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非洲6國出現的新冠病毒Omicron變種,由於有11個突變點,幾乎集以前所見變種的突變大成。加上短時間內已有6國受累,雖然病例還不多,但已被世衛組織提升為「須關注的變種」,可見世衛的重視程度。

世衛的重視不是沒有道理,一般病毒的點突變都來自於群體免疫壓力,相同種類的免疫壓力之下,竟然會同時壓出11個突變點,卻讓前面10個突變能在世衛的眼皮下溜走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極可能還是存在一次關鍵的點突變,其傳染力的增加應該是有的,但絕對不是一個點突變的11倍。世衛的及早關注,也不該化為國人的過度恐懼。

對病毒的恐懼不能只在於傳染力,每一個變種都是成功逃脫免疫的結果,既然是逃跑,一定要跑得比警察快。成功變種病毒一定會比免疫壓力下的原始病毒傳染力強,但會強過最原始在中國大陸發現的新冠病毒嗎?那倒未必。近來出現的alpha到delta每個剛出來時都被說得活靈活現,後來所造成的流行有高過去年年初的規模嗎?應該都沒有吧。

視角不同,世界就會不同。很多人看到11個傳染位點的點突變,認為太可怕了。但我看到的是這變種竟然有11個破洞,這種破破爛爛的病毒,要重寫千萬人重症,百萬人死亡的歷史紀錄,相信是有難度的。這也符合了致病微生物的天條,傳染力強一定死亡率低,delta的重症率已經掉了一半,Omicron等到世衛調查結果出來後應該不會高於這個水平。因為新冠正在往流感化的路上邁進。

面對Omicron,台灣是個海島,只要對疫情國家入境旅客做好邊境封鎖。台灣的社區民眾就依然能夠「馬照跑、舞照跳」,防疫官員也能「酒照喝、歌照唱」,跨年只要邊境守好,當然可以按劇本舉行,政府不能以此當作懲罰老百姓的工具。

邊境管制在此時當然必須加嚴,但是不能用對付原始病毒株或是alpha到delta變種病毒株的老把戲來加嚴。以前老狗玩的把戲就是增加檢疫天數及檢疫旅館強度,那是在政府手無寸鐵時的把戲,現在有了疫苗與藥物,走的加強型劇本必須要加入這兩個元素。

疫苗是在delta肆虐,國際上開始落實疫苗護照後,台灣才將疫苗加入7+7的檢疫專案,長進速度真夠蝸牛。Omicron估計會大量逃脫疫苗的覆蓋,邊境管制要再加入具有預防適應症的抗病毒藥物,才能有效而安全的落實邊境開放。

伊維菌素是目前唯一有預防數據的抗病毒藥物,如果能要求出入境的旅客在旅行期間除了打滿疫苗之外,尚必須每周服用一次伊維菌素,就能充分覆蓋打滿疫苗後仍會出現的突破性感染,因為對所有的突變株都會有用,是將來面對層出不窮疫苗突變株的時候,唯一可以成功協助疫苗維持效果的方法。目前雖只有伊維菌素有數據,將來只要藥廠肯投資執行預防的臨床試驗,相信很多抗病毒藥物都有機會成功。

將抗病毒藥物用於預防,配合上疫苗才是將來終結疫情與層出不窮的變種病毒疫情的最佳解方。(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

#時論廣場 #王任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