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公投四案之一的公投綁大選,反對綁大選一方竟然是民進黨,如果時光倒流到千禧年交際,那群致力於推動公投立法的民進黨黨員們,會相信自己的黨在20年後竟會反對公投綁大選嗎?

眾所皆知,民進黨建黨後一直將《公民投票法》立法一事當成政黨頭等大事來推動,但其初始所謀並非訴求民生大計,而是圖謀以公投變更有關憲法國體的統獨議題,藉此強化從在野爭取執政的正當性,順道把國民黨打成親中賣台的代言人,不管立法成不成,民進黨都能霸佔政治道德光環不墜,可謂戰略高招。

即便如此,在民進黨首次執政之際,2003年立院首度表決《公民投票法》草案,當時最符合民進黨創黨主張的蔡同榮公投最後竟然被民進黨自己的立法院黨團被迫以「間接封殺」方式全部投下棄權票,連蔡同榮也投了棄權票,由此看出民進黨不過是將公投法當成是政治鬥爭的工具,連創黨的理想都不敢訴諸行動實現。

立法通過之後的公投,從此成了民進黨執政時期選情不利的政治提款機。第一次的公投綁大選即是2004年由當陳水扁總統職權提出「強化國防」、「對等談判」,並於2004年3月20日與總統選舉同日同時舉行。透過玩弄公投綁大選,將兩岸矛盾當成操弄意識形態情節的特效藥,最終果真幫助陳水扁以些微之差勝選。

嚐到公投綁大選好處的民進黨,食髓知味地在第二次執政扁政府陷入貪腐疑雲的不利局面時,再度於2008年其中由前民主進步黨主席游錫堃領銜提出「討黨產」、「台灣入聯合國」。說穿了,就是民進黨心知如果不將兩個議題掛著羊頭賣狗肉,將民進黨基本教義派全部催出來投總統票,民進黨的總統票恐怕會大崩盤。選舉結果雖然仍是民進黨大敗,但長昌配竟還有42%得票率,難道不是公投綁大選策略拉了一把?

但公投綁大選卻在民進黨再度執政後,讓民進黨踢到鐵板。2018那一年的天怒人怨,讓當年以民生為主,多由在野、民間提案的議題,變成是2018民進黨地方選舉大敗的重要催化劑,結果民進黨隨後就仗立院優勢將遊戲規則改成「公投不可綁大選」,直接用行動表明「不演了」!向世人宣告只有民進黨可以公投綁大選,其他人都不行!

民進黨絕對不是單純的換了位子換了腦袋,而是正在透過執政建構現代威權,只要執政時期有不利於己的選舉投票制度,那怕當時就是民進黨推動立法或修正的法律,為了消滅任何可能導致下台的因素,「執政都沒了,還顧什麼面子?」因此各種打臉式、180度態度大轉變的修法也在所不惜,君不見罷免制度放寬的是綠營,陳柏惟被罷免後又改口要修嚴的又是綠營,有句台語說:「神也是你鬼也是你」,不正是在講民進黨對公投與罷免的雙標嘴臉嗎?

反對公投綁大選的辯論反方說:「台灣人民學聰明了,既然公投不再是台灣人民不可能任務,就不需要公投綁大選來衝高投票率。」其實最聰明的永遠是民進黨,自己把遊戲玩爛了就不准別人玩,台灣人還要笨下去嗎?(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民進黨 #公投綁大選 #公投 #執政 #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