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宣布12月9、10日在線上舉辦的「民主峰會」將邀請台灣與會,此事迅即引發大陸官方的強烈抨擊,外界也擔憂此事會在兩岸之間再掀波瀾。拜登政府上台之後,再度運用民主人權工具,意識形態層面上的政治操作愈來愈多,此番邀請台灣參與,顯然是想進一步鞏固美台的意識形態連結,形塑雙方基於價值觀展開合作的外在形象,並為雙方加強往來提供更多的正當性依據。

不過,意識形態畢竟只是工具,自然不能衝擊美國的切身利益,尤其是在中美正改善關係的當口,中美之間的正面交鋒有減少趨勢,美國更希望借助其他國家的力量來制衡中國大陸,例如立陶宛、例如台灣。或許正是基於這一考量,美國雖然邀請了台灣但也做好了危機控管,明確不會邀請蔡英文,而是只讓其代表參與,從而避免大陸採取激烈舉動做出報復。對美國來說,只是需要台灣充當向大陸施壓的工具,而不是真的需要跟台灣討論什麼有價值的話題。

雖然這些年蔡政府慣於吹噓其任內美台關係的提升,但了解中美台三邊互動歷史就會知道,此番美國的政治操作恰恰證明了美台關係的大幅度倒退,美國愈來愈不敢對台灣採取實質舉動,而更傾向於做一些沒有意義的象徵性動作,台灣更是成為美國政客和其他國家政客用來進行政治炒作、實現內部政治利益的場域。

遠的不說,就在柯林頓政府時期,美國就曾採取過許多現在看來非常越線的動作,1995年6月柯林頓政府決定允許李登輝訪問美國,打破不准台灣高層訪美的禁令,而在此前,柯林頓還曾親自向大陸領導人承諾不會允許,結果很快就顛覆了這一承諾。這也顯示就在20多年前,美國在兩岸問題上還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哪怕是明確的政治承諾也可以輕易打破。與其說這是美國政客的品質低劣,倒不如說美國的任性,在中美實力對比仍然懸殊的情勢下,美國並不在意可能招致的後果。

如今這種事當然不會發生,如今的拜登政府當然不敢做那些自我打臉的事情,只能採取一些小動作進行政治炒作,拜登在與習近平的視頻會晤中親口說出不鼓勵台灣獨立,在此後的受訪中,拜登又再次向記者做出上述表示。事後白宮的簡報中沒有明確承認這一點,這也讓台媒抓到可以炒作的點,藉機攻擊大陸在歪曲報導,更有不良媒體歪曲解讀拜登的用詞,最終被拜登用清楚明確的詞彙打臉。

這次民主峰會也是如此,前期的鋪墊渲染最終還是以台灣的象徵性參與收場,只能證明台灣對美國的工具性價值,而台灣卻絲毫沒有獲取的實質利益。當然,台灣沒有實質利益並不等於蔡政府沒有,恰恰相反,蔡政府當然可以獲得實質價值,因為這一次參與可以被拿來進行大內宣,進一步向台灣民眾洗腦,渲染台灣與美國關係的改善,從而繼續鞏固蔡政府的執政基礎。這也不得不說是台灣政治環境的悲哀,選民和反對黨都無力反抗,揭露和批判都顯得虛弱無力,整個社會都陷入「溫水煮青蛙」的困境中自嗨。當這場民主峰會過後,一切如常,大陸會繼續採取行動要求企業、個人擺正自己的政治立場,留給台灣社會的選擇空間,當然也就只會愈來愈少。

#時論廣場 #王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