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汪精衛沒有提供情報給戴笠,他就是百分之一百的大漢奸。戴笠是能夠接納同時為小日本人當間諜和幫助軍統收集情報的,例如馬漢山。在那個年代,一個地下工作人員隨時會出了事故、被賣掉的,就連為中共工作的一些諜報人員也會背叛他們的黨、組織等。

也因為汪精衛是在為戴笠服務,所有後者要前者死去或者被刺殺的臆測、報導泰半是軍統劇本的一部分,主要是演戲給日本侵略者看的。之後,保密局和中共的諜報人員也都要演戲。簡言之,作為一個地上或者地下的諜報人員,「孤獨是最好的保護色。」

2020年8月和2021年10月,於1926年11月在上海市出生和長大的我的父親分別對我說昔日上海市盛傳「假使汪精衛不去南京,由於1937年12月14日,由公開地在北平懷仁堂投靠倭寇、擔任中華民國臨時政府行政委員會委員長的王叔魯(克敏)來管的話,那淪陷區的老百姓要吃苦了,因為『給兩百萬壯丁』,王早答應日本人了。」但是汪精衛一直拖延,沒有執行、照辦。

為何汪精衛在主席任期內沒有再度成為大英雄呢?我的推論就是因為汪並沒有直接向蔣交出一個死間計畫書。戴笠為了檢驗他的手下是否對他是忠誠的,就推動了死間計畫,在執行一個計畫之前,如果一個行動小組的負責人說他到最後為了取得機密情報會犧牲掉自己的生命,戴就會從寬、從優以因公死亡撫卹家人。由此推論,汪並沒有交出死間計畫書給蔣。如果有的話,蔣就會絕對信任汪;且如果汪真的按照死間劇本死去,比汪多活30多年的蔣就會二話不說地平反他。

中央研究院院士許倬雲在他的大作《我們為什麼要讀歷史》說的好:「史學的範疇內,沒有永遠不能更改的定論,更沒有已經完成的工作,這是史學工作者悲觀的命運。但是,史學永遠有翻陳出新的機會,則又是樂觀的命運了。」歷史學家黃仁宇則指出「盲目恭維不是可靠的歷史,謾罵尤非歷史。」陳六使也說當撰寫專書、修改歷史時,是否能夠「多一些史料,少一些主觀的情感。」(陳創辦新加坡南洋大學的主要商人。他因與新加坡政府周旋而被褫奪公權。2022年9月11日是他往生50周年的紀念日。)

不幸的是,今天,隨便給別人戴一頂漢奸的帽子大有人在。

2020年8月,為美國對中共談判核心獻策人士的美籍華裔學者余茂春,遭故鄉安徽余氏家族剔除出族譜,因為他被大陸《環球時報》視為一個「徹頭徹尾的賣國賊」、他「必將接受歷史的審判。」殊不知,在西方世界,(自願的或者非自願的)collaborator或者collaborationist,只適用於戰爭時期,而非和平時期。

蔣中正及蔣宋美齡結婚時汪精衛及孫科送的賀禮。(陳君瑋攝)
蔣中正及蔣宋美齡結婚時汪精衛及孫科送的賀禮。(陳君瑋攝)

2020年12月,筆者看了《決戰南京》。這部電視影集是為了配合中華人民共和國60年之成立。大背景是:1945年8月之後,國軍的主力在西北和西南地區,而中共則在華東、華中和華北。國、共雙方都很在意南京市的奪取。毛澤東和周恩來為了爭取周佛海,都刻意不提他是第三號大漢奸,原因無它,就是因為他手中掌握了一些部隊,可以在江南地區幫助國軍對抗中共。

如果汪精衛沒有在1944年底過世的話,他是否也成為毛和周恩來所爭取的對象呢?一位作者指出:「中華民國空軍不排斥無投敵前科的汪政權飛行員加入,但是他們一律被要求重新報考返回筧橋的空軍官校,對於已經在常州航空學校畢業並取得少尉飛行員身分的趙乃強而言顯然是浪費時間。所以他與另外一位少尉飛行員管序東都在周致和遊說下,做出了飛往延安的決定。幫助中共推翻會治罪他們的國民政府,是他們唯一能洗刷自己『漢奸』罪名的方法。」

總之,1941年12月,美國正式的對日本帝國宣布戰爭。1942年11月,蔣宋美齡去了美國並且見到了當時的美國總統。1943年2月,她成為在華府的國會演講的第一位中國人。1944年上半年,美國援助中華民國的空軍飛機例如C46和C47才終於超過了500架。到了那一年的下半年通過「駝峰航線」,從美國得到的戰爭物資才每月超過46600噸。如果談百分比的話,蔣委員長的抗戰功勞毫無疑問地占了百分之80,剩下的百分之20就要和汪精衛等人(含當時為中華民族犧牲掉的諜報工作人員)分享了。

(作者為美國紐約大學博士、前國立金門大學特別聘任教授)

【系列完】

#汪精衛 #19 #一個 #漢奸 #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