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53年(1964)秋,從事核武研製的第一批軍官招考,已經完成。在蔣經國副部長召集講話之前,負責承辦該次招考的是陸軍兵工學校,特在台北市新生南路的校區內,由該校教育處長劉元發將軍(後做中科院計畫處長及火箭所長),拿著一份名冊,對著入選的50名軍官,分配任務。他用相當高亢的聲音叫著:「朱偉岳,核磁測驗」。

什麼是核磁測驗,當時是沒人懂的。對接受這些任務項目的人,你要到那個國家,那個學校,修博士或修碩士,或不修學位,全任隨君便,這是劉元發將軍當場的說法。而事實的發展,確實也差不多。

中央研究院院士韓光渭(中時檔案照)
中央研究院院士韓光渭(中時檔案照)

我想起曾在民國51年時在海軍專科學院,曾教過他控制系統的韓光渭,寫了一封信給他,請指點迷津。這位韓老師有趣(韓海機校44年班,我則海官校46年班,但韓可能長我4歲),回信說別管什麼核磁測驗,選修控制系統就對了。

我曾聽說過田納西州橡樹嶺的故事,乃二話不說,申請諾斯威爾城的田納西州立大學,這個當時的三流大學距離橡樹嶺僅約20公里。但近水樓台先得月,因之我認識了不少橡樹嶺的人,當然也就近參觀過TVA 36座水壩中許多有代表性的水壩,是當年陳誠和孫運璿曾經參觀或學習過的地方。

我也曾寫過一封信回院給唐君鉑,說明諾城田州大和橡樹嶺的關係,建議多送物理或化工方面的人員到諾城田大就讀,可更方便達成國家交付的任務。故那段時間,諾城田納西州立大學,是中科院送人前往留學最多的學校。那落跑的張憲義,即田大物理所博士。

唐君鉑院長為了答謝州立田大的協助,曾透過我邀請田大校長霍特(Andrew D. Holt)來台訪問。田納西州的代表色是橘紅(orange)色,故霍特來台時的時程表,都特別製成橘紅色。加上中科院幾十位田大校友,以及教育部文教處長,國民黨組織部主委,聯合報社長,陽明大學、交通大學校長等在內的在台校友,加上TVA和台灣的淵源,霍特校長對旅台之遊,一再說印象深刻。大家陪著霍特校長遊覽石門水庫,可是正牌山寨版的TVA再現。

台灣這麼一小塊地方,加之無能腐敗的國民政府,能做出原子彈?這是許多人的質疑和無知,我對這些說法,頗有點嗤之以鼻的樣子。他在田納西大學期間,就有不少喜歡批評國府為腐敗無能的左派同學。我難免會和他們抬槓。

1976年11月15日蔣經國在國民黨十一全大會中致詞(中時攝影組攝)
1976年11月15日蔣經國在國民黨十一全大會中致詞(中時攝影組攝)

請注意,民國54-56年間,正是大陸文化大革命剛要開始或正在開始的時候。我並不認為這種沸騰的熱血,是國家社會的好現象。還是別那麼激情,埋頭建設國家為上。我常常對那些激進的同學說,國民黨是當前世界上最偉大最能幹的政黨。理由有三:

一、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國家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辯說是孟加拉或荷蘭,不對。台灣有2/3是高山,高山上幾乎沒有人口,人口都集中在那1/3的小丘陵及平地上,而且地震颱風天災頻仍。在這麼惡劣擁擠的地方,卻有完善的農業、輕工業和教育,不僅沒有餓著,還能讓無數的大學生,在國家所辦低廉學費的大學求學,又可自由自在的出國讀書,這個政府,可說無能嗎?當然是能幹的。

二、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由國民黨執政。但這國民黨,是民國38(1949)年從大陸撤退到台灣正宗繼承者。但在民國36年國共內戰激烈之時,當時台灣地區民眾,對內戰造成他們生活的不便和損失,在共黨份子反內戰反迫害的協力號召下,發起了獨立運動,並有殘殺國府官員及外省籍人士的情事。

國民政府為維護國家主權完整及人民生命安全,當然要派兵入台平定暴亂,是所謂228事件。故1949年撤退到台的國民政府,無形中成為許多台灣地區民眾不共載天的仇敵。而國民黨的人數比較上是少數,以這樣的少數,要去統治許多充滿敵意的多數,而無論在政治、經濟、教育、農業、工業,文化各方面,都能在平穩中快步發展,不僅在亞洲,甚至在世界各地,都頭角崢嶸,這政府可以不能幹嗎?

三、還有,中華民國政府是全世界軍備負擔最重的國家。軍備負擔最多時曾高達國家總預算80%,現在(指民國54年前後) 仍在20%左右。美國的軍經援助,不過略減低占國家總預算少許百分比而已。以色列也有繁重的國防負擔,但以色列可以得到許多國外猶太人的捐助。

因之,中華民國政府,一直是全世界軍備負擔最重的政府。中華民國政府在面對一個龐大而又強悍的敵人面前,不能不負擔著超負荷的軍事預算,卻還能使這國家教育發達,農工興盛,絕非一個無能政府能夠辦到。

所以,這些「不能」加在一起,在台灣執政的國民政府,是全世界最能幹最偉大的政府。哈哈,這是我當年抬槓時的程咬金式三斧頭。

(朱偉岳為前中科院第二所資深研究員,本文為桃園市龍潭區佳安里里長羅濟巧訪談朱偉岳之紀錄)

【未完待續,朱偉岳專欄每周日刊出】

#國家 #台灣 #國民黨 #朱偉岳 #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