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主計總處上調台灣今年經濟成長率0.21個百分點,以6.09%創下11年來新高;蔡政府喜不自勝,全力進行大內宣,企圖為明顯的治理亂象塑造有利的形象。過去蔡總統曾諷刺馬政府「數據治國」,今天卻陷入同樣的陷阱,不知繁榮的表象其實掩蓋了社會崩解的危機,令人感到憂心。

廢墟少年 暴力遽增

台灣經濟表現不凡,是因新冠疫情肆虐,全球資通訊設備需求大增,因而出口大增,加上美中貿易戰供應鏈移轉,讓台灣高科技製造業受惠所致。但服務業卻因政府控制疫情難以營業、倒閉風潮蔓延,連米其林星級餐廳也難逃厄運,台北和台中市30家中已有15家歇業或倒閉。政府除了普遍性紓困之外,並未對服務業提出有效的積極作為,導致服務業勞工所得普遍下降,甚至失業或半失業,其慘狀無法顯示於政府統計之中。

高科技製造業進一步繁榮、服務業所得卻停滯或減少,所得分配更加惡化;惡化的結果,是讓台灣早已危機四伏的經濟社會結構更加崩壞,已達瀕臨解體的邊緣。「廢墟裡的少年」,也就是來自高風險家庭,不就學、不就業、到處打混的青少年,或者是在危險或低薪行業打工,隨時可能違法的年輕人,近年來迅速增加,已成為社會問題和治安事件的淵藪。

新北市一所著名職校,來自高風險家庭的子女高達1/3,學校動不動就有流氓堵在校門口、甚至進入校園尋仇,幾乎天天都有老師必須上派出所處理學生在外參與幫派鬥毆或販毒事件;學生上課時經常無視老師存在,彼此怒罵叫囂到讓老師無法上課。這種現象在私立高中職校普遍存在,就算學校「包容」讓他們勉強畢業,多數在社會上沒有生產能力,卻被社會驕縱溺愛到天天嫌薪水不夠高。我們教育的品質正在急速惡化,社會基礎已經從根動搖,高層卻不以為意。

教育失效加上「廢墟少年」遽增,導致社會暴力事件急速增加。特別是這幾個月,驚悚的青少年暴力事件頻傳:台中瑪莎三煞爆打宋姓大學生、蔣姓工人遭老闆娘和子女以亂棒凌虐致死、超商員工遭無罩男爆打挖眼、全台多處發生球棒爆打事件、交通違規者無視公權力頻對警察嗆聲、啦啦隊國手偷竊失風對房東痛下殺手、青少年隨便看一眼就互毆扭打。2012年,大陸媒體《新周刊》曾以專題報導〈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讓台灣的人情和社會的溫暖名揚四海;但蔡政府執政不過5年多,目前大概已沒有什麼人還會有這種看法了。

不婚不生 不養不活

這樣的發展,和民進黨的施政有極大的關係。民進黨執政力行「去中國化」,校園已經不談禮義廉恥和四維八德,孔孟的修身、齊家、治國之道已從教材消失;青少年沒有基本修為的薰陶,一有矛盾即以嗆聲和暴力解決。政壇上,閣揆帶頭對代表民意的立委咆哮,閣員當然群起效尤。政府違法豢養的1450網軍到處粗暴留言叫囂謾罵,理性討論空間蕩然無存,社會祥和之氣急速消失,暴戾之氣到處瀰漫。

加上新冠疫情下,政府對人際活動、社會互動嚴厲管制,讓自制力薄弱、難以自我控制者極易犯下脫序罪行。除暴力事件外,超商多種品項也因偷竊或偷喝成風而竟然紛紛上鎖自保,顯示無力支付基本生活費用的民眾已經顯著增加,只能無奈地以偷取求生。

蔡政府卻認為「撒錢」就能解決問題,所有的社會和經濟問題,甚至兩岸問題(如鳳梨出口大陸被拒),幾乎都是用撒錢解決。而毫無節制地撒錢已造成國家巨額負債,成為後代子孫的沉重負擔。若政府不思考發生問題的根本原因,並謀求解決之道,則台灣永續的基礎仍然會日益動搖。

楊志良教授點出的不婚(結婚數逐年減少)、不生(生育率全球最低)、不養(虐兒案件急速增加)、不活(青少年自殺率攀升)等「四不」問題都在日益惡化,經濟繁榮之下隱藏了社會崩解現象,早已成為嚴重的國安問題。政府卻還是「馬照跑,舞照跳」,煙火秀和演唱會此起彼落,一片歌舞昇平的太平景象。

蔡政府若只「聽喜不聽憂」,不務實正視這些社會崩解跡象並設法解決的話,不必等到對岸施壓武統,台灣社會大概就已經自我崩解毀壞了。政府能不痛心反省並盡快矯正失策嗎?

#中時社論