擋被視為強強聯手,因為馬可仕家族在北部呂宋島有很大影響力,和薩拉背後的杜特蒂勢力剛好可互補。但薩拉一改投陣營,杜特蒂便讓原本要選副總統的克里斯多福.吳改選總統,他自己則參選參議員,並聲稱唯一支持克里斯多福.吳當總統,因此小馬和薩拉的組合反而和杜特蒂站在了敵對立場。

不過離明年5月投票還有半年,也許杜特蒂會認清現實,捨下愛將回過頭來幫薩拉抬轎,因為克里斯多福.吳民調不高,可說幾無勝算,杜特蒂支持他無異於浪費了自己的政治資源,若能幫薩拉助陣,總比父女對抗更能延續自己的政治影響力,不過當幕後操盤手是別想了,小馬可不會聽命於他。

小馬擁有馬可仕的死忠支持票源,但老爸的獨裁統治也成為擺脫不掉的包袱。他曾享受堆金砌玉的生活,20多歲就當上省長,怎麼說都無法和過去切割。但他自1991年從流亡的夏威夷回國後積極投入政壇,眾議員、參議員、省長都當過,算是已經營出自己的政治勢力,在參選諸將中聲勢僅次於薩拉,兩人聯手,勝算頗高。即使杜特蒂力挺克里斯多福.吳,可能都不會對「馬薩配」造成太多牽制。

薩拉若成功自立品牌,杜特蒂的影響力就會被分散,甚至漸漸成了死在沙灘上的前浪。這個遠景,恐怕更讓老爸傷心,不過只要利益一致,化敵為友都有可能,何況父女。

#時論廣場 #張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